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我看服貿1》2014/3/28

  首先要謝謝我的大兒子,最近十天他提供我許多「反黑箱服貿」資訊,讓我清楚了解許多國人反對的原因。也因為他站在反對的一方,因而讓我決定親自下海,認真研究服貿到底在說什麼、社會反彈的力量為何如此強大,以及我所認為正確的認識又應該是什麼。
  當然,我心中的「正確」或許仍有錯誤,畢竟服貿牽涉太廣,內容太複雜,所可能造成的影響更因目前看不到結果而見仁見智。
  未正式簽署執行,用結果檢驗它的成效以前,支持者或反對者永遠都是各說各話、難有交集。這就是台灣目前的悲哀──內鬥不休、相互掣肘,因而讓我們的經濟日漸滑落、薪水倒退十五年!
  關心台灣前途以及你自己未來的年輕朋友,這篇文章你不可不看。不過在看之前,希望你拋去主見、放空思想、平心靜氣下來。

壹、爭議背景

一、什麼是兩岸服貿協議


  完整的名稱是《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以下簡稱「服貿」),是依據《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第四條所簽署的服務貿易協定。目的是加速市場自由化,減少雙方關稅以及法令障礙,並提供投資者法定保障,使能擴大兩岸合作市場的廣度和深度。
  國與國之間進行經濟區域性整合,是現階段全世界的趨勢,否則會被國際市場邊緣化。當然,如果這不是有關兩岸的協議,好比說台灣與日本、韓國、新加坡,或是美國之間的服貿協議,我相信今天不會有任何人對它提出強烈的質疑。
  因而爭議的關鍵在「兩岸」!

二、服貿協議的內容

服貿協議包含三個部分:
  1. 本文 (11頁):計24條,為一般規定與通則。
  2. 附件一 (37頁):特定承諾表,詳列哪些行業開放,以及開放到什麼程度。這是實質內涵,也是爭議最大的焦點,其內容包含:
    1. 前16頁為台灣對大陸的承諾。
    2. 後21頁為大陸對台灣的承諾。
  3. 附件二 (3頁):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也就是對投資者的「資格限定」。
  上述內容我全都仔細看了。如果看不懂就反反覆覆地研究,也因而不長的51頁,我足足研究了一整天。寫作過程中又不時回頭查對,目前大約看懂了七、八成。
  雖然只看懂七、八成,但從附件一可知,大陸對台灣開放80項,台灣對大陸開放64項──大陸開放的項目較多,條件也比較寬鬆,因而對台灣而言,這是一個利大於弊的協議。

當然,這要基於三個前提:
  1. 兩岸競爭力相當。
  2. 北京是值得信任的政權,簽署的協議不會受政治力影響。
  3. 大陸對台沒有併吞的惡意,先是放送利多,後再以商逼政。
三、服貿簽署流程

(一) 原始文件如何產生?
  1. 翻譯外國類似文件。
  2. 參考本國類似協議。
  3. 海基會承辦參謀草擬初稿。
  4. 海基會邀請學者與專家針對初稿進行討論與修訂。
(二) 談判與審查過程:
  1. 兩岸兩會談判:獲得共識後再由雙方代表簽署草約。
  2. 海基會將簽署草約送交行政院。
  3. 行政院簽核同意,再送交立法院審查。
  4. 立法院審查過程如下:
    1. 程序委員會:決定何時排進院會議程討論。
    2. 一讀:僅朗讀議案「標題」,之後分兩種狀況:
      1. 審議案:送相關委員會審查。審查會可邀請相關政府官員列席備詢、社會人士出席表達意見;若影響重大,可在審查會召開之前舉辦公聽會,邀請正、反相等比例之政府官員與社會有關人士出席表達意見。
      2. 備審案:直接送交二讀。
    3. 二讀:深入討論、修正、重新交付委員會審查、撤銷、撤回等(此次立院爆發衝突,進而引發學運,即在此階段)。
    4. 三讀:除發現議案內容有互相牴觸,或與憲法、其他法律相牴觸者外,只得進行文字修正。
  5. 海基會提交兩岸兩會簽署、執行。
四、審查所需時間

