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海軍軍樂隊》2016/1/29

  談到軍樂隊,你會聯想到什麼?
  不就如相片一的畫面?


相片一:軍容壯盛的軍樂隊。

  這畫面除了讓人感覺軍容壯盛,另外就是雄壯威武。
  什麼是雄壯威武?
  就是聲音大嘛!
  講好聽是宏亮,其實有點震耳欲聾。
  不管如何,任誰也不可能把「軍樂隊」三字和「豐富心靈的音樂饗宴」聯想到一塊。因而當今年年初,海軍司令部打電話來,問我是否想參加海軍軍樂隊105年年度音樂會?坦白說,我直覺的反應是不想。
  對於軍中的音樂會我能有什麼期待?
  不就是演奏軍樂或愛國音樂,好比說《黃埔校歌》、《海軍軍歌》、《雷神進行曲》、《抗戰進行曲》、《中華進行曲》……,甚至老掉牙的《九條好漢在一班》都有可能。
  謝謝了,我在軍中待了近三十年,軍歌聽得耳朵都長繭啦。如今退伍在外,哪有心情聽這種震耳欲聾的軍樂?
  也不能怪我有這種負面思想。據往日經驗,軍中自辦的音樂會,除非官方「派公差」補滿座位,通常現場聽眾都是稀稀落落。
  想歸這麼想,然而海軍現任司令李喜明上將從學生時期就很照顧我,畢業後也偶有聯繫,此次海軍由他當家,他舉辦的音樂會我好意思不捧場嗎?
  想到這我咬咬牙,勉強答應參加。
  這就叫「應酬」──心裡雖然不願,基於人情卻不得不。
  沒錯,我是抱著應酬的心情參加海軍105年年度音樂會。
  幾天後收到海軍司令部寄來的門票,沒想到音樂會的會場在國家音樂廳!
  挺正式的嘛。
  我還以為在國父紀念館,或甚至台北大直海軍司令部的中正堂。
  膽敢在國家音樂廳表演,顯然有幾分本事嘍?
  演奏會當日我抱著一分好奇前往台北,轉搭捷運時在車上碰到一位65年班學長。
  他同樣要參加當晚的音樂會。
  由於他家就住在大直司令部附近,因而幾乎年年都參加海軍年度音樂會,講起來經驗十足。
  我連忙詢問往年音樂會的水準如何?
  他先嘆息一聲,表示自己是應同學之邀不得不來,接著說出去年參加音樂會的慘痛經驗──坐在前幾排相當不錯的位置,可惜距離樂隊太近,只聽得鑼鼓聲震天價響!聽到一半他便聽不下去了,只好假裝上廁所,起身以後再也沒有回座。
  講到這他提醒我,不要拘泥於門票上的座次,現場必定有很多空位,記得要坐在後邊、外側的位置,以免坐得太中間,音樂會開始後想溜也溜不掉。
  你聽聽,這和我先前的分析是否完全吻合?
  即使明知如此,沒辦法,他不得不去,我也不得不去,因為這是應酬。
  不過,果真如他所說樂聲如魔音穿腦,管他應不應酬,逮到機會我也要開溜。
  有了這想法,對音樂會我已不抱太高期待。
  那日抵達中正紀念堂,我暗暗觀察四周人群,瞧見許多熟面孔,除了海軍的學長學弟,還有他們的親朋好友,眾人在夜色下齊心一致,朝著國家音樂廳邁步前行。
  才走到廣場中央,遠遠便瞧見會場入口的海軍人偶(抱歉,那天沒拍照,畫面僅類似相片二),心中頓時有一股親切感。


相片二:如今在海軍舉辦活動的場合常見這種人偶。

  久未見面的學長學弟,大夥見面不是相互拜年就是互問近況,場面雖熱鬧,但沒人談軍樂隊,更沒人對今晚的主要活動──音樂會有任何期待。
  等開放進場,工作人員在入口發送節目單。我拿了張,隨手翻了翻,頗為訝異演奏的曲目和軍樂沒一丁點關係。好比說《徜徉雲端》、《蘇沙狂歡曲》、《蝶戀花小提琴協奏曲》、《河邊茉莉》、《戴瑞郡之歌》、《銀城爭霸》、《帕格尼尼主題變奏》、《歌劇魅影》、《拉丁金曲》等。
  不是軍樂隊嗎?怎麼盡演奏這些和軍樂無關的古典與流行音樂?
  才這麼好奇,正巧就碰到一位67年班學長,他透露了件更讓我意外的事情。
  往年類似活動,主辦單位總耽心來賓不足,場面太冷,難看。今年在國家音樂廳舉辦,兩千多個座位居然被索一空,另外還有一千多個人想來卻要不到門票!
  我覺得不可思議地搖搖頭。
  他也覺得不可思議地搖搖頭。
  不管我們信或不信,等到開幕,果不其然現場坐了個滿座。
  滿坑滿谷的來賓,真的可說是盛況空前!
  瞧見如此盛況,我對接下來的節目有了期待。
  開幕以後樂隊陸續進場,有男有女,都是年輕人,絕大部分穿著筆挺的軍服,等全數坐定,人數之多讓我暗吃一驚!


