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打靶》2014/2/28

  進入軍校以前,我誤以為軍校學生終日與槍炮為伍。
  沒想到讀了七年軍校,只有在陸官入伍受訓時,曾經有實彈打靶的經驗。
  是的,海軍官校整整七年的學生生涯,我從不曾使用真槍,進行過一次實彈射擊。
  因而入伍訓練的實彈射擊,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相信每一個入伍生都記得,當年在南台灣的盛暑之下,大夥頭頂鋼盔、鼻尖滴汗、身子趴在黃土地上進行射前訓練的苦事。
  簡單的「吸氣、閉氣、扣扳機」,我們是反反覆覆練了又練。
  記得有一天,可能是練煩了,為了增加眾人的學習樂趣,排長特別安排「射擊立姿」比賽。
  所謂「射擊立姿」如圖一。


圖一:射擊立姿

  比賽就是一動不動地保持這個姿勢,看誰持續的時間最久。
  相信你也看得懂──與其說是「比賽」,其實在「整人」。
  沒辦法,那就是入伍訓練。
  排長挑了三名參賽者,分別來自陸、海、空三軍官校。
  因為是整人,理所當然地選了平日最調皮搗蛋的入伍生。
  海軍官校的代表是我。
  空軍官校的代表是汪旋周。
  知道誰是汪旋周嗎?
  他是現今總統府侍衛長。


