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情這條路》2016/9/16

  今年三月我寫了篇《為退伍軍人講幾句話》,主要在說明當一名職業軍人犧牲了許多。而這些犧牲往往不為人知,或甚至自己都不清楚。
  文章登出沒多久,我的學長雷洵也寫了篇《也為我那個時期的軍人說幾句話》,同樣在抱怨身為職業軍人的不平,還特別講了幾段他交女友的經驗──原本你情我願,一旦他投身軍旅,結果不是女方變心就是女方的家長變心。
  這種「情」方面的痛,我深有同感,而且比雷學長更深、更痛!
  不過,我從來不曾提過。
  看了雷學長的文章,我思潮起伏,有股衝動想一吐為快。但這屬於私人領域,我本來不想談,直到最近接到友人傳來的網路資訊,它的標題是「四十年班雷洵學長對筆名『黃河』老弟的回應」,這才讓我下定決心,想要粗略地談一談當年如何走過情這條路。
  只能粗略地談一談,否則細講起來可以寫一本書。
  我外形不出色,算不上英俊之流,從小對追女朋友毫無自信。
  從兩點可以看出這種心態:
  如今活了近六十年,我從不曾搭訕任何一位陌生女孩,也不曾在確定某個女孩對我有好感以前,先行向對方吐露愛意。
  對於愛情,我自認是屬於保守的人。
  雖然保守,但我很專注。一旦認定某個女孩,都是一心一意、全心全力地付出。
  當然,這並不表示我一輩子對某個女孩都如此。
  有朝一日發現我們並不合適,我也不會猶豫,多半當機立斷向女友表達分手的決定。
  反之,如果女友先向我表達分手之意,不管她的理由是什麼,也不管當時多麼愛她,我絕無二話,站起身來調頭就走,而且從此永不回頭。
  我承認自己擁有「理性」大於「感情」的個性。
  這算是我的優點或缺點呢?
  撇開這些不談,在女孩眼中我還是有某一些優點。好比說外形雖然算不上英俊,但也不醜;身強體健(別想歪了)、個性樂觀風趣、能言善道、還有一點點的才氣……。
  再例舉下去就顯得自誇了,只好留下「……」,請你自行發揮想像力。
  總之,這一生雖少有女孩對我「一見鍾情」,然若和某個女孩長時相處,十之八、九會對我滋生愛慕之意。
  不幸我十五歲投身軍旅,四十二歲退伍,人生的黃金時段身邊都是以男性為主的軍中袍澤,因而很少女孩具備「長時和我相處」的條件。
  所以這一生也沒有幾個女孩對我表達愛慕之意。
  沒有幾個的意思就是也有幾個。
  那寥寥的幾個,幾乎千篇一律的結果都是:我們相愛,然而女友的父母討厭我。
  為什麼討厭我?
  因為我是一個沒有家庭背景、沒有前途的窮軍人。
  父母的反對有那麼關鍵嗎?
  如今年輕人很難理解,然而我們那個年代就是如此。
  和父母爭吵對抗,甚至帶著女友逃家出走,在當年都是令人難以想像的大逆不道。
  當然,也不是說一旦遇上父母反對,我們就拱手投降。只是我厭煩每次見面,女友告訴我她父母這樣、她父母那樣……,她父母如何如何讓她為難。
  遇到這種情形,通常聽了三次、五次,我心底就會打退堂鼓。
  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女友表現出破釜沉舟的決心。她和母親一陣激烈的爭吵,接著大哭而去,然後隨著我亡命天涯。
  我的天涯沒多大,逃亡沒兩、三天,只得乖乖帶著她回到僑愛新村。
  她母親是不輕易妥協的那種人。女兒逃家當晚,她連忙通知在國外工作的先生。幾天後先生回國,兩個人從高雄趕到桃園,找到我位於僑愛新村的家,進門就是一陣數落、責備,連帶把我父母教訓了一頓。
  你絕對無法體會我當時的心境。
  女朋友南部的家,是一棟位於市區,占地近百坪,獨門獨院別墅。
  我的家只是眷村的一小間破爛房。
  想想那畫面:她父母衣著華麗來到我家,點著我父母的鼻頭大呼小叫。
  那種瓊瑤式小說情節,的的確確發生在我身上。
  講起來不過就是幾句話,聽起來似乎還有一點令人神往,然而身處其間卻是心如刀割!
  幾乎這一生我不曾有一次,能夠以「男朋友」的身分堂而皇之進出女友的家。
  也因此,有一陣子我對婚姻抱持非常悲觀的態度。
  歷經幾次失敗,我難過地告訴自己:我只能找一個她很愛我,但我不太愛她的對象。
  再講白了,就是降低女友的條件。
  很不幸,那段日子朋友介紹一位女孩和我認識。
  我們僅僅交往三、四個月就進入「討論婚嫁」的地步。
  然後突然有一天,午夜夢迴的一刻,我後悔了!
  她是我這輩子傷得最重的一位女孩。
  也唯有經歷這件事,我深深體會「寧可人負我,不可我負人」這句話的真諦。
  因為「人負我」的傷痛如果是一,「我負人」的傷痛至少是三,是四!
  講到這,你應明白情這條路我走得十分艱辛。
  所幸後來遇到老婆。
  第一次見到她,是同學結婚時我擔任伴郎,老婆是婚禮攝影。
  瞧瞧相片一,那就是老婆當年的工作成績。


相片一:看得出誰是三十四年前的我嗎?

  就在那次婚禮,我對老婆動了追求的念頭。
  兩人交往之初,她是台大碩士生,緊接著又考取教育部博士公費留學獎學金,她的父母則在桃園市的鬧區開銀樓。
  我呢?
  身無分文存款,看不出丁點前途的窮軍人。
  可以想見,她父母是如何反對我們來往。
  所幸她的個性十分獨立,和父母理性溝通的過程中,從不曾跟我抱怨過什麼。
  別說婚前那一年多,即使結婚至今,超過三十年,她也從不曾跟我抱怨過什麼。
  也因為如此,我們順順利利成婚,並安安穩穩過到今天。


相片二:結婚時我為老婆戴戒指的畫面。

  可以這麼說:情這條路,開始我走得十分艱辛,後來十分平穩。
  不管艱辛或是平穩,如今年近六十,回首來時路,我感激每一位曾經陪伴我走過情路的女朋友。
  因為妳們的存在,讓我擁有一段美好的人生!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