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三一九槍擊案可能的真相》2006/1/12

  三一九槍擊案,照目前看起來,似乎是結案了。刑事局〈三一九槍擊報告〉列舉一堆的人證與物證,再總合這些證據,告訴國人畏罪自殺的陳義雄是槍擊案唯一的凶手。
  不管泛藍或泛綠,許多人心中存有許多疑問,有些人根本懷疑專案小組的立場。
  我不懷疑專案小組的立場。但是我更相信,包含專案小組自己,心底同樣有許多疑問。
  真相,必須「不違背證據」,還要能「解開 所有的謎團」。
  我想到一種可能,能夠滿足上面兩個條件。 下面,就是我所認為「可能的真相」。

陳義雄是凶手的九大證據

  專案小組之所以認定凶手是陳義雄,關鍵的證據總括起來,可以區分成以下九項:
  一、總統與副總統確實遭到槍傷。
  二、凶手是一人(無共犯)一槍兩彈,作案地點在警方宣稱的熱區。
  三、凶手使用的改造手槍與子彈,來自於陳義雄委託他妻舅黃維藩所購得。
  四、陳義雄是黃衣禿頭男子。
  五、槍擊案發生時,陳義雄出現在熱區。
  六、槍擊案發生後陳義雄個性丕變,似乎心事重重,整天不太講話。
  七、看到警方在電視公佈黃衣禿頭男的照片,陳義雄燒了黃夾克,並要求太太為他理髮。太太詢問「這事是否是你幹的」,陳義雄答以「妳別管,我自己做的事自己會承擔」之類的話。
  八、陳義雄寫了三封遺書,隨後被魚網纏繞,死於安平港。
  九、陳義雄家人認為陳義雄涉及槍擊案,因而銷毀遺書和桌曆,並企圖掩飾真相。

陳義雄是凶手的疑點

  倘若前述九點都是事實,我們就可以認定陳義雄是凶手?
  我不認為。這中間的疑點,為了方便讀者閱讀,表列如下:

