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好心變惡果(三)破局》2010/4/16

  週四當晚入眠以前,董事長又打來電話,再一次指出故宮的無理,然後叮嚀我應多加考慮。
  放下電話,我心裡起了不祥的預感。
  這件事他「耿耿於懷」,明日R團隊能順利提報的機率有多少?
  不過,我也沒多想,也不太擔心。因為此刻,我的得失心已被磨得只剩一丁點。
  才開始想打入故宮的通路,就遇到如此不合理的要求,日後還要面對多少不合理的「潛規則」?
  就算通過審查吧,誰能保證賺錢?
  而且,依據我們的計畫,做成生意以後的庫存擺在我家,送貨補貨也由我和L負責,我還承諾暫時擔任會計──這一切,別說是薪水,即使連車馬費也沒有。
  萬事起頭難。才起步的事業,合夥人要共體時艱。
  還沒賺錢就想到分錢,這種合夥生意不做也罷。
  管他的,成也好、敗也好,隨它去吧!
  第二天早上,和L約了一道前往R公司。還沒和L碰頭,就接到董事長來電,再一次表示他難以簽署同意書。
  想了一夜,董事長最終還是決定不簽。假如你是我,此刻該怎麼辦?
  碰到L以後,本來想算了,不必前往R公司。
  就此打住,結束了!
  可是,再冷靜想一想,辛苦努力了半年,簡報就在今天下午,所有準備都已齊全,所有一切的一切,只差那一份同意書!
  不管未來的果實是酸或甜,這時候放棄,日後會不後悔嗎?
  可是,我又很清楚地明白,想要說服董事長簽署同意書,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
  或許看到這,你會好奇R公司董事長為何不知變通?
  講幾件往事,你會明白他如此堅持的原因。
  三十多年以前他初入商界,還沒站穩腳步,日本某公司下了兩千萬元的訂單。來台簽約的代表晚餐後要求女人陪睡,他當場把合約退了回去。幾年以後,當他站穩美國市場,對方再次下了大筆訂單,他卻拒絕和日本合作。
  一直到今天,他也沒和日本人合作。
  就他的感覺,做生意就是做生意,憑的是自己的技術和能力,雙方講的是誠信。
  為什麼要扯出那麼多「有的沒的」?
  其次,幾年前負責R公司電腦的主管,自以為聰明地使用盜版軟體,被董事長痛斥一頓,並警告再犯就開除。
  為什麼他如此注重智慧財產權?
  三十多年前他隻身前往美國打拚,沒名沒錢,憑什麼闖出一片天?
  沒有別的,就因為美國注重智慧財產權。
  對自己的智慧財產權,他不會輕易讓步。
  反過來,對別人的智慧財產權,他絕對尊重。
  生意還沒一撇,就要把別人所有的智慧財產權硬生生地奪走──要他簽署這種文件,那簡直是「奇恥大辱」!
  我可以保證,即使在桌上擺個五百萬元,簽署同意書就可以拿走,他也會當場拂袖而去。
  他絕不是唯利是圖的商人。
  R公司是家族企業,公司裡充滿了他的親戚(我和J都是),除非在趕貨,五點下班的鐘聲一響,他會趕所有員工回家──從這個小小的貼心動作,你應明白他是什麼樣風範的長者。
  整個家族裡面,他是所有人敬重的大家長。
  在台灣,與他有合作關係的下游廠商接近四百家,老闆都是他的好朋友。有時候他覺得利潤足夠,不單不會砍廠商的報價,還會主動加幾塊錢。
  正因為不唯利是圖,利益明顯地擺在眼前,要他做一件「喪權辱格」的事,他寧可放棄,也不會「受辱」。
  簽署這份文件,等於是嚴重地羞辱他的人格!
  講到這,如果你是我,會怎麼處理呢?
  跟著老闆一起拍桌罵人,不惜壯士斷腕?
  或是,想辦法給老闆找一個下台階?
  他不願意簽,是嚥不下這口氣。
  有沒可能不要他簽,換一個人「喪權辱格」?
