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為北洋水師討公道》2014/1/24

  講到甲午戰爭,那真是讓中國人痛心的一頁歷史!
  看完這段歷史,我難免好奇當年甲午戰勝的如果是北洋水師,而且是日本賠償清廷一筆巨款,今天中、日歷史又會如何改寫?
  甲午戰爭的影響實在深遠,而且令人痛心,這場戰敗到底該由誰負最大的責任──成長於中國傳統思想教育下的我們,少有人不清楚這問題的答案。
  翻開學生時代我讀的歷史課本(《中國近代史》(復興書局)),書中對甲午海戰的描述不多,少量的字句卻充滿鄙夷的言詞:
  「濟遠號的管帶(艦長)方伯謙,不敢還擊,下令掉轉船頭,向旅順方向逃走……
  「廣甲號早就一聽到砲聲,便逃離戰場,觸礁,擱淺……
  「濟遠一開火便掛上白旗逃亡,中途撞著了業已擱淺的揚威號,將揚威號撞沉……
  「企圖逃亡而中雷的有廣甲號……
  「……不再與日本海軍交鋒,坐視日本海軍橫行於黃海、渤海,終於在次年正月被日本陸軍由陸上的後路偷襲,走上投降獻船的末路。」
  上述簡短的文字,道盡了中國人對北洋水師的惡劣印象。
  身為中國人,特別是同為海軍的一員,我難免想問:為什麼北洋水師的老前輩是如此的無能、如此的貪生怕死、如此的窩囊?
  1994年適逢甲午戰爭百年,兩岸掀起一陣省思熱潮,相關紀念文獻紛紛出籠。學長陳永康(海軍官校63年班,現任海軍總司令,海軍上將)喜研戰史,某日憤憤不平告知:歷史誣蔑了參與甲午海戰的老前輩!
  若是別人講,我聽過就算了,但陳學長是我從學生時代就景仰的英雄人物。他說的話我不敢不信,頓時好奇起來。
  學長翻開史料,指出數項海戰勝敗的關鍵,證明百年前北洋水師採用的戰法是正確的,老前輩們視死如歸的勇氣也令人欽佩。
  最後,學長興致勃勃地說:不如我們合寫一部甲午海戰的小說,為老前輩翻案,如何?
  接下來一個多月,我查閱了更多的史料。
  我對歷史本無興趣,當年為了寫小說,「被迫」看了數十本與甲午海戰有關的著作,深深感覺這段簡短的戰史十分混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完全相反的論調,卻也都各有所本。
  不要說身處現代的我們只能從前人手稿看個大概,即便同處甲午戰爭的年代,洋人和中國人說的不同、朝廷和北洋水師說的不同、參戰各艦官兵說的不同,甚至同艦官兵也有意見相左的時候。
  短短的戰史,為什麼會有如此之多、如此錯綜複雜的「各說各話」?
  思索再三,可能是敗給小日本乃國家奇恥大辱,對朝廷而言,底下必須有人負責。
  這個負責不是坐監、降職、罰俸,而是殺人頭、要人命!
  誰該為甲午戰敗負責?
  基於保命,大家只好各說各話──紛紛放大別人的錯,也都沒忘記誇大自己的好。
  當然,再怎麼吹噓誇大也要有江湖道義。
  對於那些成仁取義的官兵,大家都留了三分口德,也都盡可能講他們的好。可是,對於那些未能戰死沙場,特別是指揮作戰的「一艦之長」,那就對不起了,必須承擔狗熊的角色。
  想通了這個道理,我不再理會各種「情緒性」批評,轉而專注在北洋水師的戰術與戰法上。
  我一邊閱讀史料,一邊畫海戰圖,一邊思考:如果我是他們,要如何打這場仗?
  這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
  圖一:濟遠艦艦長方伯謙
  我必須就自己的專業設身處地,用客觀、公正的心態和想像力,思考當時的作戰場景。
  一個多月以後,我不得不說幾句發自內心的話:
  戰爭是綜合國力的總體戰,包含了外交、情報、媒體宣傳、軍備整備、兵役系統、動員機制、戰場醫療、戰場軍紀、戰地民政、陸戰、海戰、官兵士氣……。甲午開戰之前,清朝上上下下幾乎無一可取之處,唯一還搬得上檯面的只有北洋水師。
  後來整個作戰過程中,也只有北洋水師表現出大無畏的作戰精神!
  看到這,你一定很驚訝,甚至懷疑我是不是「自家人包庇自家人」?
  我不妨舉甲午海戰最負面的例子──濟遠艦艦長方伯謙──看看他到底是英雄或狗熊。
  根據史料,方伯謙的相貌如圖一。
  這相貌看起來還算儀表堂堂吧?
  最起碼比我上相許多。
  然而在1962年,中共長春製片廠拍攝第一部與甲午海戰有關的電影──《甲午風雲》中,飾演方伯謙的演員是周文彬,他在片中的兩個表情如下:


