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海軍與抗戰》2015/8/28

  今年是抗戰勝利七十週年,兩岸都盛大舉辦了一系列紀念活動,可惜這些活動幾乎全忽略了當年海軍的貢獻。
  我身為海軍,自然想為海軍講幾句公道話。

  談到八年抗戰,我們腦海中幾乎全是陸戰的印象,頂多再穿插幾場空戰,曾幾何時聽過海戰?
  例如陸軍的張自忠、張靈甫、孫立人、白崇禧、何應欽、李宗仁、湯恩伯、薛岳……,他們都是赫赫有名的抗日名將。
  至於空軍,我們也說得出高志航、樂以琴、閻海文、賴名湯等人。
  可是海軍呢?
  海軍有參加抗日戰爭嗎?
  事實上不僅有,而且次次都拚死達成任務,犧牲很大,對戰局也有決定性的影響──很令人意外的結論,是不是?
  別意外,請容我細細道來。

  日本當年發動侵華作戰,參謀本部喊出「三月亡華」的口號。
  聽到「三月亡華」,你的感覺是什麼?
  信口雌黃、胡說八道?
  或日本人全是白癡?
  很不幸,日本人不僅不是白癡,做事也很務實。他們敢講「三月亡華」,確實有幾分道理。
  首先,日本侵華前的東亞態勢如圖一:紅色部分是日本統治的勢力範圍(日本、韓國、台灣),淡綠色部分則為日本扶植的傀儡政權──滿洲國。


圖一:日本發動侵華作戰前東亞態勢。

  從圖一不難看出,當年日本勢力如同螃蟹的兩隻大腳(螯),「一北一南」牢牢鉗住中國大陸。
  說「鉗住」,那可是一點兒也不誇張。
  論國情,中國是四分五裂,日本是萬眾一心。
  論綜合國力,日本年工業總產值60億美元,中國13.6億美元;日本年產鋼鐵580萬噸,中國4萬噸;日本年產煤5,070萬噸,中國2,800萬噸;日本年產石油169萬噸,中國1.31萬噸;日本年產銅8.7萬噸,中國0.07萬噸。
  至於軍備生產能力,日本年產飛機1,580架、大口徑火炮744門、坦克戰車330輛、汽車9,500輛、戰艦52,422噸;而這些現代化軍事裝備,中國全無自產能力。
  更可怕的是,那時歐美列強自顧不暇,中國獲得國際奧援的可能性幾近於零。
  也因此,如果要戰,戰備落後、內鬥不休的中國只能獨立作戰!
  如果你是日本大本營成員,決定發動侵華作戰之時,所能擬定的最高戰略指導是什麼?
  一北一南已被鉗住,速戰速決的戰法當然是「從中突穿」──由東向西,像一把利劍直刺中國胸膛!
  這的確也是日本作戰之初的大戰略。
  不過,講起來容易,重點是如何「從中突穿」?
  如果靠陸戰,單單是大隊兵馬爬涉千山萬水、穿越遼闊的「華中」地帶就是曠日費時的艱巨任務;更別說一路從陸路推進,沿途必然會遭遇一連串的要塞爭奪戰、城市戰、巷戰、游擊戰、埋伏戰……,數不盡的大小戰役豈能不傷元氣?
  所幸老天有眼(對日本而言),中國存在一條橫貫東西的「水上高速公路」──長江!
  長江是亞洲第一長河,全長6,300公里,穿越中國西南(青海、西藏、雲南、四川、重慶)、華中(湖北、湖南、江西)、華東(安徽、江蘇),在上海市匯入東海(如圖二)。


圖二:長江流域示意圖。

  長江流域覆蓋中國大陸五分之一的陸地面積,養育中國大陸三分之一的人口,也是全世界「運輸量」最大的河流。
  請注意那三個字:運輸量!
  長江自古就是中國重要的水上交通大動脈,擁有「黃金水道」的美譽。再加上當年中日海軍戰力比為懸殊的「24:1」,因而航行在這條橫貫東西的水上高速公路,日本海軍可說是「如入無人之境」!
  更別忘了,長江是「內陸水域」,兩岸的岸防設施薄弱。
  如果能以日本海軍做前導,運用長江水系大動脈,先攻取長江出海口的松滬地區(上海市一帶),然後快速溯江而上,數週內應可奔襲至華中,月餘即可奪取上游的四川、重慶,迅速從中突穿,有效癱瘓中國的指揮中樞,再施以政治上的威脅利誘,三個月內當可逼迫群龍無首的華北、華南、西北蒙疆束手投降!
  「由東向西」的大戰略如果成功,日本勢力範圍便如圖三(中央紅線就是上海到重慶的長江航線)。


