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輕重緩急》2012/8/17

  上一週談《張鳳強事件檢討》,真是讓我感慨萬千,進而引發本週的主題──輕重緩急!
  做事一定要分「輕、重、緩、急」;而達成這個任務的前提,是要能「看出」輕重緩急。
  首先你應明白,老闆和夥計看事情的角度是不一樣的!
  兩年多以前我參加故宮博物院的「文創營」(詳見《好心變惡果》),半年訓期結束,各公司要繳交結訓報告,是針對故宮文物所設計的文創產品。
  設計的產品只要通過審查,就可以進入故宮的紀念品銷售管道。
  這是商機。自然而然,我以為同學都想爭取更多的發表機會。
  沒想到,期末和故宮人員商討,他們限制各公司只能發表三件產品。
  而「件」的定義,是「外形」和「價格」都不能改變。
  例如設計一款玩偶,如果分「大、中、小」三型,對不起,那就是他們定義的「三件」。
  或是設計一款包裝紙,可是有三種不同花色,那麼即使售價相同,也是他們定義的「三件」。
  聽到這個限制,我感到大大不可思議。就好像我們參加長期集訓,馬拉松足足練了半年,最後卻限制我們只能參加五十公尺競走!
  我身為「班代」,在責任心的驅使之下,與故宮「力爭」的同時,也將訊息轉知其他同學,希望能獲得大家的支持。
  結果呢?
  同學們冷淡的反應令我相當訝異!
  當時我不明所以。
  今天明白了,因為我們的角色不一樣。
  我是本團隊的投資人,有點類似老闆的角色。
  老闆當然希望商機越大越好。
  可是其他同學呢?
  他們大部分是某公司員工,有的還是非常基層的員工。原本放假的週六,被逼得整天來故宮上課──單是這點就讓他們滿肚子鳥屎;如今受訓結束,還得繳交文創產品的設計圖──呸,不要說是「三件」,可能連「一件」他們都不願意!
  千萬切記:老闆在乎的事情,可能和夥計截然不同。
  同樣的道理,立場不同,看事情的角度就不同。而如果對方決定你的「成績」,那麼在行動以前,最好摸清楚對方的心底在想什麼。
  我擔任永嘉艦艦長時,有一次接受總部督察長室「航安檢查」。那天中午,督查組組長率領七、八位督察官登艦,其中一位和我極其熟識。
  我私底下問他:「操演的重點是什麼?」
  他悄聲,卻非常篤定地說:「你們操得越快,返港的時間越早,成績就越高。」
  原來如此!
  因為操演越早結束,督察官下班回家的時間就越早。
  那一天永嘉艦從離開碼頭,除了中間執行「指位拋錨」必須短暫停俥,我全程都保持「最高速率」。
  外行人或許不懂,但海軍必然明白,我這「全程保持最高速率」(包含進出港階段)在海軍可說是空前絕後。
  其他艦長做航安檢查,快的要四、五個小時,慢的十小時以上都有可能。
  猜猜看,我花了多久?
  永嘉艦從離開碼頭出港,在港外「小轉」一圈,到進港靠上碼頭,只花了短短一個半小時!
  掌握了「測裁官」的心態,後來有一年撰寫戰術總驗收「攻擊軍」的作戰計畫,我建議決戰階段的基本戰法如下:
  一、旗艦居中,前方二十海浬放一架直昇機,左、右僚艦各距十五海浬,三艦排成不太規則的橫隊。
  二、支隊以最高速率直撲敵營──不轉向、不迴避、不減速。
  三、除非「目視」接敵,所有單位保持無線電靜止。
  我擬定的作戰計畫示意圖如圖一。


圖一:攻擊軍作戰計畫示意圖

  這個作戰計畫的重點是:
  一、保證在「最短時間」之內找到敵蹤。
  二、保證在「最短時間」之內結束演習。
  優秀的夥計必定能設身處地為老闆著想:老闆在乎什麼?
  別忘了服務業的兩袋理論──把你的腦袋裝進顧客的腦袋,顧客的口袋才會進入你的口袋。

  輕重緩急的第二個考量,是行動之前應先想一想:
  一、成功的機率有多少?如果成功能獲得什麼?
  二、失敗的機率有多少?如果失敗又會失去什麼?
  我擔任成功艦副艦長時,有一年總部為了製作次年的「海軍月曆」,下令本艦隊支援海上實兵攝影工作。
  這任務的負責長官就是我的艦隊長。
  他膽大心細,以成功艦擔任旗艦居中,左、右僚艦各一(記憶中是諾克斯艦與陽字號),三艘戰艦高速併航在海面,一開始艦與艦之間相隔三百碼;後來看看感覺畫面不夠壯觀,又漸次減到一百碼(最終的編隊示意圖如圖二)。


圖二:三艘戰艦高速橫向編隊

  左右距離(海軍的術語叫「間隔」)一百碼,外行人或許不了解,但身為海軍的我,從頭到尾站在艦隊長身旁,著著實實為他捏了把冷汗!
  操演結束,返航時我發自內心地說:「報告艦隊長,我的膽子已經夠大了。可是,如果我是您,我絕不敢把間隔縮到那麼近!」
  他有點得意洋洋地問:「你怕什麼?」
  我分析道:「這三艘船只要有一個舵手一時失神打了反舵,不要五秒鐘,三艘船就可能撞到一起。」
  這種意外我在《敦睦遠航(二)》中談過,刻骨銘心啊!
  聽完我的分析,膽大如斗的艦隊長剎時變了臉色!
  我曉得他不是生我的氣,而是有點劫後餘生的驚嚇!
  明白了嗎?
  三艘戰艦高速航行在海面,間隔如此之近,目的是什麼?
  不就是為了讓相片「壯觀」一點?
  壯觀又如何,不壯觀又如何?
  然而,萬一出了什麼差錯,例如如我所說──某一艦的舵手一時失神打了反舵,讓全海軍最新、全國最關注的成功艦「受創」,不要說是少將艦隊長,我看連中將艦隊司令也會被「拔掉」!
  某些時候做某些事,行動之前不妨冷靜地想一想:成功的機率有多少?如果成功能獲得什麼?失敗的機率有多少?如果失敗又會失去什麼?
  「以大搏小」的事,即使成功的機率很高,也應審慎考量值不值得去做。
  沒有錯,以上兩點都十分現實,有點「汲汲營營」的味道。
  我在軍中服務的時候,長官心裡在想什麼,我當然看得出來。
  可是對不起,某些關鍵的時刻我的個性就是不容許我那麼做。
  例如有一次,某長官勸我不要對士兵太好,理由是士兵只服兩年兵役,對海軍不可能有感情,所以我們也無須對他們有感情。
  聽完他的訓示,我只想回答他:「放你媽的屁!」
  當然,我沒這麼說,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個性,那就決定了我們的命運。
  除了動腦筋想「老闆在想什麼」,是不是也應該花一點時間思考「部屬在想什麼」?
  另外,人生如果只考慮自己能得到什麼,人與人之間不會太勢利嗎?
  某些時刻不也應懷抱著「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的氣魄,那不正是我們之所以是「人」的原因?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