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追求成功(下)》2012/9/7

  上週講到行動的重點,首在「目標不要設定得太大、太遠」。
  這週我們接著往下講,也就是行動的第二個重點,也是最後一個重點,那就是:

二、一次處理一件

  二十多年前我在美國求學,有一天在課堂上聽到教授的講課內容,心裡產生了許多聯想,於是舉起手想要發問。
  看到我舉手,教授問我有什麼問題?
  我站起身來,想一口氣問四、五個具有「關聯性」的問題。沒想到,我問完第一個問題,才說「我的第二個問題是……」,教授就揮手要我坐下。
  大庭廣眾之下,被教授斷然阻止發問,我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感到十分尷尬。
  所幸教授解釋道:「我們一次只討論一個問題。等討論完第一個問題,你再問第二個問題。」
  後來等我當了老師,偶爾碰到學生發問,有的也是一次就問好幾個問題。
  遇到這種狀況,先不管問題的難度為何,首先要面對的是:必須依序牢記這幾個問題。
  面對群眾講話,思考如何回答某一個問題的同時,還得牢記其他幾個問題──有時候還真不容易啊。
  記不住的時候,出糗的是誰?
  這時,難免讓我回想起當年在美國的那位教授──一次只回答一個問題──真是明智啊!
  為什麼要把「好幾個問題」同時攬在自己身上?
  不管處理多麼複雜、多麼困難的事,記住:你只有一個人、一個腦袋!
  既然只有一個人、一個腦袋,再多的事情,你一次也只能處理一件。
  好比說,清掃一個亂得像垃圾堆的公寓,看到滿室亂象,你能怎麼辦?
  對不起,你只有一個人。
  管他有多少房間等著清掃,你這時就是走進浴室,把裡面所有可以移動的東西搬出來,徹底清洗牆壁與地板,然後把搬出的東西一樣一樣擺回去--髒的要擦乾淨,不用的要丟棄。
  不管耗費多少時間,你終究會把浴室清掃得乾乾淨淨。
  也唯有結束浴室的清掃工作,你才轉過身、走出來,開始面對第二個房間。
  結束第一個工作之前,不要煩惱其他工作,甚至連想都不要去想。
  也好比,老闆早上交代你八件工作,會不會感覺壓力好大?
  不要煩,因為你只有一個人、一個腦袋。
  冷靜地坐下來,按照迫切性排列順序,然後一件一件處理。
  採取行動的要訣──目標不要設定得太大、太遠,一次處理一件──非常類似攀岩。



  站在懸崖底下,抬頭往上看,你心裡可能會驚嘆:好高、好遠啊!
  看來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可是,不管終點有多高、多遠,你不可能因為心急而同時放開四肢,身子騰空飛了起來。
  也不可能一伸手就攀向十公尺之外的高處。
  任何一個時間,你面對的問題都只是:要移動哪一隻手/腳?
  每一個移動都很小。而且,也都近在眼前。
  不要看既高又遠的懸崖頂端,只要盯著眼前的那「一動」。
  講到這,我不禁想起自己的第一本小說──《一九九七知本風暴》。
  寫第一本小說之前,我是一個硬邦邦,沒有絲毫文學氣息的職業軍人。
  不要說幾十萬字的長篇小說,甚至連一、兩千字的散文我都沒寫過。
  我如何有膽,一出手就是幾十萬字的長篇小說?
  很簡單,我把長篇小說「分段」。
  每一「分段」的開頭,都有它各自的「時間」和「地點」。
  例如小說之中,某一分段的全文如下:

  西元Y+二年 二月二十四日 下午二時五十五分
  台北市 總統府 陸軍副參謀總長室
  回到辦公室,王章回頭看了看,確定身後無人,才拉開抽屜,拿了台手機,熟練地撥了組號碼,壓低了聲音說:「是我。沒人發現你?好,事情辦得不錯。」
  關了手機,王章身子陷入大型皮製轉椅,心不在焉望著窗外的藍天,冷漠的臉龐起了些許變化──嘴角微彎,露出一個難得的笑容。


  寫上面這個分段,會很困難嗎?
  即使是新手,也不會吧?
  當然,這是短的分段。
  假如拉長,也長不過幾千字。
  我就這樣一個分段又一個分段地寫,任何一個時刻只想著這一分段的內容。
  最終,幾百個分段組合起來,就湊成了一部長篇小說。
  把遠大的目標拆開、分段,一次面對一小件,一次處理一小件,行動時再抱著攀岩的精神,再遠大的目標也有實現的一天!

