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打不過就加入》2017/11/03

  打不過就加入──聽起來挺消極的。
  或是更正確地說,沒志氣、沒出息。
  抱持這種想法的多半是渾渾噩噩之輩,一旦遇到困難便舉手投降,但求苟且偷安過日子。
  真如此嗎?
  試看以下兩個例子。

  我有一位朋友稱得上孝子,每天都準時打電話向他的父親請安。
  他父親年逾九十,除了兩耳重聽,腦袋瓜子也只想得到「自己關心的事」。
  假如你有這種長輩,肯定清楚這類對話的典型結果。
  沒有錯,他父親通常不理會別人說什麼,反正接起電話,「喂」了半天曉得是寶貝兒子打來的,接著便是一連串的「自言自語」。
  偶爾朋友有什麼事情想跟父親講,他必須不斷地拉高音量,幾乎是用吼地高喊:「你先不要講話,先不要講話……,你聽我講,聽我講……。」
  他父親會聽他講嗎?
  十之八、九都是持續地,猶如念經般地自言自語。
  可想而知,朋友常因想在電話上和父親說什麼,可是說不通,最後把自己氣得半死。

  我還認識一位愛狗的朋友,每天晚上風雨無阻,幾乎都會帶狗狗到公園散步。
  等到狗狗臭臭之後,只要不趕時間,他都會鬆開狗鍊,讓狗狗自由自在地在公園跑一陣子。
  一段時間以後朋友想回家,可是狗狗玩得不盡興,以致無論他怎麼呼喚,狗狗都置之不理。
  遇到這種情形,朋友一邊生氣罵狗狗,一邊作勢往公園出口走,口中還威脅著「我走嘍……,我走嘍……」,然後隱身在牆角探頭偷看。
  可惜這一招從來不管用。
  狗狗依舊東聞聞、西聞聞,這跑跑、那跑跑。
  朋友被逼得只好折返公園。
  如此情景幾乎每天都在重複上演。
  不管折騰多久,最終朋友還是手快腳快,猛不及然逮住狗狗,然後一邊罵,一邊幾個暴栗子敲在狗狗的額頭。

  上面兩個例子證明了一件事:我那兩位朋友都無法掌握「打不過就加入」的精神。
  這世間某些事情透過我們的努力,可能會產生轉變。
  可是,必然也存在一些事情,不管我們如何百折不撓、如何盡心竭力,那不動如山的,始終舊不動如山。
  朋友年逾九十的父親就是如此。
  誰可能改善他重聽的毛病?
  誰又可能讓一個老人的思想「不以自己為中心」?
  對於年逾九十的人,不管是誰,他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
  自私的就是自私,寬容的就是寬容,暴躁的就是暴躁,和善的就是和善。
  別說你我,恐怕上帝對他們都是莫可奈何!
  打十次電話有五、六次生氣,錯的是我那位朋友,或他年邁的父親?
  再看我那位喜歡遛狗的朋友。
  狗狗在家中關了整整一天,一旦外出到公園放風,那種在空曠草地奔馳的快感,如何能夠約束?
  狗就是狗,你能期望什麼?
  跟牠說情講理、曉以大義?
  老人執著的習性、狗狗難以約束的野性,都屬於我們「打不過」的範疇。
  面對這種「打不過」,我們只能調整自己的心態與行為去適應它。
  好比和年紀大的長輩講電話,首先要掌握「多聽少講」的大原則,其次是避免在電話裡面談論複雜的事情。
  複雜的事情當面談,一可比手畫腳,二能利用文字,溝通起來必然順暢許多。
  至於遛狗,如果缺乏耐性,那就一路牽著狗狗散步。
  假如覺得狗狗不夠自由,想要解開狗鍊,就必須有足夠的時間與耐性,反正狗狗玩牠的,你在一旁坐你的,等到狗狗累了、渴了,自然會回到你的腳邊。
  明知無法改變,卻日復一日地生氣,笨得不是自己嗎?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生活中有許多讓我們生氣的事情。
  面對令人生氣的事,首先問自己:我可能改變它嗎?
  如果不能,而自己也不願意忍受,那麼就請躲得遠遠的,眼不見為淨。
  假如躲不掉,又改變不了,我們能怎麼辦呢?
  只能調整自己去接受它,並且從心底告訴自己:打不過就加入!
  打不過就加入,不也是《臣服》的一種嗎?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