  想到這,我有了點子,繼續行程,和L一同前往R公司。
  到了公司,在董事長、董事長夫人、長女,以及J的面前,我先表達支持董事長不簽的立場。可是,所有的成果丟進垃圾桶,不可惜嗎?
  既然不惜丟進垃圾桶,能否把著作權送給J?
  送給J也算有理。因為這一切是J的設計,而他前往故宮受訓的日子(星期六)也不是上班日。
  講到這,現場安靜下來。
  董事長調過頭問J:「你願意放棄嗎?」
  J回答願意。
  「好,那就由你簽署同意書。」
  總算同意了。
  我急忙補上兩份文件:一份是R公司保證J是所有設計的原創人;其次,由J簽署《著作財產權讓與同意書》。
  如此這般,風波總算再次平息。
  下午,我和L以及J準時來到故宮,進入會場,還沒開始簡報,科長就發現了問題。
  經過我的解釋,故宮無法接受。理由很簡單也很充分:如果個人放棄著作財產權,故宮就只能和個人簽約;然而故宮無法和個人簽約。
  我說近期成立一家新公司,換個名字呢?
  故宮的回答更簡單:文創營團隊的名字是R公司,就只能由R公司簽署。
  我本來想轉身就走,幸而處長這時出來打圓場,說來都來了,就先簡報吧,但請在三日之內補件。
  簡報就在這種低沉的氣氛下進行。
  所幸設計的水準不差,委員還算滿意。
  不過,我還是要講一句公道話。
  十幾位委員全是故宮的員工,唯一的例外是某校的教授。聽完J的簡報,輪到教授發言時,他的第一句感想是:「你們所有設計都不需要故宮授權。」
  一針見血啊!
  J設計的「參考」雖來自故宮的圖像,但全經過大幅度的轉化,我們怎麼會不清楚呢?
  這也是為什麼,當故宮要求R公司簽署同意書的時候,我們是如此的憤怒!
  簡報結束,返回R公司的路途中,我再次陷入沉思──在兩邊都不可能退讓的僵局中,如何找一條中間的出路?
  回到R公司,已經過了下班時間。現場除了原班人馬,另外增加董事長的長公子,也是他的獨子。
  我先向他們說明簡報經過,再委婉表達故宮的立場,然後話題一轉道:「我知道您不可能簽署這份文件。能不能換個角度想這個問題:著作權是J的。J簽署放棄書給公司,公司再代表J簽署放棄書給故宮。雖然同樣是公司放棄,但您可以想成『您是代表J放棄。喪權辱格的是J,不是您』?」
  沒想到,董事長還沒出聲,他的獨子已不悅地反駁道:「這怎麼會是J的著作權?他在上班的時間使用公司的電腦,使用公司的紙張,這權利當然是公司的。」
  講完,現場一片寂靜,沒人再接話。
  我見現場的氣氛極差,於是起身告辭,說還有三天,請董事長仔細考慮,不管最後的決定是什麼,我們都會支持。
  離開之前,我繞到長公子身邊,低聲解釋:我當然知道著作權屬於公司,之所以說是J的,是權宜之計,為的是給你爸爸找個下台階。否則,所有設計不等於扔進垃圾桶?
  低聲解釋的時候,他從頭到尾都是不以為然的臉色──就在這一刻,我心裡做了最後決定:退出R團隊,永遠不接觸故宮的業務。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這就是我的底線。
  回到台北,我在第一時間發了封伊媚兒,表達R公司不可能簽署同意書的立場,以及R團隊從此退出文創營的決定。
  發出沒多久,居然收到故宮參謀的來電,要求R團隊就算放棄,也必須以公司的名義正式發函通知故宮。
  聽到這要求,我氣得沒差點大罵。不過,這參謀和我私交不錯,我這才壓下怒火,請她轉告科長:「當我想做故宮生意的時候,故宮是我的爺;當我不想做故宮生意的時候,我是故宮的爺。請你們不要再用命令的口吻叫我做任何事。」
  想想自己,唉……,也是,火氣何必如此之大!