二、執著




  執著就是不服輸的精神。
  雖然我鼓勵大家「不服輸」,可是活到今天,我心裡非常清楚,人生的某些時刻要懂得「認輸」。
  成功是把一件事情從頭到尾做完。
  所有事情都可能從頭到尾做完嗎?
  即使你是神,也不可能。
  一旦展開行動,努力朝目標邁進之時,一方面我們應執著──不服輸,另一方面我們也應了解,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努力到了某些時刻,當如山的困難無法突破,我們是否該認輸,停止後續行動呢?
  何時該繼續堅持下去,何時該認輸──每當遇到這關鍵的時刻,我都會想到我的一位同學,他可以說是我在「執著」方面的精神導師。
  因為在他身上發生的一件事,可以做為執著的最佳教材。
  想當年,他剛從官校畢業,奉派到陽字號擔任通訊官。
  大約是除夕前的某一天,所有官員都在官廳吃早餐,艦長突然當桌問道:「誰能幫我買大年初二早上,澎湖飛台北的機票?」
  艦長家住台北,軍艦駐防在澎湖。過年期間任務不定,最後確定能休假的時候距離放假已沒幾天了。
  所有官員聽了這話,動作一致把頭往後轉──目光轉向坐在最後、最低階的通訊官。
  他剛畢業,完全不了解任務的艱險,眼見所有長官都盯著他看,當然明白大家的用心,因而不得不挺起胸膛說:「報告艦長,我幫您買。」
  「不好買噢。」副艦長好心提醒:「你買得到嗎?」
  年輕氣盛的他,這時把胸膛再挺高了一點:「我一定盡力,想盡方法買到。」
  艦長滿意地點點頭,眾官員紛紛投以讚許的眼神。
  吃完早餐,他火速離開船上,頂著如刀似劍的寒風(冬天待過澎湖的朋友,必然明白這句話的含意),來到碼頭的公用電話亭,撥通查號台,問到航空公司的電話號碼。
  打通了航空公司,無論他怎麼講,對方都是:票早已賣光了。
  事實上,不要說是初二早上,整個年假期間的機票都賣得一乾二淨。
  這時候,有多少人會失望而歸,然後向艦長報告航空公司的回答?
  可是,不輕易服輸的他,想到航空公司應該有保留機票。打電話總是隔了一層,親自到現場拿現金買票,會不會有不同的結果?
  於是他又頂著如刀似劍的寒風,一路從碼頭走到軍區大門,然後自費搭乘計程車,趕到遠在市區的航空公司櫃台。
  不幸的是,即使和櫃台小姐面對面交談,不管他如何哀求,對方還是相同的回答:票早已賣光了。
  他只好再度自費坐了計程車,失望地返回軍區。
  回程時他幾乎要放棄,心想回到艦上,立刻向艦長回報事情的處理經過。
  可是,他那不服輸的執著心這時又冒了出來──早餐才當眾保證會想盡方法買到機票;怎麼,才過了半天就認輸了?
  他左思右想,想到中國人重交情,更有所謂「有人好辦事」這一說。
  回到船上,他大步來到文書室,翻出全艦官兵的兵籍資料,一個一個查……,嘿,還真讓他找到了一個家住澎湖,目前在艦上服役的士兵。
  他急忙找到那位士兵,問他是否認識什麼親友,可能幫艦長買機票?
  還真是皇天不負苦心人,他的父親竟然是澎湖國小的資深老師。
  澎湖才多大?
  那位父親教過的學生,可說是桃李滿澎湖啊!
  同學一聽,心中大喜,連忙帶著士兵前往碼頭,再打電話和他的父親連絡。
  想想看,寶貝兒子服役的軍艦,艦長託他買一張機票,這是何等的人情!
  士兵的父親慷慨允諾,這件事「包在他身上」。
  聽到這句話,同學一顆懸在半空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以為就這麼搞定了,卻不料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兩人守候在電話亭的旁邊,每隔十幾分鐘就打一通電話追問有何結果。兩個小時以後,士兵的父親抱歉連連,他所有能找的關係全都找了,但回答完全一樣:機票早已賣光!
  這一來,同學幾乎要投降了。
  他還能怎麼辦?
  回到船上,他一個人悶悶不樂地坐在艙裡,反覆思索其他可能。
  猛然間,他想到船上的伙委。
  伙委負責採購全艦官兵的三餐。
  如此龐大的採購(一個月將近七、八十萬元),不可能到市場一個攤位一個攤位的買--水果攤買兩百斤的西瓜、豬肉攤買一百斤的上肉、蔬菜攤買一百五十斤的空心菜……。
  想要在短時間之內完成艦上的採購任務,在那個年頭,全都是包給市場的某一個承包商(此處不妨稱「大包」)。
  每艘軍艦在每個港口,都有自己熟悉的大包。而大包在地方通常都有點勢力。
  想清了這一層關係,同學火速找到伙委,請他出面協調大包,麻煩大包幫艦長買一張機票。
  第二天一大早,大包親自來到艦上,當面將機票交到同學的手中。
  聽完這個故事,有什麼感想?
  也麻煩你設身處地想一想,在前述事件中的哪一個階段,你會跟艦長回報買不到機票?
  下次再遇到什麼困難,當你心生退卻時,請想一想這個故事。
  你是真的想盡了方法,到了不得不認輸的時刻?
  或是,還是有其他方法,仍存在一點機會?
  不要輕易認輸,不要輕易放棄。更不要忘了:這世界沒有推不到的樹,看你力量用了多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