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以色列(上)》2013/1/18

  小時候聽過一個猜謎題目──「世界小姐選美」打一個國家名。
  正確答案是什麼?
  當時我猜不出來,等知道是「以色列」,還真奇怪世界怎麼會有一個國家取這種怪名字!
  之後我就對以色列產生了好奇。
  再等弄清楚了以色列人是猶太人,而希特勒在二次大戰對猶太人「趕盡殺絕」,我就對以色列更加好奇了。
  這份好奇包含了一大部分的敬畏!
  任誰都知道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為敵,又不幸位處阿拉伯國家環伺之地,他們以小擊大的處境和我們台灣極其類似(參見圖一)。


圖一:以色列身處彈丸之地,四周全是阿拉伯國家。

  類似歸類似,以色列在困境中的奮鬥精神卻比我們台灣強了許多。
  特別是他們的奇襲作戰能力,多次在險境中創造奇蹟,每每讓全世界的軍事專家大感意外!
  除了軍事天分,猶太人更以會做生意、精明幹練聞名於世。
  另外,他們的腦袋瓜子也是一流的。
  例如全世界最著名的科學天才,號稱「現代物理學之父」的愛因斯坦,他就是猶太人。
  猶太人到底有多聰明呢?
  不單是我好奇,我相信你也好奇。
  一九九○年我調任海軍總部武獲室,由於經管的專案和以色列有了第一次接觸。
  那時海軍計畫購買以色列IAI公司研發的「閃電飛彈」,我就是專案承辦參謀,常有機會和IAI駐台代表連絡。
  IAI是半官方機構,類似我們的中科院;他們的駐台代表是一位退役海軍上校。
  為了讓我了解飛彈系統的運作原理,IAI居然派了將近二十位工程師組成的代表團前來,在台北和海軍唯一的代表──我──闢室密商談了五天。
  這五天我充分了解閃電飛彈的設計原理,也多次對構想提出不同意見。
  這可能是我今生第一次參與「尖端科技」產品的設計工作,也讓我發現自己對設計非常有興趣,也非常有意見。
  講到這說一句題外話,在那之後我再也沒有機會參與任何和工程設計有關的工作。直到最近進入這家公司,我才有機會再度接觸和設計相關的工作(我在這家公司的職稱是「設計總監」)。
  現在言歸正傳。
  那五天的會議,IAI工程師非常認真地聽取我的意見,也很認真地思考改變原設計的可能。甚至有一天為了不同的觀點而分成兩派──一派認為我說的可行,另一派認為不可行,兩派人馬並當場大吵起來。
  我冷眼旁觀,很佩服以色列人認真的做事態度。
  五天會議結束,武獲室的長官宴請代表團,沒想到他們的組長(以色列現役上校)事先未徵詢我的意見,竟當桌提出要求,希望我能隨他們回以色列,加入閃電飛彈的研發團隊。
  很可惜,晚宴的最高階長官──武獲室中將主任雷學明(立委雷倩的父親),聽完對方的要求,卻一聲不吭地低頭吃飯。
  這件事也就到此為止。
  如今事過境遷,但偶爾我難免好奇,如果當時雷主任同意我去以色列,今天的我又是什麼德行?
  人生是很脆弱的,某些時刻某些人剎那間的一個小念頭,可能就會改變我們的命運。
  經過那次會議,我對以色列就更加好奇了。
  我實在好奇那麼一群聰明、努力,又團結的猶太人,他們會治理出什麼樣的國家呢?
  會議結束,我強烈生出哪天要去以色列看一看的欲望──這和我對印度的印象有天壤之別。
  再說一次《印度》乙文我曾經提到的:我很少對某個國家有先入為主的印象。
  印度是一個例外。
  以色列也是一個例外。
  不過這兩個例外分別位於天秤的兩個極端。
  沒想到我活了五十多年,沒去過印度,沒去過以色列,然後在接下來的十天之內接連去了這兩個國家。
  去之前說巧不巧,朋友從網路傳來一篇文章,裡面介紹今生必去的二十五大景點,排名第一的居然是以色列的耶路撒冷(相片一)。


相片一:世界第一值得造訪的景點──耶路撒冷

  請注意相片一上方那幾行字:

  如果上帝給了世界十分美麗,那麼九分給了耶路撒冷,剩下的一分給了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如果上帝給了世界十分哀愁,那麼九分給了耶路撒冷,剩下的一分給了世界上的其他人。

