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白手套──自序》2007/12/14

  《白手套》是我二○○二年寫的小說,七萬多字,屬於中篇政治推理小說,由商周出版。
  白手套的背景是拉法葉佣金案。
  談到拉法葉佣金案就讓人想起尹清楓命案。
  這兩個案子都是轟動國際的大案。總統信誓旦旦地說:即使動搖國本也要辦下去──最後只成了雷聲大、雨點小的政治宣示。
  許多朋友知道我是海軍出身,都會好奇地問我,這兩個案子為什麼破不了?
  這得分開談。
  先談命案。
  假如能私下問專案小組,他們肯定會告訴你:誰(或哪些人)是凶手十分清楚。
  可惜,案命發生之初,軍方不單阻止警方介入,甚至把案子定位成「自殺」。等到軍方的檢調單位辦不下去,警方臨危受命,凶手們早已將證據消滅殆盡,也串聯好天衣無縫的說詞。
  假如台灣能倒退三十年,回到「經驗辦案」的年代,這案子早就破了。
  不幸(或是有幸),現在是民主社會,刑案偵辦講究「證據」,即使犯人承認犯行,倘若警方找不出犯罪的證據,到了法庭仍然無法定罪。
  更何況,這是要命的罪刑,誰敢承認?
  所以,命案到今天仍是懸案。
  至於拉法葉佣金案,我也不寄予厚望。
  為什麼?
  理由盡在《白手套》。
  一九八九年底我調任海軍總部「艦管室」(全名是「造艦計畫管理室」,也就是「武獲室」的前身),第一個承辦的案子就是拉法葉案。
  拉法葉是「極機密」採購案。即使同事之間也不准講「法國」、「拉法葉案」,而要用「B國」、「B案」。
  那時艦管室分成四個組(戰系、整後、載台、綜合)。大型採購案,各組都有專門的承辦參謀。
  我就是戰系組「B案」的承辦參謀。
  報到第一天,組長交給我的任務是研讀B案合約──整整七、八大冊,全是英文,讀得我昏天暗地。
  就在我讀完所有合約,準備迎接法方代表來台簽約的前兩天,巴黎卻傳來「取消合約」的惡耗。
  我當時的感覺,在小說第三章──五、六兩節說得十分清楚。
  小說中人物「應老哥」就是當時的我。
  頓時之間,我失去B案參謀的角色。
  組長重新指派我工作,改任「先進戰系案」專案參謀,展開我在武獲室兩年半的痛苦生涯。
  半年後B案起死回生,先進戰系案也正如火如荼,我這才躲過B案。
  否則,難保我不會成為這案子的被告。
  也因為這些經歷,這案子海軍所有的被告,沒有一個我不熟識。他們中間許多是我景仰的長官,許多也是我交往多年的好朋友。
  再跟你講一句悄悄話──說他們「壞」,我從不認為。
  跳出這個圈子,從外面往裡看,或許你會覺得他們十惡不赦。
  可是,如果身處這個圈子,可能你會明白,你會跟他們一樣。
  不信是嗎?
  若是不信,請看《白手套》!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