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蒼煙鎖海──自序》2008/3/28



  修改《蒼煙鎖海》(以下簡稱《蒼》),是近幾年的心頭大事。由於工程浩大,始終沒有勇氣動手。直到瞧見讀友Horpek Tan在「渡友的話」寫出對《蒼》的意見,褒獎的言詞看得我心虛不已,這才下定決心動手。
  講句良心話,《蒼》的原稿誠如另一位讀友徐正的評語──內容很繁複、囉嗦。
  整整三十六萬多字!
  這次修改,大筆一刪少了十萬字。
  現在重讀,保證順暢很多。
  不過,刪改以後幾乎是一模一樣的情節,只是原內容牽扯到周恩來與鄧小平,如今拿掉那段。
  為什麼拿掉?
  他兩人都是我心中偉大的政治人物。寫進幻想的小說,即使是正派角色,也有不敬的味道。
  其次,我想說明撰寫《蒼》的動機。
  身為中國人,沒人不清楚甲午海戰,那是一頁讓我們痛心與羞恥的近代史。廣為流傳的一個故事這麼說著:

  日本人目睹北洋水師在砲管晾曬衣物,判定北洋水師缺乏訓練、沒有紀律,遂發動甲午海戰。

  多丟人啊,居然在砲管晾曬衣物!
  再翻開《中國近代史》(復興書局),書中對甲午海戰描述不多,少量的字句卻充滿鄙夷的言詞:

  「濟遠號的管帶(艦長)方伯謙,不敢還擊,下令掉轉船頭,向旅順方向逃走………」
  「廣甲號早就一聽到砲聲,便逃離戰場,觸礁,擱淺………」
  「濟遠一開火便掛上白旗逃亡,中途撞著了業已擱淺的揚威號,將揚威號撞沉………」
  「企圖逃亡而中雷的有廣甲號………」
  「………不再與日本海軍交鋒,坐視日本海軍橫行於黃海、渤海,終於在次年正月被日本陸軍由陸上的後路偷襲,走上投降獻船的末路。」


  簡短的文字,道盡中國人對甲午海戰的惡劣印象。
  同為中國人,我難免想問:為什麼老前輩如此膿包?
  「膿包」兩字包括了愚蠢、膽怯、無恥、丟人、不負責任!
  一九九四年適逢甲午海戰百年,兩岸掀起一陣甲午海戰省思熱潮,相關紀念文獻紛紛出籠。學長陳永康(現任海軍參謀長,海軍中將)喜研戰史,某日憤憤不平告知:甲午海戰之中,歷史誣蔑了海軍那群「愛國、勇敢、紀律嚴明、盡職負責」的老前輩。
  別人講講,我聽過就算了。但是陳學長在海軍赫赫有名,是我在學生時代就景仰的英雄人物。他說的話我不敢不信,頓時好奇起來,追問北洋海軍在砲管晾曬衣服是怎麼回事?
  學長說,那時艦上沒有洗衣機或烘乾機,為了避免士兵濫洗亂曬,老前輩每週擇定一天,嚴格規定艦上官兵只能在那日集體洗衣晾曬。
  學長所言,身為海軍官兵的我感同身受。即使我身為現代化海軍,艦上擁有洗衣機、烘乾機,仍讓人感覺洗衣服是艦上的一件麻煩事。偶爾艦上洗衣裝備故障,洗衣立即成為生活中最大的煩惱。因為官兵個別洗衣不單會浪費寶貴的水源,更別忘了,艦上空間狹小,哪兒可能找到晾曬衣物的空間?
  而且,晾曬濕衣物所產生的濕氣,對艦上人員以及裝備都有損害──長時生活在陸地的人,很難想像這一切。不過,相信我,我當過副艦長。
  副艦長負責官兵生活管理,深切了解其中的難處。
  百年前老前輩如何處理相同的難題──每週擇定乙日,集體洗衣、集體晾衣。
  明白老前輩如何處理讓我們「新海軍」都頭痛的問題,我深感他們有頭腦、有擔當。
  接著,學長拿出史料,指出數項史實,證明百年前老前輩在甲午海戰中採用的戰法是正確的。
  最後,學長興致勃勃地說:我們合寫一部甲午海戰的小說,為老前輩翻案?
  接下來數週,我查閱更多史料,前後讀了十多本有關甲午海戰的史書(不是小說,而是史學家寫的史書;作者來自台灣、大陸,以及日本)。
  我一邊讀,一邊畫海戰圖,一邊思考:如果我是他們,要如何打這場仗?
  這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我必須就自己的專業設身處地,用客觀、公正的想像力,思考當時的環境。
  幾週以後,我不得不說一句發自內心的結論:
  百年以來,中國人眼中那群「愚笨、膽怯、無恥、丟人、不負責任」的老膿包,實際上是「愛國、勇敢、紀律嚴明、盡職負責」的老前輩。
  回顧歷史,我要大聲地說:北洋海軍,可沒為中國人丟過臉;百年來的歷史錯怪了他們!
  自然有人要問:為什麼歷史會錯怪他們?
  我認為主要原因有二:
  一、當時老前輩不是光榮戰死,就是戰敗自殺而亡;偶有茍活,中國又是敗軍之將不言勇的民族。甲午戰敗帶給民族的奇恥大辱,朝廷、民間都不容許他們辯駁。仗打敗啦,沉默地接受輿論的責難吧。
  二、史學家多半是不精通海戰的文人。據我研判,他們多在「據實」記載當時的輿論。那時,整個社會的認知挾著一股戰敗所蘊釀的憤懣,今天回頭冷靜看,意氣之責多過理性的判斷。
  既然歷史誤判了老前輩,我們就應該還老前輩一個公道。
  我人微言輕,無法登高一呼,只好寫本小說。
  《蒼》就是在這種心境下著手。它參考史實,結合現況,加入想像。粗略地區分,可以分成三個部分:
  一、甲午海戰:即小說的第一部〈甲午海戰〉。內容描述的兵力調度、戰法、時勢、戰況,無不依據史料。只有小說人物的「心態」,出自我的想像。至於插入的情節,是為了配合後續故事發展。

