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改革與阻力》2015/5/22

  滿清末年,中國飽受西方船堅炮利之苦,有識之士深知救亡圖存之道是推動「洋務運動」。
  洋務運動又稱自強運動,其基本信念是「師夷長技以制夷」(學習西方人的優點,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具體作法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也就是以中國傳統的思想、文化、制度為根基,引進並應用西方先進的科學和技術,購買西式軍用武器,推動機器量化生產,使能達成國家自強、人民富足的目的。
  如今看起來再淺顯不過的道理,當年卻遭到重重阻力。
  別說是保守的士大夫,即使貴為駐外使節,見識過西方的文明與科技,也難以扭轉心中的舊思想。
  例如當年滿清首任駐英副使劉錫鴻,當他瞧見西方的鐵路,見識到鐵路的便捷性,卻認為「聖朝綏奠樂土,使人皆莫肯輕去其鄉」(大清王朝是人間樂土,使得人民都不願離開故鄉遠行),也因此他肯定「中國遊客少,造鐵路製火車必至虧本,勢不可行」。
  有人說富國強兵之道是提倡商業,他則反駁「中國立教尚義不尚利,而夷狄之道則是尚利」(重商的西方人,多半是追逐利害的小人,我們乃講禮重義的堂堂大中華)。
  更荒唐的是,當他參觀泰晤士報館,目睹印刷機器「風馳電掣,為時僅及瞬息,新聞紙之堆案者已累累然,一點鐘而七萬份皆就(速度真是快啊,只花了很短的時間,架上就落滿了印好的報紙,居然一個小時就印好了七萬份)」。
  瞧見這壯觀的印刷場面,劉錫鴻卻認為這不如用中國舊式的手工印刷方法來得好。
  為什麼中國的手工印刷方法好呢?
  他算了一筆賬,拿「數字」支持他的觀點──每份報紙有四個版,七萬份報紙共二十八萬版;以每個工人每點鐘印刷一百版來計算,此印刷工作計需二千八百個工人。而泰晤士報館七萬份報紙的報費計洋銀四千餘圓,此足以養活二千八百個工人,以及每一個工人的八口之家,因而「是二萬數千人之生命託於此矣,何為必用機器,以奪此數萬人之口食哉?(兩萬數千人的生活寄托在這個人工印刷的工作,為何要使用機器印刷,奪去這兩萬多人的生計?)」
  今天看到劉錫鴻的說詞,你以為如何?
  我只能說他「愚昧、昏庸、荒唐」到了極點!
  這還是滿清首任駐英副使,見識過西方文明社會與科技力量的高官,假如連他都有這種錯誤的認知,你能想像其他那些一輩子背誦四書五經,拿起毛筆就寫八股文章,終生不曾跨出中國一步,堅信滿清是「天朝上國」的士大夫們又將如何看待洋務運動?
  也難怪洋務運動虎頭蛇尾,最終以失敗草草收場。



  如今讀到這段歷史,難免讓我好奇歷史上所有的大型改革,不管其方向多麼正確、需求多麼迫切,為何總會碰上重重阻力呢?
  什麼樣的人物會反對改革?
  我粗略想了想,大約有以下三種人:

一、既得利益者

  改革必然會打破一些舊有制度,影響到部分既得利益者。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為了一己的私利,管他什麼救國救民的大道理,全都是去他娘的!
  很不幸,「既得利益者」通常是「在高位」、「掌大權」的要人,他們群起反對的力量如海潮音、如獅子吼,如何克服這一關,必然是改革派最大的挑戰。

二、為反對而反對

  中國人是「內鬥內行」的族群,「為反對而反對」是一個普遍的社會現象。
  沒什麼特別原因,就因為提出改革的先知不是我們這個派系。
  今天的台灣尤其如此,凡事只看立場,不問是非。
  說穿了,這群反對者不過在爭取一己之私利或權力,因而跟他們講理是說不通的,除了蠻幹硬幹,可能別無他法。

三、衛道之士

  某些讀書人讀到腦袋打鐵,很容易鑽進死胡同。
  特別是高級知識分子,以為自己身負國家興亡的重責大任。
  再假如他有過人的使命感,一旦受到前述兩種人的挑撥利用,便可能激發出拋頭顱、灑熱血的豪情。

  今天怎麼會談如此嚴肅的話題?
  最近看了一本書──《走向世界》(抱歉,不是好讀的電子書),裡面提到中國從故步自封,到打開門戶、走向世界過程中的幾個關鍵人物,其中包含前面提到的劉錫鴻;再想到前一陣子反服貿事件,讓我有感而發。
  沒錯,就我的認知,台灣與中國簽訂服貿協議也有其正當性與迫切性。
  就如同滿清末年推動的洋務運動,那是國家富強之道。
  理由很簡單──「區域經濟整合」是這個世界不可避免的趨勢;而中國就在我們的門口,又是全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就人口而言──目前,不久的將來其經濟實力也將超越美國),我們有什麼資格拒絕和他們簽訂服貿?
  如此簡單的道理,為什麼去年會掀起「如火燎原」的反服貿運動?
  那些反對的人,到底是既得利益者、為反對而反對,或是被利用的衛道人士?
  當然,我也清楚,許多反服貿的年輕朋友不屬於上述三者之一,而是把「服貿」與「中共統治」畫上等號。
  再講白了,他們反對的不是服貿,而是畏懼中共未來的統治。
  倘若你也屬於這一類,我建議你仔細看一看以下這段影片。
  這是中國復旦大學兼任教授、日內瓦「外交與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張維為的演講,總長度十九分鐘,主題是「中國信心」(請點選下圖)。



  看完以後,請冷靜地思考以下的問題:如果中國有工作機會,你會前往嗎?
  除非抱定和中國「老死不相往來」的精神,反服貿或許還有一點道理。否則,你根本有「投共」的可能,如今哪有什麼資格反服貿?
  利之所在,人之所趨──你不是也這樣嗎?
  放心吧,中國早已不是以前那個鐵幕,如今他們的不夠開放、不夠民主、不夠文明,必然會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步改進。
  百分之百沒有回頭的可能!
  因為「改革開放」是條不歸路──管他是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或任何人擔任中國領導人,他們都沒有選擇。
  我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
  幾十年或百年之後,時間必將證明今天反服貿的年輕朋友,就如同滿清末年反洋務運動的劉錫鴻!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