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梅蝶》2014/10/24

楔子:搶救人質

  此刻混亂的狀況可以從大廳嘈嚷的聲音了解大概。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意見,唯獨沒人有定見。有的人贊成立即硬攻,有的人建議暫時拖延,也有的人認為以營救人質為優先……,七嘴八舌討論了大半天,就是沒人敢做決定。
  高雄市警察局局長郭國榮不敢決定。
  警政署署長張亮不敢決定。
  調查局局長陳子才也不敢決定。
  這些全國知名的大人物,曾經參加無數重大刑案,見過各式各樣的場面,然而此刻全都失去了主意。
  這怪不得他們。
  今天他們碰上的,實在是史無前例、轟動全國的綁架案。
  綁匪是喬明榮以及他的兩位貼身保鑣──張建文、李時年。
  喬明榮是刑警口中的「變色龍」,名列全國十大槍擊要犯的首位。張建文人稱「要命張」。李時年又叫「瘋子李」。
  這三個亡命之徒綁架的是全國首富──梅氏集團總裁梅桀年僅八歲的兒子梅志豪,十億美元的贖款也創下台灣治安史上新高。
  自從四天以前梅志豪被綁架,梅桀全然不理會綁匪的警告,當機立斷通知了警方。
  警政署隨即成立「尋豪專案小組」。
  專案小組由警政署署長張亮親自指揮,除了納編全國一流刑警,並借調憲調組和調查局的優秀幹員,迅速在全國灑下天羅地網。
  所幸皇天不負苦心人。今天下午專案小組獲得綁匪藏匿處所的線報,火速出動四百多名警調人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封鎖高雄長野大廈,隨後確定綁匪仍藏匿於大廈二十七樓的公寓。
  警匪自正午展開對峙,此刻天色已暗,眾人還是拿不定主意。
  正當大家束手無策之時,梅氏集團總裁梅桀親臨現場。
  情況緊急,大家無暇,也無心寒暄。署長張亮簡要說明現場狀況,嘈嚷的大廳這時安靜下來,大家都好奇地注視著梅桀,想聽聽他有什麼高見。
  梅桀和電視上常看到的形象不太一樣。他比想像中的高大,可能有一百八十八公分,年近六十,毫無表情的面容看似只有五十歲左右。一副黑邊眼鏡未能掩蓋他炯炯有神的雙眸,緊閉的嘴唇顯得神凝氣斂,讓人一見就可以感受到他那與身分相符的沉著與幹練。
  聽完簡報,梅桀緩緩坐下卻不出一聲,大家因而猜測他在凝神思索。
  高市警局郭局長用嚴肅的聲音說:「這幫匪徒毫無人性,最好要小心一點應付。」
  調查局一處處長古兆祥補充道:「喬明榮的火力很強,據我們的線報,他手中握有手榴彈。」
  高市刑大大隊長龐建分析道:「他們都是越獄的死刑犯,死裏一搏,什麼都不在乎。」
  這句話引得眾人一片附和之聲。
  調查局陳局長見沉默的梅桀還是不講話,跨一大步向前,輕聲建議道:「總裁,救人要緊。先付贖金把公子救出來,再抓喬明榮他們,錢還是追得回來。」
  梅桀緩緩抬起目光,神態冷漠地說:「我不會付贖金。」
  張署長不自主地嚥了口唾沬,因為這是毫無妥協的語氣。
  假如梅桀不願意付贖金,他們就得硬攻。
  可是,他們能硬攻嗎?
  張署長面有難色地說:「總裁,喬明榮說了,只要警方進攻,他就先殺人質。以我對喬明榮的認識,這不是恐嚇。」
  調查局陳局長助勢道:「沒錯,喬明榮是這種人,而且他們三個全都抱著必死的決心。」
  眾人見梅桀的面龐出現一絲困惑,以為他改變了心意,不料他眉峰微揚,卻道:「我今天付贖金,明天只會吸引更多綁匪覬覦我的家人。」
  言之有理,沒有人能夠反駁。
  張署長又不自主地嚥了口唾沬,開始憂心要如何硬攻?