相片一:總統府侍衛長汪旋周中將

  當年參加射擊立姿比賽時,誰想得到那個調皮搗蛋的入伍生會有這麼一天!
  也因為我們都屬於調皮搗蛋的個性,入伍受訓時就建立了不錯的交情。
  後來我退伍,汪旋周就讀位於龍潭國防大學的戰爭學院,有一天還就近到我家晚餐。
  後來看到他一路高升,甚至當上馬總統的侍衛長,我很為他高興。
  除了我和汪旋周,陸軍官校的代表是「谷伍生」──非常特殊的名字。
  因為入伍受訓時,和長官講話要先報自己的「身分」和「名字」,因而常聽到他扯開喉嚨高喊:「入伍生谷伍生報告,……」
  我們三個分別畢業於三軍幼校,那時被連上某些長官戲稱是「幼校三惡霸」。
  射擊立姿「整人賽」就由我們三個人參加。
  後來我得到冠軍。
  說「冠軍」當然是自抬身價,其實就是身體比較強壯,一動不動的姿勢撐得最久。
  而且記憶之中,他們兩人放棄之後,我一個人還撐了很久。
  由此可見,我學生時是何等孔武有力!
  那種「吸氣、閉氣」、一動不動的姿勢對我是易如反掌,再加上我年輕時熱愛運動、極少看書,因而視力獲得極佳的保護(至今雙眼裸視仍有1.5的實力),以致後來實彈射擊得到「滿靶」的成績。
  所謂「滿靶」就是十發全命中。
  那可不容易,因為射擊距離足足有三百碼,目標(人形靶)看起來小如一粒綠豆。
  我們這班有十二名班兵,射得滿靶的只有我一個。
  其他若能射中五、六發,已經是不錯的成績。
  也因為我射得準,後來入伍生連隊的射擊比賽(每個入伍生都要參加,每人射擊十發),在班長的掩護下,我除了代表自己,還頂替其他五個班兵下場比賽(我排第一,再依序頂替排在第三、第五、第七、第九、第十一的班兵)。
  我總共射擊六次。
  猜得到六十發子彈我命中幾發嗎?
  五十七發!
  也就是三個滿靶、三個九發──這是很不得了的成績啊!
  射擊比賽結束,我感覺自己走路都有風。
  從此之後,我很清楚自己極適合擔任狙擊兵。
  可惜海軍沒有狙擊兵,我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直到畢業後第三年,我擔任玉山艦兵器長,負責訓練一三一艦隊參加「國軍運動大會」的選手,才再次發揮了這項專長。
  我們參加乙組比賽,包含空軍九個連隊、海軍六個艦隊,總計十五個單位的團體競賽。
  比賽項目只有三項,分別是兩百公尺武裝泳、三千公尺武裝賽跑,以及一百碼實彈射擊(每人射擊六發)。
  有了入伍打靶的經驗,我依樣畫葫蘆,先從「吸氣、閉氣、扣扳機」的射前訓練開始,等到基本動作都落實了,才帶著眾人到陸戰隊的步槍靶場進行實彈射擊。
  第一次對著百碼之外的人形靶,大小有如一粒花生,比陸官三百碼之外的綠豆大了許多,以為不會有什麼問題,沒想到一陣砰砰槍響之後,成果卻是令人慘不忍睹。
  許多選手一彈沒中,少數能命中兩、三發都算不錯的成績。
  不得已,我親自下場示範,卻也只命中三發。
  那時我還暗自慚愧,以為年久未練,射擊技巧生澀了。
  其他官員則建議繼續落實射前訓練,然後多找機會到靶場射擊。
  只要勤練苦練,必有練出頭的一天!
  理論是如此,然而事後我左思右想,越想就覺得越不對勁。
  射擊距離只有一百碼,六十多個人,居然沒有一個人射得滿靶!
  全都眼花看不準嗎?
  怎麼可能?
  難道是槍的問題?
  為了澄清疑慮,我令眾人自製靶紙──使用粗鐵絲繞著彈藥箱圈成方形,上面貼一張A3白紙,正中使用五元硬幣(跟現今五十硬幣大小差不多)畫一個圓,圓的內部再塗滿紅色。
  不太大的方形靶紙,在海軍危險品碼頭附近的「手槍靶場」,射擊距離僅十餘公尺。
  距離如此之近,除非是瞎子,步槍子彈絕無可能打到靶紙之外。
  這就是「校準射擊」──每人射擊三發,再取彈著的平均中心進行槍支「準心調校」。
  第一次校準射擊,我親自帶頭示範。
  我隨手拿了一把步槍,裝上彈夾,趴在射擊位置,瞄準不遠處的靶紙。
  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吸氣、閉氣,扣下扳機射出第一發子彈。
  只見靶紙上面那粒不太大的紅圓,在槍聲之後,正中央出現一小粒黑點。
  距離不遠,即使站在原地大家也都看得一清二楚,以致情不自禁齊聲發出「哇」的讚嘆。
  我才暗暗得意,卻不料第二聲槍響之後卻不見彈著!
  怎麼會錯失那麼大的一張靶紙呢!
  我定了定神,緊接著再射一發,卻也不知射到哪兒去了?
  實在是很丟人,因為先前我還跟大夥吹噓自己入伍受訓時的打靶成績。
  今天是怎麼回事呢?
  我滿腹狐疑站起身來,大步走向前,直走到達靶紙之前才看清楚,原來是三發命中在同一個位置。
  三個彈孔有很小很小的差距,遠看是一個圓,近看才確定是三個彈孔所留下的痕跡。
  果不其然是神射手啊!
  那一刻,你說我有驕傲就有多驕傲。
  瞧見如此精準的結果,大夥無不躍躍欲試,經過半天在手槍靶場的校準射擊,接著再到步槍靶場,成績果然是突飛猛進。
  如果槍支沒問題,剩下的就是熟能生巧──多多到步槍靶場進行實彈射擊。
  很簡單的道理,但幾次到步槍靶場射擊之後,成績卻穩定地慢慢往下掉落。
  大家都迷糊了!
  迫不得已,我再次帶著眾人回到手槍靶場,重新進行校準射擊。
  這次射擊,每個人射出三發子彈所形成的「三角形」都不大──顯示射擊技巧進步了,然而平均彈著和靶心都有一段不小的偏差。
  這證明了什麼?
  我們使用的槍支老舊,準心不單不準,即使調校回去,久了也會因震動而產生偏差。
  原來海軍使用的步槍都接收自陸軍淘汰的老舊槍支,機械年久失修、多有磨損、間隙大,經過激烈震動便會偏離原位。
  而射擊產生的後座力就是激烈震動。
  發現了這個事實,我減低步槍靶場的射擊次數。只在正式比賽當日,清早帶著眾人前往手槍靶場進行校準射擊,然後把「準心」附近的機件鎖死,每個人再小心翼翼捧著自己的步槍,像照顧心愛的女朋友一樣,直到趕赴靶場參加正式比賽。
  那一天,我們就靠著這一點小小的技巧,得到「出類拔萃」的射擊成績。
  也因為遙遙領先其他單位的射擊成績,我所代表的一三一艦隊獲得當年乙組競賽的總冠軍。
  事後碰到其他參賽艦隊的帶隊官(都是艦長,遠比我當時要資深),幾乎個個都懷疑我們作弊,否則不可能獲得如此高的成績。



  這段往事能帶給我們什麼教訓?
  遇到困難或遭逢失敗的時候,單單埋頭苦幹是沒用的。
  就如同當年射擊比賽,大部分單位都是勤練苦練,練得遠比我們要辛苦。
  可惜,他們不懂得從失敗的經驗中找出疑惑;然後,更重要的,要想出一個科學的方法證明心中的疑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