     相片一:《甲午風雲》中的濟遠艦艦長方伯謙

  看到這張嘴臉,會讓你聯想到什麼?
  假如有空,不妨上網透過You Tube觀賞《甲午風雲》,看完以後保證你對方伯謙恨得咬牙切齒。
  片中的方伯謙貪生怕死、無才無德、勢利鑽營、卑鄙無恥……,所有你可能想得出的惡毒名詞全集於一身。
  講到北洋水師的數千位官兵,沒人比方伯謙更負面、更丟人現眼。
  方伯謙到底做了什麼事,讓後人如此痛恨?
  根據史料以及北洋水師呈給朝廷的戰報,方伯謙「一開火便帶領濟遠艦逃亡,中途撞著業已擱淺的揚威艦,而且將揚威撞沉」。
  果真如此,我也要罵方伯謙是民族敗類、海軍之恥!
  可是,真的如此嗎?
  甲午海戰總計有兩場戰役,分別是挑起中日戰端、規模較小的豐島海戰,以及後來決定勝負、規模較大的黃海海戰。
  北洋水師各艦唯獨方伯謙率領的濟遠艦,前後參與了兩場戰役。
  豐島海戰濟遠艦以一敵三,官兵死13、傷27,艦體中彈數十處。
  戰後光緒帝因方伯謙知謀略、驍勇善戰,特傳旨嘉勉。
  方伯謙是豐島海戰唯一受到朝廷褒揚的英雄。
  然而到了黃海海戰,卻因濟遠艦提前退出戰場,並在逃亡過程中撞沉友艦揚威,方伯謙就成了歷史第一罪人!
  由此可見,方伯謙最讓人詬病之處在於「逃亡的過程中撞沉友艦揚威」──這是非常嚴重,而且是「有憑有據」的指控,沸沸揚揚地被史學家批評了逾百年,也是許多學者把北洋水師罵得一文不名的主因。
  針對這點,我的研究心得如下:
  黃海海戰的地理位置如圖二。


         圖二:黃海海戰發生海域

  當時北洋水師由右上(東北)往左下(西南)航行,日本聯合艦隊正好繞過海洋島,由左下往右上行駛。
  接戰之初,北洋水師編隊如圖三。


         圖三:北洋水師編隊示意圖

  注意圖三,方伯謙率領的濟遠在編隊最左側,被撞沉的揚威則在最右側。
  黃海海戰在1894年9月17日12:50開戰。
  開戰後半個多小時,揚威被日本第1游擊隊4艦打得遍體鱗傷,不得已只好提前退出戰場。
  那時中日雙方的位置概如圖四。


   圖四:日本第1游擊隊集中火力攻擊「落後」的揚威與超勇

  日本聯合艦隊除了一馬當先的「第1游擊隊」4艘戰艦,後方不遠處還有「本隊」6艘戰艦。
  揚威被圍困在最「右上」角──想要脫離戰場,它會往哪個方向撤退?
  當然是它的來處,也就是圖四右上角的「大鹿島」方向。
  揚威確實也往那兒脫離,然後在大鹿島西南約7浬的淺灘處擱淺(圖五)。


         圖五:揚威擱淺位置示意圖

  揚威之所以擱淺,並非海域不熟,而是船殼因受到炮擊,破裂進水,再航行下去就要沉了。
  為了保船(戰後可以拖回船廠修理),揚威不得已選擇了擱淺。
  揚威擱淺之後,濟遠繼續在戰場激戰了兩個小時,艦體中彈70餘發,官兵死7、傷13。
  這時濟遠可說是彈盡援絕(艦艏主炮全數射盡,只剩尾炮數發),方伯謙起了撤離戰場的想法。
  作戰全程,濟遠基本都保持在戰場的西南(左下)角,而脫離戰場後濟遠朝旅順方向行駛(圖六)。