  想要安全地救出人質,警方必須出奇不意地衝入公寓,在綁匪警覺而槍殺人質以前,瞬間制服三個瘋狗般的亡命之徒。
  警方有這種能力嗎?
  撇開擁有強大火力的綁匪凶殘無比,更麻煩的是他們藏匿的地點,是一間三十二層高級公寓的二十七樓。
  喬明榮算準了警方可能採取硬攻的手段,此時和人質一同躲在主臥室四坪大的附屬浴室。
  浴室鄰窗,為其他房間所環繞。換言之,警方若想從客廳或鄰房硬攻,破門或炸牆的聲音一響,藏匿在浴室的綁匪就可以獲得預警,因而有充足的時間槍殺人質。
  所以,想要出奇不意地制服綁匪,唯一可能成功的入口是從二十七樓懸空的浴室窗口。
  可是,浴室的窗口不大,最多只能容許單人破窗而入。
  而這破窗的動作還得非常精準──不偏不倚撞擊窗戶的正中!
  試問:誰敢腰繫繩索,從大廈三十二樓頂層懸空降到二十七樓,乍然間精準地破窗而入,再隻身和三位殺人不眨眼的匪徒搏鬥?
  即使真存在這麼一位勇士,他全身而退,並且成功救出人質的機率又有多少?
  任務艱險,成功的機率微乎其微。
  警政署張署長、郭局長、龐大隊長,調查局陳局長、古處長,五個人圍在一塊商量。
  張署長凝重地看著龐大隊長:「找誰比較好?」
  龐大隊長想了許久,以壯士斷腕的面容說:「陳浩?」
  「他可以嗎?」
  「還沒結婚。」
  除了龐大隊長,其餘四個長官同時點了點頭。
  龐大隊長回頭大喊一聲:「找陳浩。」
  不多時一個比梅桀還要高幾公分的大漢快步而入。只見這人眼大眉粗,紫色臉龐橫肉綻起,頭戴鋼盔,身穿防彈衣,手持烏茲衝鋒槍,腰上別著兩個彈夾,一副江湖好漢的模樣。
  「他就是陳浩。」龐大隊長悄聲介紹。
  張署長「嗯」了聲,其餘幾個長官也跟著「嗯」了聲,心裡同時思索:(不錯!)
  「陳浩?」龐大隊長招了招手,而後兩人到窗邊講悄悄話。
  只見兩人沒講幾句,猛地陳浩就暴出一聲:「我不去!」
  吼完這話,陳浩扭頭就走,留下滿臉漲得通紅的龐大隊長。
  龐大隊長瞧見幾個長官望著他,頓感顏面盡失,正待追上去,張署長卻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回來。
  「現在年輕人啊。」張署長嘆息一聲,轉身問調查局陳局長:「你們有沒有適當人選?」
  陳局長不敢冒然答應,這種九死一生的任務誰敢擔保?低頭想了想,要古處長去請高松平。
  不到兩分鐘,一身材魁偉的年輕人在古處長的陪伴下走來。
  張署長見此人笑臉迎人,一副天真無邪的面容,兩道濃黑的劍眉更增英武之氣,心想:(唉,如果是他,可惜啦!)
  「松平,」陳局長親自出馬,柔聲勸道:「有件任務只有你能勝任。事情是這樣的……」
  「局長,」古處長插口道:「我已經和他講了,他說沒問題。」
  眾人同時愣了愣,不相信有人能夠以笑臉接受九死一生的任務,紛紛拿著訝異的眼神看著高松平!
  高松平覺得奇怪,疑聲問:「有什麼事沒講清楚嗎?」
  陳局長擔心古處長隱瞞了什麼,親自將任務概要說了一遍。
  高松平耐心聽完,莞爾一笑道:「這些古處長都講啦。」
  頓時之間,張署長覺得高松平不是天神降世,就是腦袋瓜兒打鐵。
  不管是那一種,時間已不容許他們猶豫。
  大夥一邊協助高松平著裝,一邊提醒他任務重點。
  五分鐘之後高松平換穿防彈衣,眼戴夜視鏡,腰繫扣帶,頭頂鋼盔,左右手臂各插手槍乙把。
  在眾人祝福聲中,高松平跟隨龐大隊長直奔頂樓。
  這是一個無星無月的夜晚,凜冽的北風大得嚇人!
