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左耳進,右耳出》2013/4/26

  今天我姊姊在吃飯時,談到幾天前熊熊(我家的模範狗)皮膚受傷,蒼蠅在傷口附近爬,她拿紅藥水幫熊熊清潔傷口的小事。
  很小的一件事,我那寶貝女兒聽了卻說:「那是人擦的藥水,妳不要給牠亂擦啦。」
  姊姊一片好心,卻被姪女指責,感覺受到了委曲,不以為然地反駁起來。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爭辯了幾句。
  雖不至於起言語衝突,但是看得出來,姊姊的心情十分不好。
  這畫面讓我不禁想到女兒也經常指責我──你不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
  管她講什麼,我多半是「哦、哦」幾句應付。
  甚至我會說:「對,妳說得沒錯,以後我不會這樣。」
  事實上呢?
  大部分時候我是我行我素、依然故我。
  對於孩子的批評,除非他要求我在他眼前立即採取什麼行動,否則我多半「左耳進,右耳出」,聽過了就忘了。
  我成長於我的年代,他成長於他的年代;我有我的認知,他有他的認知。誰對誰錯,很難講,某些時刻沒必要溝通彼此的觀念。
  另外,我有一個朋友很孝順年紀大的父親……,最起碼他父親的生活起居全由他一個人照顧。
  偶爾我到他家,瞧見他父子二人的互動方式,讓我感觸良深。
  不管他父親說什麼,如果他認為是錯的,必定出言反駁。
  不幸的是,上了年紀的老人似乎活在自己的思想中,常講一些脫離現實的話。因而每當我們三人相處,常見到的場面就是他們父子二人鬥嘴,往往弄得彼此都不愉快。
  看到他父親,我難免想到自己的父親。
  往日我父親健在,可能因為很少上市場買東西,因而對物價的觀念還停留在三、四十年之前。
  例如有一次他生日,家人買了蛋糕,父親見了好奇問:「要不要五十元啊?」
  遇到這種情形,通常我們兄弟會笑一笑,回答說:「差不多啦。」
  老人就是老人,跟他們爭辯什麼?
  沒聽過「老少老少……,人越活越回頭」嗎?
  年紀越大思想就越幼稚──講好聽是返老還童,其實是生理的自然衰退現象。
  老人在想什麼、講什麼,不必太在意。
  同樣的,年輕人眼中的我們不也算邁入「老」的境界?
  會不會我們也越活越回頭,偶爾講一些他們心目中「脫離現實」的話?
  管他是否如此,隨著自己的年紀越來越大,我越來越感覺「左耳進,右耳出」是保持心情愉快的不二法門。



  這不單是針對老人與孩子講的話,有時對平輩也如此。
  上個月聽到一件事,更加強了我「左耳進,右耳出」的信念。
  我有一位還在軍中服役的同學榮調,即將在七月一日晉升中將,好事一件是不是?
  某同學與有榮焉,得知這事以後立即在他個人的臉書上公布了這道訊息。
  另一位同學看到了,好心地提醒:軍中「重要軍職」的調動命令是機密,不應該在臉書上公開討論。
  不過就是善意的提醒,他聽了卻勃然大怒!
  值得生氣嗎?
  若是我,保證「左耳進,右耳出」,聽過了就忘了。
  我不是沒有被同學指責過。
  例如去年初,某旅美同學返台,不知為了什麼事情打電話找我,接連兩天我都沒接到,又因「來電顯示」的號碼我不認識,他也沒留言,所以我就沒回電(詐騙集團太多啦)。
  沒想到這讓他誤以為「我在躲他」,離台前跟別的同學說我變了、不認老同學了……,很不好聽的話,經由別的同學傳到我的耳朵裡。
  聽到他的批評,我有什麼感覺?
  對不起,我是「左耳進,右耳出」,沒找他解釋一個字。
  為什麼我不解釋?
  因為我已經過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紀。
  管他別人怎麼說我、怎麼罵我、怎麼批評我……,我還是那個「同樣的我」。
  既然同樣,有什麼好生氣?
  他說我壞,我不會因此而變壞。
  他罵我沒良心,我不會因此而沒良心。
  我就是這樣的我,隨別人去講吧。
  也不是說我就那麼麻木,不在意別人說我什麼。
  假如他說我欠他錢,並且要求我還錢,我必定會和他爭。
  假如他限制我行動,不准我出門,我也會問:為什麼?
  至於那些「有的沒的」,和我生活不太相關的閒言閒語,我盡可能保持「左耳進,右耳出」的大原則。
  這個大原則讓我在生活之中很少「動怒」。
  保證最近幾年我動怒的次數「屈指可數」。
  因為我修養好嗎?
  假如「左耳進,右耳出」是修養的一種,或許吧。
  這麼說,似乎我完全不在乎別人眼中的我,獨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仔細想想,是有一點這個味道。
  不是我今天這麼講而已。我曾經寫了篇《對與錯》,裡面闡述的精神就是這種「左耳進,右耳出」的糊塗精神。
  這樣做不好嗎?
  最起碼我讓自己絕大部分的時候保持愉快的心情。
  再講白了,「左耳進,右耳出」就是「忘」的精神。
  中國人講「忘記、忘記……」,挺有學問的。
  某些事要「忘」,某些事又該「記」。
  什麼事要忘?
  仇要忘。
  什麼事該記?
  恩該記。



  最後附上一篇在網路上看到的短文:

《忘記》

  年幼時期,我以為「記得牢」是真本事,過目不忘的大腦真是天才啊!
  中年以後,我逐漸領悟到「忘得掉」才是真幸福。
  忘不了別人的閒言閒語,人生會披上一層灰色陰影。
  忘不掉傷心往事,人格會逐漸扭曲。
  壯年以後,我開始向神祈求「健忘」之恩──忘掉過去的輝煌,這是謙卑;忘掉以往的失敗,這是勇氣;忘掉從前的創傷,這是饒恕;忘掉昔日的罪過,這是感恩;忘掉朋友的不周,這是大方;忘掉仇敵的攻擊,這是寬容。
  「忘」比「記」難多了!
  「記」是聰明。
  「忘」是智慧、是修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