項次 陳義雄是凶手疑點 說      明
1 所有證據都只是間接證據。
一、 所謂「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的差別,例如你「目睹」張三持槍殺人,你就是直接證人;你看到張三走進屋子,再聽到裡面傳來一聲槍響,你跟著走進屋子,看到張三手中拿著槍,李四中槍倒在地上,你就是間接證人。
二、 專案小組舉出的所有證據,全是間接證據;沒有一項能直接證明陳義雄是槍擊案凶手。甚至沒有一個人在陳義雄買槍以後,曾經看過他持槍、把玩槍,或開槍練習射擊。
2 陳義雄沒有親口承認,或在遺書裡面提到,槍擊案是他幹的。
一、 仔細解讀陳義雄所有說過的話,包含家屬對三封遺書轉述的內容,陳義雄從未承認槍擊案是他幹的。
二、 家屬認為陳義雄是凶手的原因,主要在93.3.26警方公布黃衣禿頭男子相片,陳妻追問「你去那裡(指現場)做什麼?」「真的是你弄的?」「XX(家屬A)在公司上班,若讓人家知道一定會指指點點,那要怎麼辦?」陳義雄回答:「我自己做的這件事情我自己會處理」。
三、 單就上面這句話,較嚴謹的解讀應該是:
1) 陳義雄知道槍擊案的內情(或部分內情)。
2) 陳義雄「涉及」槍擊案。
3) 陳義雄憂心槍擊案可能會牽連到家人的安危。
3 只因為「對陳總統執政的不滿」,陳義雄就公然槍擊總統的動機不足。 陳義雄奉公守法生活了六十二年,有正常的家庭,他突然不顧一切,公然槍擊陳總統的動機是什麼?
一、 不希望陳總統當選:槍擊之前他必須認定陳總統會當選;而且,他這一槍是要把陳總統打死。那像是「欲致人於死地」的一槍嗎?而槍擊案前一天,當選舉民調在伯仲之間,沈富雄委員的記者會重創第一家庭的誠信度,無異對選舉投下一記震撼彈──這變化,會讓支持泛藍的陳義雄認為陳總統會當選?假如陳義雄不認為陳總統會當選,他為什麼要槍擊一個「還差一天就落選」的總統?
二、 製造槍擊事件,希望陳總統當選──可能嗎?
三、 單純發洩心中對陳總統執政的不滿:假如他只是不滿陳總統,為什麼第一槍是射向呂副總統?泛藍的支持者,在槍擊案那段時間,誰對呂副總統有那麼深,要致她於死的怨恨?所有證人之中,有誰曾經聽過陳義雄說過一句對呂副總統的抱怨?
4 作案時,陳義雄不戴帽、穿著鮮黃色的夾克,讓自己成為「黃衣禿頭男子」耀眼的目標。
一、 依據犯罪心理學的研究,歹徒作案時盡可能會讓自己「融入環境」,而不是讓自己成為「耀眼的目標」,除了要避免當場引起旁人的注意,更希望「可能的目擊者」事後不會有任何印象。從這個觀點看,陳義雄是個顯眼的禿頭,卻不戴帽;還穿了件台南市角力委員會參加運動會的鮮黃色「制服」!「制服」是許多台南在地人一看,就知道源頭的衣服。
二、 戴一頂帽子、換一件夾克,需要花多少的時間和功夫?陳義雄帶了槍「預謀」犯「殺頭之罪」,他居然事先不做任何防範?
5 黃衣禿頭男子──這麼耀眼的目標,沒有任何「同夥」的掩護,在車隊經過時公然持槍攻擊總統,隨扈、警察、群眾竟然沒任何人看到他?
一、 假如上述4是真的,陳義雄不是白癡,就是他殺陳總統的決心甚強。陳義雄像白癡嗎?假如他心中毫無牽掛,一心一意就是要殺陳總統,他應該像國際間的政治狂熱份子,這些人刺殺總統都是拿著槍,「堂而皇之」走向前,一邊走,一邊開槍。其次,陳義雄是單人犯案,沒有任何「同夥」掩護,這種狀況下,隨扈、警察、群眾……,滿山遍野的人,可能沒有一個人看到他?
