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敦睦遠航(下)》2011/1/21

  七八敦睦支隊到達南非,先後訪問德班、伊麗莎白,以及開普敦三個港口(圖一)。每個港口停靠兩、三天,再加上中間轉航到次一港口的航程,總共耗時十一、二天。
  到達南非第一天,我第一次打國際電話回家,老婆脫口便說北京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
  聽她的口氣十分擔心,好像要爆發世界大戰。
  等問清楚什麼是六四天安門事件,我毫不憂心地保證道:妳放心,事情到此結束。
  何以如此篤定?
  中國人不像韓國人那般強悍,遇到艱難險阻,會識相的知難而退。
  六四天安門事件從發生到結束,我全都在海上航行,完全不清楚過程。等回國以後再去關心,已風平浪靜。
  訪問南非的三個港口都屬於現代化城市,而支隊官兵又沒有機會到鄉野,一覽非洲的原野風光。也因此,假如你問我對南非的印象,我覺得很現代,剩下的就只有逛街、血拚,以及大吃美食。


圖一:訪問南非的三個港口

  南非的物價太便宜了!
  第一天外出逛街,中餐時走進一家五星級飯店,坐在非常氣派的大廳,點的是「龍蝦全餐」,看菜單的價格只折合台幣一百元,心想這是什麼龍蝦啊?
  那時候在台灣買一隻活龍蝦,如果大一點,起碼要七、八百元。
  一百元的「龍蝦全餐」,可能好嗎?
  沒想到,服務生送上來好大一隻龍蝦,看肉質也很新鮮,再加上品質不差的沙拉、湯、麵包、甜點,這一餐在台灣要多少錢啊!
  有了這次經驗,後來在南非不管到哪裡用餐,我都找最好的餐廳。
  有一次在百貨公司,聽從售貨小姐的建議,中餐前往附近最負盛名的西餐廳,點了最貴的「牛排全餐」,也只要台幣一百元。
  這一百元花得真是值得──餐廳裝潢典雅、氣氛迷人,牛排很大,旁邊的配菜既豐富又好吃。
  走遍天涯海角,我從沒吃過這麼「豐盛」的牛排全餐。
  回到船上,經過我一陣鼓吹,十幾個官員當晚就隨著我到這家餐廳用餐,每個人都說好!
  不單是吃,管他什麼東西在南非,全都便宜。
  例如國際知名品牌的西裝、皮箱、化妝品、香水……,幾乎都不到台灣賣價的一半。
  更別說南非特產,什麼葡萄酒、皮衣、獸皮……,差價更大。
  我敢保證,不管是誰,那年頭到了南非,都會竭盡所能地瘋狂血拚。
  七八敦睦支隊是海軍第三次造訪南非,出發前大家就了解南非的物價,遠航官兵都是有備而來。
  至於南非方面,也有充足的準備。
  銀行在碼頭就派了一輛兌換外幣的專車。
  地區的百貨公司為了方便官兵,除了提供免費接送巴士,並增加華語內容的廣播。
  大的、重的貨物,例如酒、冷凍食品,只要填好購物單,商家就會把物品送到船上。
  我這一生,從不曾有一個時段,在短短的幾天之內採購那麼多的物品,什麼西裝、皮衣、皮箱、化妝品、白蘭地……,買了以後不單不會心疼「花錢」,反而感覺在「賺錢」。
  至於南非特產鑽石,那更是官員必購物品之一。
  我沒例外,心中早就打定主意為老婆買一顆鑽石。
  為了圓滿達成任務,出發前我到書局買了本《鑽石世界》(相片一),枯燥的航行中只要有時間,我就躺在床上研讀那本寶典。
  空間時間實在太多了,厚厚的三百五十頁全讀完了,也真讓我讀出了點心得。
  最起碼和商人對談的時候,我能講幾句「行話」,以及像行家一般做出檢驗鑽石的動作(如相片二)。
  真看得懂嗎?
  對不起,那只是擺個架子,裝行家。
  不過呢,看得懂看不懂並不重要,因為每顆鑽石都附了保證書,上面清楚寫著這顆鑽石的重量,以及「色澤、淨度」的等級。
  擺個樣子裝行家,是為了殺價。
  這一招很有效。
  後來船上所有官員想要買鑽石,幾乎都找我幫忙。
  保守估計,經由我檢驗買進的鑽石,至少在台幣五十萬元以上。

