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官斷十條路》2007/3/23

  最近讀《潛規則 》,〈身懷利器〉一章談到官員的「合法傷害權」和「合法恩惠權」,讓我不禁想到三一九槍擊案。
  這案子如今過了三年,距我寫〈三一九槍擊案可能的真相〉也滿週年。就算是週年感言吧,容我再老調重談,講講這個已經老掉牙的案子。
  先看《潛規則》說了什麼?
  明朝小說《二刻拍案驚奇》裡面有這麼一個故事。
  武進縣一位叫陳定的富戶有一妻一妾,妻姓巢,妾姓丁,兩個人常鬧氣。巢氏嘔氣生病而死,鄰里幾個平日眼紅陳家銀兩的好事之徒,便和死者的兄弟告官,宣稱人死得不明不白,要敲陳定一筆。
  死者的兄弟很樂意跟著敲一筆,便和那幾個潑皮講好,由他們出面,他躲在暗處做手腳,敲出錢來對半分。
  武進縣知縣是個貪夫,剛巧有個鄉親在這裡打油豐,未得打發,見這張狀子關係著人命,又曉得陳定是個富家,想從中得些好處,於是立時准狀,命陳定到官,不由分說,監在獄中。
  請注意這裡的選擇空間──這狀子可准可不准;准了之後拿來問訊,對陳定的申辯也可聽可不聽。在這兩個具有合法選擇空間的關口,那位知縣全選擇了最具傷害性的一頭──立時准狀,不由分說──而且誰也不能說他這樣做違背了法令,這就是官場的「合法傷害權」。
  卻說陳定入獄,趕緊託人把妻弟請來,讓他各方打點。破費了幾百兩銀子,各方都打點到了,特別是縣太爺的那位打秋風的老鄉滿意了,替陳定說了些好話,果然就放了陳定。
  這次釋放更充分體現了合法傷害權,或者倒過來,稱做「合法恩惠權」的牛皮筋一般的特性。
  沒想到那位妻弟嫌自己賺得不足,又追上知縣老鄉,把賄賂的四十兩銀子強討回來。奈何他低估了合法傷害權的伸縮性。老鄉回到縣府訴苦,知縣聽了勃然大怒,出牌重新問案,以「私和人命」的罪狀扣上陳定的妻弟。
  那位妻弟立刻出逃。陳定和妾被重新拿到官,「不由分說,先是一頓狠打,發下監」,然後下令挖墓驗屍。
  知縣是有了成心的,吩咐仵作(法醫)驗傷要重。
  仵作揣摩了上意,將無作有,多報的是拳毆腳踢致命傷痕。巢氏平時喜吃甜食,門牙掉落一顆,也做成了硬物打落之傷。
  根據仵作的驗屍報告,知縣判陳定「鬥毆殺人」之罪,妾則是「威逼尊長致死」之罪,各判絞罪。
  陳定請託幾位耆老說情,知縣一概不理。
  妾見兩個人都活不成,乾脆把罪過全攬在自己身上,寫了供狀,然後在獄中上吊自殺。
  這案子本來已經結案,如今因知縣要報復,竟可以把活人重新問成死罪。可見一位知縣合法地禍害他人的能力有多麼強!當時的人們對這種能力十分敬畏,把知縣稱為「滅門的知縣」,又稱「破家縣令」。
  細品這個故事中的利害關係,我們發現當事雙方承擔的成本與風險極不對稱。
  武進知縣的所作所為都是在執法旗號下進行。只要他說一句話,國家的暴力機器就按照他的意願開動起來,不用他個人支用一分一文。對付上面的審核,也有法醫的驗屍報告支持,應該說風險極小。他這種進退自如的處境,用古代民間諺語叫「官斷十條路」──

案情稍有模糊之處,官員的合法選擇就有十種之多,怎麼斷都不算錯。

  就是上面這段話,讓我深有感觸。
  從明朝到今天,年代橫跨了幾百年,社會風氣也有巨大的改變,然而「官斷十條路」這句話,卻似乎古今一同!
  雖說,現今刑事辦案有句名言──證據會說話──講得真是冠冕堂皇;經過三一九槍擊案才發現,那是一句屁話!
  什麼叫「證據會說話」?
  證據根本不會說話,而要由專案小組替證據說話。
  專案小組會怎麼說呢?
  那就是官斷十條路,完全由他們自由心證。
  舉個簡單的例子:李四闖進命案現場,瞧見死者躺在地上,張三手中拿了把槍──這現象證明了什麼?
  警方可以說張三是凶手。或是,由於李四沒有親眼看到張三槍殺死者,也可以解釋成張三是意外闖進現場,因好奇而拿起凶槍的無辜者。
  當然,第二種解釋存在許多不合理的盲點。而一個負責任的專案小組,必須找出「不太有盲點」的解釋。
  三一九專案小組對總統槍擊案的解釋呢?
  我在〈三一九槍擊案 可能的真相〉談過,他們的解釋有七大疑點──每一點都令人難以接受。再根據這七個疑點我左思右想,想出另外一種解釋,也就是該文所說「可能的真相」。
  仔細看「可能的真相」,假如你覺得胡說八道的程度是一,專案小組的解釋那胡說八道的程度就是十!
  為什麼?
  因為我的解釋遠比專案小組解釋的盲點要少。
  最起碼,我解開了那七個疑點。
  我很仔細地研究這個案子,也打聽侯友宜的為人,我不懷疑,也不相信專案小組在證據上造假。
  侯友宜是少年英雄,和我同年紀,去年就高升統領八萬警察大軍的警政署署長!
  打個比方,今天我是統領六萬海軍的海軍總司令,你們會如何看我?
  說侯友宜是少年英雄,絕不是給他戴高帽子。他是個聰明人,也非常努力,在官場爬得如此飛快,和他卓越的績效固然有關,更重要的,是他深通「揣摩上意」的官場文化!
  假如不懂這個文化,即使他有十倍的能力,也絕無可能坐在他今天的位置。
  不能怪他,更不要期望別人做聖人,只要在官場待久了,自然而然地會養成揣摩上意的習慣。
  三一九專案小組公布陳義雄是凶手的證據,我全都相信,只是最後的解釋令人無法接受。
  在所有可能的解釋之中,他們選擇了執政黨最滿意的一種。
  官斷十條路,真是古今一同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