  許多朋友說(例如我的大兒子),如此重大協議,政府審查太倉促,別人美韓類似協議反覆討論了八、九年……云云。
  我們到底算快還算慢呢?
  前述(二)「談判與審查過程」,通常只有1.「兩岸兩會談判」最耗時費力。因為此談判雙方立場不同,各自為己爭取權利,自然會發生討價還價、互有退讓、互有所得的情形。
  至於其餘審查與討論,由於參與者都是「自家人」,理論上爭議不應太大,耗時也不會太久。也因此,服貿談判所需時間,通常由「兩岸兩會談判」的進展所決定。
  如果雙方都各有堅持,一談就是八、九年就有可能。
  可是,如果一方基於「大哥」的心態而心存讓利,更或是另有所圖,談判的阻礙就會大減。
  另外,雙方代表一旦簽訂草約,後續「國內審查」若改變原文內容,理論上就得重啟兩岸兩會談判。

  至於此次服貿談判與審查的時程又如何呢?
  1. 2010年6月29日:兩岸簽署ECFA,再依ECFA第4條「服務貿易」規定,得於生效後六個月內就協議內容展開磋商。
  2. 兩岸經貿業務主管於2011年3月展開服貿磋商,前後歷經2年3個月,2013年6月21日簽署草案。
  3. 6月27日行政院將簽署草案送交立法院。
  4. 立院審查過程如下:

    1. 7月30日,服貿交付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等8個常設委員會聯席審查。
    2. 8月5日,朝野黨團同意服貿審查之前要召開20場公聽會,其中國民黨江啟臣已籌辦4場,另國民黨張慶忠籌辦8場、民進黨段宜康籌辦8場。
    3. 2013年10月,國民黨負責的12場公聽會皆已辦完,民進黨負責的部分則進度緩慢。12月20日雙方協商達成共識,公聽會必須在今年3月10日前完成。
    4. 2014年3月10日,如期開完20場公聽會,國民黨準備推動實質審查。朝野掀起排審爭奪戰,內政委員會召委、民進黨立委陳其邁搶先在12、13日排審服貿,朝野數度衝突,議事空轉。緊接著國民黨立委張慶忠排定17日、19日、20日等3天4次會議,密集審查服貿。
五、學運起因
  1. 國民黨立場:

    1. 協議草案已送交立院9個月,期間召開20場公聽會,有上千位學者專家、工商界業人士參與討論,然而最後的審查進度幾乎在原地踏步,顯見民進黨刻意拖延,毫無審查的誠意。
    2. 民進黨對協議內容沒有具體明確的意見(僅少數條文修正了幾個字),卻夾著意識形態全盤否定服貿。
    3. 重大政策必然有利有弊,不可能照顧全體。服貿是利多於弊,國家未來經濟之所繫。
    4. 服貿不過便會中斷兩岸兩會其他談判,影響至深且巨。

  2. 民進黨立場:

    1. 國民黨仗恃是議會多數,不尊重少數的意見,企圖靠表決強行過關。
    2. 雖然召開20場公聽會,但全部流於形式,根本是政府的政策宣導會,決策完全不聽民意。

  3. 17日審查會,朝野黨團為搶攻主席台數度發生推擠衝突,會議主席張慶忠一度被推倒在地。混亂中張慶忠以麥克風宣告開會,並說服貿審查超過3個月,依法視同已審查,送院會存查,並宣布散會。

  4. 倘若民進黨這時沒繼續抵制,國民黨又堅持服貿是「備審案」,學生未發動學運抗爭,行政院的確可以依據「審查超過3個月,依法視同已審查」讓服貿過關。

  5. 如今爭議的「法律焦點」在服貿是「備審案」或「審查案」?針對這問題,兩方都可以搬出一堆法律名詞支持自己的論點,而這問題也像如今所有發生在台灣的重大議題一樣──越爭越對立、越辯越迷糊。廣大的群眾,不是被雙方的解釋弄得昏頭八腦,就是選擇相信自己立場支持的一方。
六、政府犯了什麼錯