  讀完小說的第一部,百年前海軍老前輩是英雄或狗熊,讀者自應有一個公斷。

  二、歷史人物復活:包含小說的第二部〈物換星移〉,以及第三部〈前世今生〉。描述四位古人投胎轉世,以及他們意外洞悉前世的過程。
  三、中日決戰:即小說的第四部〈風起雲湧〉,以及第五部〈甲午再起〉。述說日漸崛起的東亞兩雄──中國、日本,終究躲不過瑜亮相爭的歷史宿命,在釣魚島爆發大戰。
  撰寫《蒼》的漫長日子裡,我曾經和許多朋友談到這本書的內容。他們多半會警告──小心,你在挑撥中國人的仇日情結!
  相信大部分讀者都會有相同的看法。
  我不是史學家,在寫《蒼》之前,對日本的了解僅止於歷史課本。
  歷史課本中的日本,讀者皆知,此處無需贅述。
  為了寫《蒼》,歷史課本的知識是不夠的,我看了許多有關日本的資料。當進一步了解日本,我曾自問:如果我是日本人,我會怎麼做?如果我是小說中的山本平八郎,我會怎麼做?
  我甚至問過自已,如果我是二次大戰前的日本財閥,我又會怎麼做?
  這是寫作必須經歷的心路歷程。正如同我必須假設,如果我是百年前的海軍老前輩,我要如何打甲午海戰?
  很慚愧,雖然我是中國人,可是不得不承認,如果我是小說中的日本人,我會跟小說中的人物一樣。
  不過,這並不意謂日本人在二次大戰所做所為是對的。
  只是,身處當時環境的日本人,他們是否有選擇?
  這道理並不深。看看我們的周遭就可能存在類似的例子。例如,我不時聽朋友批評逢迎拍馬的小人。我雖不喜歡這類人,但也不會「不恥」這類人,因為他的環境不一樣,他的能力不一樣。不要瞧不起別人,如果他跟你一樣聰明,一樣有能力,又何需逢迎拍馬?
  誰天生又喜歡逢迎拍馬?
  上帝是公平的,他給了你高度的智慧,必也附帶送你一顆驕傲的心。如果一個人既聰明,又勇敢,知應對,還有謙恭的態度,甚至能夠逢迎拍馬,乖乖,別人還有得混嗎?
  這世界全送給他算啦!
  別忘了,上帝是公平的,人的「總生存力」不會差太遠。
  不要瞧不起別人,不要批評別人,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你跟他相同的成長環境,受相同的教育,擁有相同的物質基礎;很可能,你會發現自己跟他一樣──一樣的卑賤、一樣的小人、一樣的醜陋!
  能夠抗拒大環境、逆流而上的,都是聖人。
  可惜,我們絕大部分都不是聖人。
  所以,不要罵二次大戰的日本人沒有人性,文化大革命時期的紅色小將,心中又存有多少人性?
  歷史,是人類用血淚寫下的故事,聰明的人類應該懂得從歷史中汲取教訓。
  歷史,是現在與過去糾葛不清的產物。別妄想「過去的讓它過去」,那不可能「過去」。
  《蒼》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一個民族,不單能面對失敗的歷史,還能在失敗中省思、站起、撐下去,那個民族,不單沒有絕望,反而充滿了希望。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