相片三:在國家音樂廳演出的海軍軍樂隊。

  就在我的期盼中表演開始,首先演奏國歌,由軍樂隊隊長擔任指揮──典型的軍樂表演,沒有令人驚豔之處。
  正當我心中暗暗失望,接著出場的是擔任客席指揮的郭聯昌教授(相片四)。


相片四:郭聯昌教授指揮英姿。

  郭教授一旦接替指揮,會場氣氛為之一變,樂音似乎都有了自己的生命。
  一曲結束,小提琴家吳庭毓老師出場,頓時之間全場的焦點都集中在他身上。


相片五:小提琴家吳庭毓老師。

  國家音樂廳果不愧「國家」兩字,的確是一流的音樂演奏廳。縱然小提琴的樂音進入極沉極細之處,絲絲琴聲也繞梁不覺,讓人感覺輕柔婉轉、悅耳動聽!


相片六:音樂會現場一景。

  坦白說我對音樂沒什麼細胞,然而那晚也可充分感受到音樂迷人之處。
  這時我不禁回想起海軍司令李喜明上將的特長。
  學生時期他是輕音樂社社長,音感極其敏銳,也能彈一手好吉他。當年我對他的第一個印象,是他站在舞台上,一邊彈著吉他、一邊唱西洋歌曲的瀟灑身影。
  那可真是帥氣啊!
  別說年輕的時候,縱然如今年過六十歲,他風采依舊不減。


相片七:海軍司令李喜明上將。

  除了帥氣,他對音樂的愛好,也是我今生僅見。遠在三十多年前我剛從官校畢業,某日兩人閒聊,他幾乎花了兩個鐘頭跟我講述古典音樂之美。
  請注意,不是流行歌曲,而是古典音樂。
  此刻我都能清楚地記得,那日講到古典音樂,他渾身是勁、眼中閃爍著火花的神采。
  那是一種令人羨慕的修養與天分。
  而我也相信,正由於他對音樂的熱愛,才會有今日高水準演出。
  兵隨將轉,不是嗎?
  音樂會中場休息時李司令來到二樓,他周道地與來賓一一打招呼,我藉此機會表示上半場演出令人意外地精采,接著追問:海軍軍樂隊原本就如此,或是你當司令以後才如此?
  他沒有直接回答我,而是信心十足地說:下半場更精采!
  可能「更」精采嗎?
  我疑信參半,等到下半場開幕,果然一曲勝過一曲,所有聽眾都沉浸在迷人的樂音中。
  這哪是軍樂隊,這根本就是交響樂團!
  而且還是一流的交響樂團!
  表演結束,現場掌聲如雷、口哨聲不斷、「安可」的吼聲良久不絕。
  我從不曾見過如此熱情、如此受感動的聽眾。
  在一陣又一陣的「安可」聲中,軍樂隊加演奏三個曲目,最終一首是海軍軍歌。
  聽見海軍軍歌,55年班學長率先站了起來,其餘聽眾也一個跟著一個站了起來,所有人跟隨節奏重擊雙掌,會唱的也放開喉嚨宏聲歌唱。
  那真是震撼人心、令人頭皮發麻的一刻!
  什麼是榮譽?
  那一晚所有的表演者,心中都充滿了榮譽。
  那一晚所有在場的海軍官兵,心中都充滿了榮譽。
  那一晚所有在場已退伍的海軍老戰友,心中都充滿了榮譽。
  正如同當時我身邊的一位民間友人,他發自內心地說:這是海軍士氣最高昂的一刻!
  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音樂的力量。
  音樂能震撼人心、音樂能鼓舞士氣、音樂能激發榮譽!
  感謝那一晚所有的表演同仁。
  感謝海軍司令部的費心安排。
  由於你們的付出與努力,讓所有現場聽眾留下一個永生難忘的回憶!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