  可是,你不妨設身處地為我想想,這些日子以來,我左右面對的是什麼?
  我好心介紹董事長如此難得的商機,豐碩的成果就在眼前,如今卻搞得所有人都不愉快。
  故宮一肚子火,我一肚子火,L一肚子火,董事長家人一肚子火,J更是難過得傷心欲絕。
  誰錯了呢?
  這不也是「好心變惡果」?
  第二天,週六,我仍然在台北忙了一天。當晚回到家,這才有機會把近日的遭遇如實告訴老婆。
  老婆服務於台大圖書館,對「著作權」頗有研究,偶爾甚至會接觸採購業務。聽完我的經歷,她直呼不可思議!
  依據她的經驗,所有公家單位不管是什麼案子,如果牽涉到「著作權」,多半會加入「永遠無條件放棄」、「任憑XX單位使用」等字眼──這是標準字句。
  別說是牽扯到利害關係的採購案,即使是外聘教授來校授課,也必須放棄教材內容的著作權。
  為什麼呢?
  如今著作權搞得沸沸揚揚,隨便處理不好,公家單位就會挨告。
  這是自保的心態──雖可體諒,卻讓我難以認同。
  接著老婆舉了個例子,這才讓我恍然大悟!
  好比說,台大為「八十週年校慶標誌」案,公開對外招標,最後獲選的作品可以贏得X萬元獎金。
  不管是誰(公司或個人),只要想參加評選,作品提交的同時,全要簽署《著作權讓與同意書》──幾乎是一模一樣「喪權辱格」的字眼,沒一個參選者例外。
  評選結束,優勝者可以獲得X萬元獎金,著作權當然屬於台大。至於那些落選的參賽者呢?
  為什麼他們設計的著作權也屬於台大?
  他們辛苦努力的代價又是什麼?
  再接著往下看,問題就會更清楚。
  有了校慶標誌,接著要製作校慶紀念品。
  台大又對外公開招標,有興趣的廠商必須使用「校慶標誌」作為紀念品的設計元素,獲選的作品擁有學校各賣場的獨家販售權(類似故宮紀念品的作業流程)。
  有興趣的廠商來了,他們想要投標的第一個動作,同樣是簽署《著作權讓與同意書》。
  經過評選,依舊只有一家勝出,獎勵就是擁有台大的獨家販售權。
  其他廠商呢?
  不單什麼都沒有,參與評選作品的著作權依舊屬於台大──這合理嗎?
  當然不合理。然而,這是「不得不」的措施。
  試想,開始時沒有簽署《著作權讓與同意書》,廠商落選以後,著作權不就仍屬於廠商所有?
  又假如,落選的廠商不服氣,認為評選不公而執意製成商品,然後放在台大周邊的書店與紀念品店販售,校方能奈他何?
  因此,即使落選,校方也要「沒收」所有廠商設計的著作權。
  也因此,從廠商參與競標之初,即使還沒設計出成品,著作權就屬於校方。
  明白了吧?
  私人公司都是商人。所謂無奸不成商。無論多麼誠心對待他,總會遇到別有心機的商人。這些商人為了求利的反應是五花八門、防不勝防。公家單位為了一勞永逸,這才訂下這種看似不合理的作業程序──先宣布放棄,等設計通過評選,再授權給廠商──這是執行作業「不得不」的必然。
  再聽說我們放棄故宮的評選,老婆大喊可惜,因為公家單位是非常「封閉的市場」,商人無不絞盡腦汁,想辦法鑽進去。
  能有故宮這條通路,無異確保生意立於不敗之地。
  如今故宮提供文創營如此優渥的條件,你們為什麼要放棄?
  我答不出來,只能怨老婆的忠告來得太晚。
  其實,我也清楚,故宮給的三天時限還沒到。
  不過,一切都晚了,就因為董事長公子看我的那臉色。
  我可以拿生命保證,即使此刻在桌上擺個五百萬元,請我回R團隊接續文創營的計畫,我也是不幹!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