  只見高松平腰掛繩索,兩足踩在牆緣,衣袂在狂風中猛烈抖動,臉上卻無一絲畏意。
  龐大隊長看得暗自駭然,心裡對高松平佩服得五體投地,拿起對講機,以雄壯的聲音吆喝道:「各單位注意:準備──」
  龐大隊長輕拍高松平小腿,接著打了個「OK」手勢。
  高松平頭兒一點,兩腿使勁往外一彈,就如天降神兵般向下滑落。
  驟然間,一股勁風呼號。
  龐大隊長壓下對講機,緊張得一連喊了兩遍:「行動、行動!」
  高松平從高而下,在沉沉夜色中宛似鬼魅,沿著長野大廈高聳的牆緣倏彈倏落。
  古處長趴在二十八樓的陽台,兩眼盯著夜空,瞧見黑影落到他前方的剎那,立即壓下對講機下令:「動手!」
  電光石火之間,位於配電房的幹員切斷大廈總電源,隱身在對街大樓頂端的狙擊手同時開槍射擊。
  大樓頓時陷入一片黑暗,匪徒藏身浴室的窗口玻璃則被打得粉碎。
  就在這間不容髮的剎那,高松平凌空破窗而入。
  這時浴室雖然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然而高松平透過夜視鏡,卻可以將裡面的狀況看得清清楚楚──四個人形︰瘦小的是人質,躺在牆角;另外三個高大,半蹲的是綁匪。
  落地之際,高松平兩手交叉抽出雙臂的手槍,槍響之時身子順勢一旋,呼地一聲右腿側踢而出。
  說時遲那時快,左右開攻的兩顆子彈精準地命中遠處兩個綁匪的頭殼,凌厲猛悍的一腳踢中近身綁匪的小腹。
  不到一秒的功夫,中彈的中彈、被踢的被踢,三名綁匪均倒臥在地上。
  守候在外面的突擊隊員,聽到槍聲就破門而入。
  三秒之後配電房的幹員壓下電源開關。
  光明重回長野大廈。
  這時也正是突擊隊衝進浴室之時。
  卻見,高松平一腳踩著變色龍,一槍指著要命張,一槍對準瘋子李,威風凜凜、神氣非常。
  梅桀在眾人簇擁下走進來。當他瞧見梅志豪,臉上不單沒有喜悅之色,反而盡是責難之情,面孔一板道:「就會找麻煩!」
  瞬時之間,梅志豪眼中迸出了淚花。
  可是,梅桀沒有抱他、沒有安慰他,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回過身,梅桀隨即換上一副溫和的面容,和眾人一一握手道謝。
  大夥應酬寒暄之時,被踢昏的喬明榮幽幽地醒了過來,一眼瞧見倒臥在血泊中的兄弟,氣得血脈賁張。突然之間,他不知哪來的力氣,猛地翻起身子,奪取身側警察手中的配槍。
  名列全國十大槍擊要犯首位的喬明榮,絕非浪得虛名。他起身、奪槍、開保險、舉槍瞄準梅桀的動作,快得像閃電。
  乍然出現的變化,幾位反應快的警察失聲高喊:「啊──!」
  就在這險象環生的一短瞬,站在喬明榮右側,那位身材高大的陳浩,及時抬起他的巨掌,順勢將槍口向上一拍,砰地一聲子彈射向天花板。
  緊接著大夥又聽到一聲慘叫:「啊──!」
  這一切都在彈指之間,大夥直看得目眩神搖。
  等到他們聽完慘叫聲,定眼一瞧才看清楚,原來是三步之外的高松平縱身一躍,一腳把喬明榮踢得向後連翻幾個觔斗。
  慘叫聲當然來自於喬明榮。
  太不可思議了!
  高松平出腳之快,之凌厲猛悍,實在是匪夷所思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