二、 專案小組推測,陳義雄把槍藏在口袋(這是他穿黃色大夾克的原因),所以沒人看到他。如此一來,又有以下幾個疑問:
1) 陳義雄到底是「無所畏懼」或「想掩飾自己的犯行」?人的思想和行為應該是一致的。一下子他什麼都不怕,一下子他又怕,他到底是怕還是不怕?
2) 改造手槍的射擊精度原本就不準,陳義雄對手槍又缺乏經驗(至少他不是職業槍手,也不是像杜台興之類的射擊選手),還要把槍藏在夾克口袋裡面對外射擊!各位拿把玩具手槍放到口袋,試試看,在倉促之間你可能射多準?在高度壓力下,兩槍居然擊中了兩個「快速行進中的目標」,可能性有多高?
3) 沒錯,事後的結果可能是僥倖(也就是,陳義雄很僥倖射中總統副總統,那是無心之作),但問題是,既然他殺總統的心意那麼堅強,在槍擊之前他如何「有自信」手槍從口袋射擊,他一樣可以擊中總統副總統?
4) 當然,可能是他根本不在意「中」或「不中」,反正打兩槍,發洩心中的悶氣就好。倘若如此,下面6的疑問如何解答?
6 槍擊以後,陳義雄為何追著總統車隊奔跑?
一、 陳義雄不顧一切槍擊總統,也成功了,各位設身處地想一想,車隊經過以後你最可能怎麼做?我若是他,我選擇的優先順序分別是:
1) 留在原地繼續鼓掌(因為沒人發現槍擊),然後「若無其事」隨同眾人一起散去。
2) 朝車隊行進的「反向」慢慢離開。
3) 轉身走進商店,佯裝買東西。
二、 結果陳義雄沒有選擇上面之一,而是拔腿跑步,朝車隊行進的方向追過去。陳義雄為什麼要追車隊?
1) 他以為槍擊失敗(沒擊中總統),追上去想再補一槍。若如此,又有以下幾個疑問:
a) 根據警方公佈的資料,當時陳義雄跑步的時速約是十公里,車隊行進的時速三十公里,「以慢追快」,有道理嗎?
b) 可能陳義雄全不在意「追得上,追不上」,而是心中那股怨氣難消,他就要是追。如此一來,這問題又回到前面5的最後疑問──他到底只是想發洩心中悶氣,還是一意欲致陳總統於死地?
2) 圍觀的群眾都熱情地追著車隊跑:這答案顯然不可能,因為從警方公布的錄影帶,所有人都定在原地,只有陳義雄單獨一個人「出類拔萃」的在犯案現場狂奔。
三、 一個禿頭,穿著耀眼的鮮黃夾克,身影已經夠「出眾」;槍擊之後又「特立獨行」地跑步,他是唯恐事後別人指認不出他是槍擊犯嗎?
7 自殺的動力不足,遺書的位置不尋常,自殺的方式匪夷所思。
一、 自殺需要多大的動力?或是說,心情處於多大的恐懼與或絕望之中?
二、 警方二十六日公布黃衣禿頭男相片,同一時間警方請社會大眾協尋的「可疑人士」還有多少?再者,那張相片看得不十分清楚。否則,為什麼許多朋友看了以後,問是不是陳義雄;陳義雄以一句「三一九那天沒去現場」就排除別人(甚至警方)的疑惑。只應為一張「不十分清楚的相片」就嚇得自殺,陳義雄的膽子何其之小!這和他膽敢公然持槍,不做任何喬裝,還一路追著車隊跑,誓死如歸地刺殺總統,前後膽子為何判若兩人?
三、 陳義雄的三封遺書都放在房間的抽屜。誰自殺以前,會把遺書放在「自己房間的抽屜」,而不是擺在一個常人較容易看到的地方?
四、 自殺當日陳義雄和一群角力協會朋友約了飯局。四、五點出門說赴約,卻彎到魚港自殺。自殺以前和朋友約飯局──這合理嗎?對朋友承諾一件他絕不可能做到的事──這像朋友口中的陳義雄?
五、 一個熟悉水性、身體健壯的大男人,自殺前先捕一桶魚,再自己纏繞魚網,然後跳進「水流不動」(沒有湍急的水流)、「近處有可供支撐的漂浮物」(不像從橋上跳河,附近抓不到救生物)的海港自殺?