圖三:由東向西的中央突穿戰略。

  試看圖三,如果抗戰之初真發展成這種態勢,你認為這對對日抗戰會有什麼影響?
  我可以肯定地說:中國必危如累卵!
  所幸中國人不笨,料到日本會出這一狠招。
  因而中日局勢緊繃之際,政府已將精銳部隊集結在上海外圍,蔣委員長同時密令勢單力薄的海軍執行「折劍鎖敵」戰術。
  所謂折劍鎖敵就是不惜自沉軍艦,藉以堵住長江關礙航道,防止日本船艦溯江而上。
  這中間又以武漢防衛戰至關重要。
  武漢位於長江中游,既有長江連絡東西,又有兩條鐵路貫通南北。南京陷落之後,政府雖說西遷重慶,然而從南京到重慶路遙道遠,政府根本沒有能力一次完成,因而大部分的機關、工業、學校等,必須以武漢為西遷的中繼站。


圖四:武漢是戰力西遷的中繼站。

  若是武漢在短時間內淪陷,中國「以空間換取時間、保存持久戰力」的大戰略將淪為空談。
  而遲滯日本海軍進攻的速度,給武漢更多緩衝時間的重責大任便由海軍官兵一肩扛起。
  海軍以有限兵力投入長江防務,拆除下游導航標誌,讓日本艦船失去導航參考;並卸下15艘老舊軍艦的火砲,配合商船、民船、鹽船等各類船舶自毀下沉;另因執行港防,計有34艘軍艦遭到日本優勢海、空軍擊沉。
  待無艦艇可用,官兵還編成四個布雷總隊,自製簡易水雷與漂雷,自行背負雷具,自製舟筏運載炸藥,滲透至敵後水域施放戰雷。執行任務時常與日軍巡邏兵力交火,官兵死傷慘重,但也造成日軍百餘艘舟艇中雷沉沒。
  綜觀抗戰期間,海軍負責守衛的長江各段要塞及雷區阻塞線,沒有一回或一處被日艦突穿,因而有效阻滯日寇溯江進犯的速度,確保政府戰力西遷、以空間換取時間的大戰略。
  也難怪抗戰中期蔣委員長曾讚譽:「海軍利用砲隊和布雷,遲滯日軍的長江行動,國軍沒有任何一種武器裝備可以發揮同樣的效果。」
  的確如此,海軍官兵英勇犧牲、將士用命,以折劍鎖敵戰術粉碎日軍溯江西進、三月亡華的美夢,並逼得日本不得不取消「由東向西」的大戰略,改採「由南向北」的一號作戰計畫。
  一號作戰計畫在打通大陸南北交通線──華北日軍向南攻擊之時,從印度北上的日軍集結於廣州,待兩軍會合再傾全力攻擊雲南和四川。
  後來一號作戰計畫的前半段雖然成功(全面打通北方滿洲國到中國戰場最南端的交通線),但誠如前述所言──陸戰曠日費時、極傷元氣,待南北兩軍會合,日本戰力已江河日下,再加上美國加入太平洋戰爭,終而導致中國取得對日抗戰的全面勝利。
  這段戰史絕非空穴來風。
  中華民國海軍司令部於今年出版圖文並茂的巨著──《海軍抗戰期間作戰經過彙編》(請參考相片一),以大量圖表、照片、文獻,完整記錄海軍在絕對劣勢下,犧牲全軍、戮力實現國家戰略的史實。


相片一:《海軍抗戰期間作戰經過彙編》。

  如今重讀這段歷史,我們應認知海軍不僅參加了抗日戰爭,以有限的兵力達成任務,對總體戰局也有決定性的貢獻與影響!
  際此紀念抗戰七十週年之時,除了緬懷陸軍與空軍的英勇付出,對那群默默無名、為國家犧牲奉獻的海軍先烈,國人是否也應給予正面的評價與衷心的感念?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