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以點擊面》2016/6/17

  前一週講「打蛇打七寸」,這話題讓我回想起一件往事。
  二十多年前我任職海軍總部,有一天為了討論某案子,我必須在會議中做專題報告。由於事先料到會出現反對聲浪,所以我盡可能搜集所有資料,再絞盡腦汁寫了篇「綿密完整」的簡報。
  會議當天簡報結束,某長官隨即站起身來,針對簡報內容中的一個論點提出質疑。
  聽完長官質疑,我毫不擔心,因為那只是我例舉二、三十項論點中的一個。
  就算有錯誤,還有其他二、三十個支持我的理由,不是嗎?
  卻不料接下來的會議,所有長官都把話題集中在這可能出錯的一項。
  直到那時我才發現,不管你舉出多少有利事證,只要被對手否定其中一個,那傳播出去的言外之義就是:你的每一個論點都可能站不住腳。
  我終於明白什麼是「以點擊面」!
  就如同使用手槍射擊玻璃——只要一粒子彈打穿一個眼,便可輕易破壞整面玻璃的結構。



  懂得「以點擊面」的對手實在精明、狡猾啊!
  我一直以為「以點擊面」是一個人的能耐,直到兩年前太陽花運動的一件小事,這才轉變了我的觀念。

  太陽花如火如荼期間,我寫了篇《我看服貿》,內容被許多網站轉載,多數讀者也認為那是一篇客觀的文章。
  然而,我也看到一位網友的負面批評,只有簡簡單單三句話:光看他稱對岸為「大陸同胞」,我就知道文章內容了,這種傾中文章不必看啦!
  也就在看到這批評的一刻,我忽然體會「以點擊面」是一個人的缺點,而不是能耐。
  當然是缺點。
  別人辛辛苦苦說了很多,你只逮到其中一句你「自認」出錯的話,接著便把兩耳一關,再也不聽其他內容!

  正如同那位批評我的網友,《我看服貿》是一篇一萬多字的文章,只因為在開頭看到一句他不爽快的用詞——大陸同胞,便全盤否定整篇文章的價值!
  不過,對這位網友不滿的同時,我也赫然警覺:我不具備同樣的毛病?
  你沒嗎?
  如今這個社會,我們是不是都太主觀、太自以為是、太自我膨脹了呢?
  果真如此的話,我們該如何面對?
  首先,別人解釋什麼的時候,我們應耐著性子、冷靜地傾聽別人所有的講話內容。
  即使對方的說法不如你意,也請試圖站在對方的立場想一想他為什麼這麼講?
  不過,由於人人習慣自我膨脹,我們身邊存在許多長舌婦與長舌公,話匣子打開便沒完沒了。
  也因此,我們應深自警惕,當輪到我們解釋什麼的時候,務必掌握「針對話題、長話短說」的兩大原則。
  別看「針對話題」這小小的要求,請仔細觀察那些長舌婦與長舌公,他們說話的時候十之八、九具備「話題東跳西跳」的毛病。
  講話的時候不要東扯西扯,請針對話題,而且要留意聽者的表情,一旦出現不耐煩、失去注意力的神色,你就應強迫自己在幾句話之內結束談話。



  很少人有耐性聽別人「獨白」五分鐘以上。
  特別是雙方爭執的時候,可能讓對方獨白一、兩分鐘的耐性都沒有。
  除此以外還要注意,對於重大爭議,要避免陳述「沒把握」的理由。
  不然就不要講,講就要講斬釘截鐵,自己有十分把握的事證——換個角度看,這就是前一週所講的「打蛇打七寸」。

  明白接連兩週話題的關聯嗎?
  輪到你解釋的時候,請把握「打蛇打七寸」的精神。
  輪到你聆聽別人解釋的時候,請有點耐性,不要表現出「以點擊面」的毛病。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