可能的真相

  沒錯,犯罪的人之所以犯罪
,就是因為他的個性和一般人相異。我們不能拿自己的想法,去衡量他的想法。也因此,有些我們認為不合理、不邏輯的事,在罪犯者的眼裡卻是「理所當然」

  不過,犯罪者還是有他自己的邏輯,整個犯罪過程要環環相扣。上述七項,單一項成立的可能性或許存在;每一項都存在,讓犯罪者不斷呈現相互矛盾的個性和意圖,合理嗎?
  我認為可能的真相,為了方便解說,依事件發生的時序表列如下:

日 期 發生事件 可  能  情  形
92.02.28 連戰、宋楚瑜宣布合作競選2004總統、副總統
一、 藍軍士氣大振。
二、 某積極支持陳總統的人士X,看到泛藍居高不下的民調,開始憂心。經過X奔走遊說,聯合一群人研商,有人建議在萬不得已的狀況下,使用最傳統,也最有效「激發悲情、仇恨」的槍擊案。
三、 為了使槍擊案看起來不像「操縱選舉」,必須找一個泛藍的替死鬼。
92.04.25 陳義雄參加《2100全民開講》,在台南市水萍塭大罵陳總統的畫面出現在電視。(見上圖)
一、 X 覺得畫面中的陳義雄很激情,鏡頭又出現在全國媒體,事後調出來對全國民眾都有說服力,於是將陳義雄列為替死鬼的可能人選;再打聽他的背景,覺得他的個性(講義氣,願意幫朋友)、家庭(建全、有大批成員,自己又是最年長者,有責任維繫一家人的安危)、政黨傾向都吻合,且有一個交遊複雜的妻舅黃維藩,因而決定就是他!
二、 X 集團成員之一 Y 開始和陳義雄接觸。Y 可能原來就與陳義雄認識,或透過友人介紹而認識,五月、六月、七月、八月這段時間Y和陳義雄建立不錯的交情。
92.八月 Y 表示遭遇到麻煩,需要購賣槍彈自衛。
一、 Y向陳義雄訴苦,說自己遭遇到麻煩,直言陳的妻舅黃維藩有辦法弄到槍彈。並拜託勿跟任何人講,就說是自己「想買槍防身」。
二、 陳義雄做人講義氣,不僅代為購買,並承諾不透露祕密。
92.12.22 經由黃維藩接頭購得槍彈。 陳義雄將槍彈交予 Y;Y 再轉交 X。
93.一月 至 93.三月 選舉民調互有起伏 選舉民調雖然各說各話,但是藍綠陣營都得承認,這是一場輸贏極小的選戰。勝負可能在一、兩個百分點之內。尤其是越接近大選日,選戰越趨白熱化。
93.03.18 沈富雄召開記者會, 就記憶所及證實陳由豪兩度赴陳總統官邸。 由於扁嫂為了證明自己沒有收取陳由豪的獻金,曾說「若她有收獻金,阿扁退選」的重話,此記者會不僅重創第一家庭的誠信度,也讓原本在伯仲之間的選情發生巨大變化。
93.03.18 除了民進黨自己事後「對外宣稱的民調」,普遍民意認為陳總統輸了選舉。
一、 在一兩個百分點就能左右勝敗的選戰,沈富雄的記者會逼迫 X 決定執行準備已久的槍擊計畫。
二、 固然許多綠營支持者,堅信即使在沈富雄的記者會後,陳總統仍是贏面居大。但是最後選舉結果(即使發生槍擊案),陳總統只贏0.2%──這事實說明什麼?假如沒有槍擊案,陳總統會贏會輸?如果輸,輸多少?兩顆子彈凝聚的悲情和仇恨,會轉化作多少選票?
93.03.19 總統、副總統遭到槍擊。
一、 總統車隊來台南之前,Y邀請陳義雄一起去看熱鬧(假如陳義雄討厭陳總統,而且槍手不是他,他不會去湊熱鬧)。
二、 陳義雄到了熱區,Y與一群人(X集團份子)在現場。在X集團共同掩護下,槍手K在爆竹聲中射擊兩槍。
三、 總統車隊離去,X 集團也迅速撤離。陳義雄留在現場,他似乎聽到什麼,懷疑是不是槍聲?又不肯定。忽然想到 Y 委託他買槍,警覺到了什麼,急忙拔腿狂奔,往 Y 失蹤的方向(總統車隊行進的方向)追過去。追了兩個街口,沒找到 Y,憂心忡忡前往Y的住處(試看警方公布的錄影帶,黃衣禿頭男像是在「逃亡」,或是在「找人」?他一直張頭四探。逃亡的人,為什麼要張頭四探?要確定巷弄沒熟人,他才走進去?果真如此,他為何不做任何偽裝,還在槍擊現場拔腿狂奔?他到底是怕別人認出,還是不怕?)
93.03.19 總統、副總統遭到槍擊。
一、 陳義雄離開現場後不回家,據警方解釋,一種可能是在他要丟槍,才繞道遠路;另一種可能是他不走正途,繞小巷,是逃亡時地緣的考量。不管哪一種,全和之前陳義雄「不顧一切」的心境截然相異。其次,也不管哪一種,他都沒道理在巷口「張頭四探」;那些巷弄就在他家附近,那是像「找路」還是「找人」?
二、 最可能的是,陳義雄害怕 Y 陷害他,因而前往Y住處理論。到達 Y 住處,陳義雄同時見到 X 集團。大夥一起恐嚇他:
1) 槍彈都是你提供的。
2) 你出現在現場。
3) 我們都可以證明你就是槍手。
4) 你敢講,我們就殺你滅口。
5) 你敢讓你家人知道,我們就殺你全家滅口。
三、 試想,這是什麼案子?X 集團若是包含白道人士,陳義雄敢跟誰講?誰能保護他?更重要的是,他深刻恐懼 X 集團「真敢」,也「真有能力」殺他全家滅口。因而回家以後悶悶不樂,左思右想,覺得只要自己閉口,大家就可以相安無事。卻又擔心X集團反悔,偷偷殺他滅口,因而私下寫了遺書藏在自己房裡的書桌抽屜。
93.03.26 警方公布黃衣禿頭男子相片。
一、 陳妻懷疑是陳義雄。陳義雄說「自己做的事自己會處理」,並將案發時穿著的黃色夾克剪破,投入金爐內燒毀,且要求妻子替他修剪鬢角,改變自己的特徵。
二、 看到電視中公布的相片,誰會緊張?除了陳義雄,X 集團更應緊張,因為真正的凶手是他們。從陳義雄的反應來看,他還有「脫罪」的想法。但是,X 集團發現陳義雄可能被警方鎖定,出於無耐,只有殺人滅口。
三、 X 集團核心成員祕會研商,如何讓陳義雄死得「不太引人注意」?有人建議「自殺」,但因他們不曉得陳義雄寫了遺書,因而遭到否決。最後只好製造「意外死亡」。再研究陳義雄有什麼習慣可能造成「意外」,發現海港捕魚是一種可能。因此在現場先準備一桶活魚,再用魚網纏繞。
93.03.28 陳義雄和朋友約了晚餐,四、五點出門,次日中午被發現沉屍安平港。
一、 陳義雄出門赴晚餐之約,半路碰到預先守候的 Y 或 X 集團成員,半威脅地把他帶到安平港滅口。
二、 假如陳義雄真要自殺,他就會自殺。他幹什麼要在自殺前捕魚?自殺的人是多麼絕望!再以陳義雄的體能和自殺方式,只要有一絲一毫的求生意志,伸手就可以搆到漂浮物;他的那種死法,需要多大的死亡決心──這種一心一意求死之人,可能先莫明其妙捕一桶魚,再自己拿魚網纏繞?那桶魚、纏繞的魚網,不是真的「意外死亡」,就是被設計的「意外死亡」,十個福爾摩斯也想不出「自殺」的可能。警方為何會認為自殺?不就是因為遺書?
三、 陳義雄基於保護家人的心裡,他誰也不敢講(誰清楚真相,誰就可能被滅口;這就是民間盛傳本案「證據到哪,人死到哪」的真意)。但是家人又覺得「他涉及槍擊案」(他的確涉及槍擊案),家人一再追問,陳義雄屢屢欲言又止,弄得家人也認為他就是凶手,以致後續燒遺書、日曆、做偽證。