  講得好不好?
  耶路撒冷就在以色列。
  想不想去以色列啊?
  我懷著滿心期待出發,先飛香港,再過境曼谷,接著在安曼轉機,二十多個小時之後到達以色列首都特拉維夫。
  當我走進安曼的候機室,瞧見一大群以白布裹住全身的男男女女(相片二),角落還有幾個跪在地毯上膜拜的回教徒(不好意思對著他們照相),我就明白自己闖入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相片二:安曼候機室一角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阿拉伯世界,一景一物都和我熟悉的世界完全不同。
  不過,再登上飛機,一個小時之後抵達特拉維夫,我好像又回到了西方世界。
  特拉維夫完全聞不出阿拉伯的味道。
  機場大廳非常空曠,建築偏西式(相片三),從取得行李、走進入境大廳,一路上通行無阻,而且幾乎看不到一個工作人員,我簡直就是進入了「無人之境」!


相片三:特拉維夫機場入境大廳

  以色列的門境管制怎麼如此之鬆呢!
  這念頭才剛閃過,由於沒碰上當地旅行社派來的司機,我一個人晃到機場大廳之外,四下隨便看了看,再回頭,竟然就有一位年輕的小姐把我攔下來,除了要求我出示證件,並詢問「來這的目的」、「待幾天」、「有同伴嗎」之類的問題。
  顯然她是機場保安人員,工作是四處閒逛,並隨機抽檢可疑的旅客。
  可是,附近的旅客不是少數,為什麼她針對我而來呢?
  難道我的外貌像中東的恐怖分子?
  這感覺讓我不太愉快,但從此也懂得自我節制──在敏感的區域不要亂走、亂看、亂晃。
  我們等了很久,祕書也頻頻打電話連絡,最終發現是當地的旅行社弄錯了時間。
  這讓我對以色列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辦事怎麼如此不牢靠!
  我們隨手招了計程車,把住宿飯店的資料拿給他看,再三確定他知道怎麼走,這才上車朝飯店而去。
  一路上的車流量都不低,司機是道地的猶太人,只見他開車的習慣類似中國大陸的司機──亂按喇叭、隨意變換車道、急著加速、猛踩煞車。
  很類似中國人的壞習慣,只是沒那麼嚴重,但已讓我坐得不太舒服。
  不單是我有此感覺,車到半途,同行的祕書悄聲告訴我:她暈車了,有點想嘔吐。
  聰明的猶太人和聰明的中國人有點類似──這印象初次闖入我的腦海。
  車子進入市區,我非常注意沿途的市容,一路上所見頗令我訝異!
  來這之前我以為聰明、團結,又努力的猶太民族,他們國家的首都必然像日本,是一個現代化程度頗高,又秩序景然的城市。
  然而,當日在特拉維夫所見不是這麼一回事。
  該怎麼形容呢?
  特拉維夫缺少現代化的大型建築,跟東京、紐約、新加坡的味道截然不同。此外它的市容「新舊交陳」,而且每一條街幾乎都看得到幾棟外觀極其破舊,幾乎像廢墟的房舍(相片四)。


相片四:看看這家看似很歐化的餐廳,樓上像不像廢墟?


相片五:這裡整片都是廢墟,面積大約有三個籃球場大,正對著特拉維夫最熱鬧的沙灘,兩旁也有現代化的餐廳──中間怎麼會出現如此大面積的廢墟呢?

  假如你覺得相片四奇怪,相片五就更讓人想不透了。
  除了「新舊交陳」,偶爾走到一個街角也是垃圾滿地──這哪是現代化都市可能看見的景象!
  實在抱歉──這句話是對猶太人說的──我對特拉維夫失望透了!
  這和我想像的「猶太社會」完全不同。
  什麼原因造成的呢?
  我左思右想,想到一種可能:在一個隨時可能作戰的國家,政府與人民都缺乏「永續建設」的理想!
  隨時要打仗、隨時要逃命,如果手中擁有大筆財富,你會怎麼做?
  如果是我,我會到國外投資。
  你以為呢?
  我一方面奇怪,另一方面也感受到對以色列的同情,同時想起先前提過的那句話:如果上帝給了世界十分哀愁,那麼九分給了耶路撒冷!
  我們住宿的飯店位於特拉維夫的海邊,推開窗,看到的就是地中海(相片六),只聞濤聲陣陣,眼前風景如畫,頓時讓長程飛行的疲憊一洗而盡。


相片六:我住宿房間的窗口,眼前就是這景象。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