相片一:這是我當年研讀的寶典 相片二:這是檢驗鑽石的標準動作

  我也不負老婆的期望,買了一顆零點六九克拉、D色澤(藍白色,最高等級)、VVS1(淨度的次一等級)的裸鑽,足足花了我一千兩百美元。
  是貴或便宜,我全沒概念,因為自那次以後,我再也沒接觸過鑽石。
  回台又花了一萬多元(台幣)配了戒座,這才成了完整的鑽戒。
  說一句題外話。剛才好奇,上網查資料,類似鑽石的售價如今要美金四千三百元。
  相隔二十年漲了三點六倍,還算不錯的投資吧?
  前面盡講血拚,好像我們什麼正事都沒幹,也不對。
  靠泊開普頓港的第二天,支隊離開南非的前夕,為了感謝南非軍方熱誠的招待,兩艘旁靠的驅逐艦在「飛行甲板」舉辦聯合酒會。
  來賓都是南非地區的「中階」軍士官。
  高階長官去哪了?
  都去參加南非官方舉辦的晚宴。
  這一晚,因為艦長與副長外出,酒會現場就由我負責招呼。
  這是我今生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負責的「外交事務」。
  艦長交付我任務時,本來還想推辭,但實在是言語溝通的關係,這才不得不硬著頭皮上陣。
  本來以為只是「形式」一下──擺十幾道中式茶點、搬幾箱啤酒,大家禮貌互敬幾杯,一個小時就結束。
  沒想到,由於我的熱情,場面越喝越熱鬧。
  酒會六點開始,進行到七點多,瀋陽艦的客人全因我們船上熱鬧的氣氛,紛紛轉檯到本艦。
  八點之前,瀋陽艦的酒會現場已經淨空,我們的人潮卻越來越盛。
  只見會場笑聲不斷、喝采聲不斷,主客雙方擁抱的畫面不斷。
  這一切成果,我只是一個「引」,主要的功臣得力於台灣啤酒。
  由於客人的人數越來越多,主客人數比嚴重不均,我就通知本艦陸續收假的官兵,只要能講上幾句英語,全數加入酒會的行列。
  那一天真是熱鬧啊!
  直到十點多,到了艦上官兵睡覺、酒會必須結束的時刻,我才趁著酒興跳上桌子,即席發表了一篇外交祝福詞。
  我喝酒喝到七、八分,英語流利七、八倍。
  再喝下去,過頭了,醉了,也就講不出來了。


相片三:這張相片攝於南非伊麗莎白港

  所幸那晚剛好喝到七、八分。
  一番流利、動人的祝福詞說完,現場掌聲如雷,有的客人幾乎要落淚,大家這才相互擁抱、互道珍重再見。
  第二天早上,當我坐在官廳,頭腦完全清醒時,艦長以十分訝異的口吻說:「老兵,你們昨天晚上喝了六十多箱啤酒啊!六十多箱,知不知道多少罐?一千六百多罐啊!」
  我聽得出艦長的口氣,他完全沒有責怪的意思,反而是佩服。
  坐在旁邊的副長也在笑。
  副長用笑容告訴我:幹得好!
  相片三就是當時綏陽艦的主要官員。從左到右,分別是作戰長楊照奎、副長韓彬、艦長王祖濤,以及最右邊那位是誰呢?
  廢話,當然是我囉。
  離開南非,又熬了二十七、八天才回到新加坡。
  艦長沒有食言,一如來南非時所做的承諾,帶領全艦官兵前往Palm Beach用餐。
  那日中餐先開五桌(晚上當值的官兵),晚餐再開二十五桌。
  晚餐時幾乎全艦官兵都到齊了,現場氣氛之熱絡,是我海軍生涯中難得一見的場面。
  飯吃到尾聲,酒酣耳熱之際,我們那位海派的艦長豪情大發,竟然當場宣布全艦官兵放假到第二天早上!
  聽到這消息,士兵興奮得鼓掌吶喊,官員則嚇得酒醒了一半。
  第二天早上支隊要啟航離開新加坡,如果有士兵收假不到,我們是走還是不走呢?
  不單是我擔心了一夜,可能船上大部分的官員都擔心了一夜。
  萬幸的是,第二天早上收假時,全艦官兵都到齊了。
  講起這些往事,好像才是昨天的事。可是掐指算算,居然是二十一年前的陳年舊事。
  這是一段令人懷念的陳年舊事。
  退伍這些年我到過許多國家,遊歷過無數名勝景點,沒有一次的印象能夠和南非遠航相比。
  為什麼?
  因為它「甘、苦」的差異過大,一冷一熱,實在令人難忘!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