  是的,我的推論有很多「大膽」「武斷」的假設。但是它比專案小組告訴我們的答案,不是合理得太多太多?
  真相,不就是要合理?
  如果大家各說各話、各信所信,不就是比較誰說的「合理」?也就是
,誰說的故事「疑點」較少?
  除非專案小組能告訴我一個更合理的故事,否則,我要不客氣的說,專案小組的腦袋太單純了,他們真把這案子看成「單純的謀殺案」──張三討厭李四,於是張三拿了槍就去殺李四。
  這案子有那麼單純?
  我的推論,是小說家的異想天開嗎?
  假如這是小說的情節,我要說,這小說跟本不入流──小謀小計,需要什麼智慧和謀略?他們唯一需要的是,X集團要有足夠的力量,嚇得陳義雄一句實話都不敢講。
  或許你不認為有這種可能。這是什麼時代、什麼社會?光天化日之下可能發生這種事?
  不妨設身處地想一想,當你面對的是「黑道大哥」加上「白道某重量級人士」,他們拿你全家的性命做威脅,你能、你敢怎麼辦?
  假如你沒看過黃河渡──黃河的話──《澳大利亞驚魂記》;不妨先看看那篇文章,再跳回此地,跳脫藍綠,冷靜想想這問題。
  或許你有人脈、有方法,但是要「設身處地」為陳義雄想一想。
  看過布魯斯威利主演的《終極密碼戰》(Mercury Rising)嗎?
  片子一開始,布魯斯威利走進雙親遭到謀殺的小孩家,由於那小孩智障,FBI探員猜測小孩的父母是因為厭恨撫養智障的小孩而自殺。布魯斯威利反問:「他們這麼窮,自殺會用那麼貴的槍?」
  看到這一段,不知道有多少觀眾心裡為電影中的英雄喝采:問得漂亮

  別以為這只是電影。假如這發生在現實生活之中,我也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就憑這一個疑點,警方就應該排除自殺的可能。
  為什麼?
  因為它不合邏輯!沒有一個窮光蛋,會買一把很貴的手槍做自殺的工具。
  假如陳義雄是政治狂熱份子,他的所做所為就應該像政治狂熱份子。
  假如陳義雄是瘋子,他的所做所為就應該像瘋子。
  假如陳義雄是深謀遠慮、狡猾奸詐的人,他的所做所為就應該像深謀遠慮、狡猾奸詐的人。
  他不可能某一段時間顯得深謀遠慮,某一段時間顯得狡猾奸詐,某一段時間像瘋子,某一段時間又像政治狂熱份子──完全配合專案小組的故事變化。就算陳義雄人格分裂,擁有不為人知的陰暗面。我還是要問,如果專案小組告訴我們的故事是真相,下面的情形是不是全要成立:

  一、有妻子兒女正常家庭的祖父級人物,奉公守法生活了六十二年,只因為對陳總統執政的不滿,半年以前就開始計畫買槍,槍殺「還差一天就要落選」的總統副總統。
  二、犯案時陳義雄誓死如歸,不戴帽,不做任何掩飾,大剌剌地在住家附近,穿一件制服式的耀眼黃夾克公然行凶。
  三、犯案地點在光天化日之下、人潮洶湧之處,警戒的隨扈、警衛滿街都是,陳義雄一個人行凶,沒有任何同夥掩護,卻無人發現他當眾開槍?
  四、陳義雄使用精度不佳的改造手槍,本身又疏於射擊技巧,在高度緊張時卻能兩彈擊中兩個快速移動的目標,命中的部位又那麼巧妙。
  五、陳義雄開槍行凶以後,沒被任何人發現,卻標新立異地拔腿狂奔,直追比他速度快三倍的總統車隊而去,一路未咆哮、也沒試圖再開一槍。
  六、膽大包天的暴徒,只因為警方公布的一張「不太像的照片」,就畏罪自殺?
  七、一個熟悉水性、身體健壯的大男人,先約朋友吃飯,再捕一桶魚,然後自己纏繞魚網跳進「海港」自殺?

  我再強調一次,上面單一項成立的可能,不是沒有。但是要它們「全部成立」,請問專案小組的專家們,就你們偵辦過的所有案子,或聽過學過的所有案例,哪一個能滿足上述的「單一項條件」?
  還得七個全部滿足,可能的機率有多少?
  是一句「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就能夠把所有懷疑推得一乾二淨?

專案小組應該補強的查證

  或許,我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但是有句話 ──當局者迷。檢警就因為偵辦過太多「單純的 刑案」,他們的思路已經僵化,只能把案子往「 單純」的方向想。我是局外人,冷靜看三一九槍擊案,覺得以下幾個線索應該追查清楚:
  一、陳義雄委託妻舅購買槍彈那段時間,是 否遭遇到危害家人安危的麻煩?
  二、有哪個陳義雄「以前不熟」,九十二年五至八月卻和他密切來往的朋友(就是Y; Y的住處,也應該是陳義雄離開現場前往的方向 );到了九十三年初,Y拿到槍彈,突然又疏於和陳義雄往來(請Y小心,只要專案小組開始找 Y,Y就可能被滅口)。
  三、誰通知TVBS,陳義雄曾經出現在 《2100全民開講》?
  四、誰告訴陳義雄,三一九當日陳總統在台 南遊街造勢?
  五、有兩個時段X集團核心成員必然祕會, 一是沈富雄記者會到槍擊案之前,一是警方公布 黃衣男相片到陳義雄自殺之前;對所有可疑者的行蹤,只要追 查這兩個時段。全部都查,就像警方在記者 會中宣稱「目前已掌握X萬通電話」一樣,那是 散彈槍打鳥,只會分散辦案人員的力量。只要查 這兩個時段,而且要查得清清楚楚。

槍手的目標是誰?

  最後幾句話──X不是十惡不赦的壞蛋。沒有沈富雄記者會,不會有槍擊案;沒有黃衣禿頭男相片,陳義雄不會死;即使槍擊案本身,又意圖殺死誰?
  仔細回想那兩槍的彈著點,再想想那兩槍槍 手K可能隱身的位置、K看過去的角度、當時目標運動的「速度」和「方向」。請問:K想槍擊 的是「總統」、「副總統」,還是「總統侍衛長 」陳再福?
  先想第一槍。彈著距離陳再福的臉有多近?
  再想第二槍。當目標速度很快地從槍手近處「正前方通過」,追打的角度通常會「落後」或 「超前」?
  假如落後,瞄準的又是陳再福的頭部,結果會打到哪?

  又假如,三一九當天是有人想槍殺總統,結果把「『總統』侍衛長」打成重傷──這 新聞報導出來,和槍擊總統是否有異曲同功之妙 ?

  謝謝你能耐心看到這。假如不同意,而且有具體的意見(不要謾罵),歡迎到黃河渡發表,我一定會回答。假如你只是想說我講得好,不必發表,你不講我也知道。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