  溝通不良是最大的錯誤。
  不過,相信政府也有話說:溝通必須和有「誠意」的一方進行。請問民進黨過去9個月的作為,有表現出審查的誠意嗎?繼續和民進黨溝通下去,又可能溝通出什麼結果?
  這解釋似乎有理,但對於政府的蠻憨,我還是要講幾句話。
  首先,那20場公聽會是否真的只是流於形式?
  我不乏和「公務員」對陣的經驗,他們之固執、之僵化、之高高在上、之缺乏誠意聆聽民意……,不身歷其境很難體會。試問辦了20場公聽會以後,政府可曾因為某人說的某一句話,修改協議內容的某一個字?
  如果一字都不曾更改,請問辦公聽會的目的是什麼?
  找人背書嗎?
  如此霸道,不參加公聽會也罷,越參加就會越火!
  再看3月22日江院長前往立法院,他面對面地和抗議學生溝通,瞧見當日他拿著麥克風的解釋,頓時勾起我在海軍的回憶。
  15年前,我擔任張騫艦艦長,海軍爆發某艦長在船上聚賭的醜聞,消息一經報導,全國嘩然,媒體群起圍而攻之,海軍當時的處境就像爆發洪仲丘事件時的陸軍。
  迫於無奈,海軍總部派我這位「敢說敢罵」的艦長參加某媒體現場叩應節目。當晚八點上節目,早上九點我被傳喚到海軍總部,幾位長官陪我進行了一天的「兵推」──模擬各種問題的回答。
  記得那時有一位高階長官叮嚀我:「不要理會別人問你的問題,就單純地、堅決地說出你自己的論點和看法。」
  我不明所以地反問:「這樣不是答非所問嗎?」
  那位長官解釋:「回答他的問題就中了他的計,被他的問題牽著鼻子走。管他問什麼,就說你準備的資料。」
  我點點頭,不置可否。
  後來我才知道,公家單位對類似訪談有「教戰守則」,好比說「比喻性的問題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不回答、未發生的問題不回答……」,林林總總十幾條,如今大部分的內容我都忘了。
  偏偏我不是「答非所問」的那種人。後來上節目,從頭到尾我都和來賓的問題針鋒相對。然而經過那晚說明,後來媒體對海軍的責難就此消聲匿跡。
  反觀江院長,在學運的熱頭上到立院和學生對話,他的表現只讓我想起海軍那位長官的叮嚀:不要理會別人問你的問題,就單純地、堅決地說出你自己的論點和看法。
  當天某媒體播出的新聞內容,主播配合剪接的畫面,強調學生領袖陳飛帆多次打斷院長的談話。然而後來透過網路,我看了全程轉播,學生給了江院長說話的機會,開始也讓他講了「不算短的時間」。然而院長只是在那兒自說自話,彷彿在進行政令宣導……,可能宣教不到十分之一,學生就再也聽不下去了。
  單看這段,我支持抗議學生,因為江院長沒有溝通的誠意。
  假如我是江院長,我會穿一條牛仔褲,穿一件隨便的夾克,融入人群,和他們進行一對一的問答。若要耍一點心機,就是不讓學運領袖掌控會場和麥克風,而是由我穿梭式地在現場移動,面對面讓學生依序發問,再針對問題一一回答。
  怕什麼?難道擔心哪一位學生比你更了解服貿?即便真被哪位學生指出錯誤,也沒關係,當場道歉,並保證在一天內回應學生的要求。
  不要當場說「不可能」,因為這是民主國家,決定權不在某「一個長官」。
  如果那天江院長如此處置,學生當晚會闖進行政院嗎?
  很可惜,江院長那天在進行政令宣導──這種善於說教的毛病,江院長不是政府高層的唯一吧?
  更典型的,毛病更嚴重的,是不是馬總統本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