         圖六:濟遠往旅順方向行駛

  單看文字描述,一般人可能還看不出個所以然。
  可是,一旦瞧見圖六,濟遠可能駛向揚威擱淺的海域嗎?
  濟遠駛往揚威擱淺的海域,再回到原點,即使全程採取高速大約也要三個小時──哪個艦長會笨到選擇這種「耗時費力」的航線?
  況且這條航線還要兩度穿越「主戰場」──全世界有這種「逃亡」方式?
  再加上中日雙方的戰史都有描述,濟遠脫離戰場後直接朝旅順的方向行駛,日本第1游擊隊還在後方追擊了半個多小時。
  一去一回,日本第1游擊隊4艦因追擊濟遠而離開主戰場一個多小時,間接分散北洋水師主力被圍攻的火力──單就這點來看,濟遠不單無過,還應被記一功。
  此外,濟遠吃水5.25米、排水2,355噸,揚威吃水4.27米、排水1,350噸。揚威都會擱淺的海域,吃水更深的濟遠怎麼可能「來去自如」?
  第三,濟遠脫離戰場的時間是15:30,如果直接駛往東北,撞到揚威的時間約在17:00──這時天色明亮,方伯謙竟眼睜睜地撞向「一動不動」的友艦──只要你曾經身為海軍、當過一艦之長,都會明白這是荒唐至極的錯誤。
  即使後有追兵、慌不擇路,抵達揚威擱淺位置時也是一個半小時之後。
  這時日本第1游擊隊早已折返,單獨航行的濟遠還有什麼壓力會造成方伯謙「慌不擇路」?
  當然,類似的反駁早有專家提出。
  可是聰明的史學家又想出一種可能:揚威在開戰或脫離戰場之初,便在混戰中被濟遠撞傷。
  可能嗎?
  請回頭仔細看看圖三與圖四。
  濟遠與揚威分別在編隊的左、右「最外側」。
  揚威因艦齡老舊、船速慢,因而在接戰之初就被日本第1游擊隊困於戰場的右上角。
  濟遠作戰全程幾乎都保持在戰場的左下角。
  揚威不可能,也沒能力運動到濟遠活動的海域。
  濟遠更不可能接近揚威,否則就必須在開戰之初從左下角駛往右上角,穿越打成一團的「主戰場」──果真如此,濟遠是何等的英勇!
  看到這你應明白,歷史對方伯謙最嚴厲的指控──撞沉業已擱淺的揚威,顯然是嚴重的錯誤!
  這還是「有憑有據」的指控,其他情緒性批評,好比說膽怯、畏戰、編隊錯誤、逃亡……,不全都「任由人說」?
  回顧歷史,我不得不大聲地說:
  北洋水師可沒為中國人丟過臉!
  既然歷史錯怪了老前輩,我們就應該還他們一個公道。
  我人微言輕,無法登高一呼,只好和陳永康學長合作,由他提出許多寫作的好點子,我則負責動手,把他的點子變成小說的內容。
  當年《蒼煙鎖海》就是在這種心境下著手──我盡可能以海軍的角度、保持客觀的立場,企圖還原歷史真相。
  然而,小說畢竟是小說。
  它必須想像人物的心態,並且在情節中穿插適當串場。
  如此一來,讀起來就不像一部嚴肅的戰史,因而上市以後未能產生預期的效果,也無法還老學長一個公道。
  如今一眨眼又過了近二十年,原本想為老前輩翻案的熱情也逐漸冷卻。
  沒想到,去年郭延平學長(海軍官校61年班)找到我,表示2014年是甲午戰爭兩甲子年,他計畫「自費」為老前輩出一部海戰專輯(預計幾個月以後才會上市),其中包括:
  一、 甲午海戰中、日雙方人物誌。
  二、 聘請專業人士透過電腦3D繪圖,照比例描繪甲午海戰中、日雙方參戰艦船;再經由艦船繪圖配上相對應的海景,重現當年部分的海戰畫面(前一週文章的圖一便由郭學長提供)。
  三、 他寫了一首幾萬字的「長詩」,述說中國的海權發展、甲午海戰經過,以及對未來的期許。
  好大的理想和抱負啊!
  之所以有這個想法,除了郭學長出身海軍、熱愛海軍,更重要的是,他也認為歷史錯怪了北洋水師的老前輩。
  剎那間,他又喚醒了我當初的熱情。
  有了前次的失敗經驗,這次我想做得更周全。
  首先,我跑了趟日本,寫了七篇遊記,為接下來的兩篇文章「暖機」。
  接著我參考二十餘本新近出版、與甲午戰爭有關的著作(特別是《靖海澄疆》與《清日戰爭》,這兩本書提供我非常珍貴的資料),再透過Google地圖查看海戰水域、模擬雙方艦船動態(相片二),以戰史筆調重新撰寫甲午海戰的完整經過。


       相片二:模擬甲午海戰中日雙方戰艦動態

  這一次,我算得上很用心。
  如此花了將近兩個月,我完成了三萬餘字的《甲午海戰史》。
  對歷史有興趣的讀友,閒來無事的時候,請仔細看一看前述文章。
  看完《甲午海戰史》,兩甲子之前北洋水師是英雄或狗熊,讀者自應有一個公斷。

  最後我想說的是,在2014年的開年之初,我花費那麼大的力氣寫這一連串文章的目的是什麼?
  希望透過這些文章能澄清史實,使得今後中國人不要再以訛傳訛,讓北洋水師背負千古罵名!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