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沉淪的惡島》2013/2/8

  我實在不想寫這篇文章。
  上週和家人吃飯,我情不自禁談到這話題,老婆和兒子聽了以後都鼓勵我寫出來。
  受到家人鼓勵,我還是不想寫。
  因為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的心情必定不好,讀友看了也不會愉快。
  讓人不愉快的事,何苦去做呢?
  直到最近不斷看到「誰對誰嗆聲」的新聞。
  我越來越感覺台灣形成了一種文化──講話大聲的、敢站起來嗆聲的、積極爭取的,他們才是台灣的主流民意,他們才會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
  何曾幾時台灣沉淪到這個境地?
  這種「我是老大」、完全不尊重別人的惡質文化,最終受害的是誰?
  記得大約二十年前我擔任成功艦副艦長。
  為了鼓勵優秀人才投入二代艦(成功艦是海軍第一艘「二代艦」,先前從美國租借的舊船稱「一代艦」),海軍特別調高二代艦的海勤加給,從原本的九千元一下子加到兩萬七千五百元。
  如果再加上本薪,那時我們船上一個服志願役的中士,月薪大約是五萬兩千多元──誘不誘惑人?
  薪水或許不高,但你知道「中士」的年紀有多大嗎?
  大約就是十七、八歲──以他的年紀、能力、經驗,五萬兩千多元的薪水算是「極高」的吧?
  這麼高的薪水,當年他們服完役期,繼續留營的比例卻很低。
  低到後來海軍總部不單把「志願役留營人數」當成艦長政績的一項,每留一名還頒發船上一千元獎金。
  即使如此,絕大部分服完役期的士官還是選擇退伍。
  為什麼?
  除了社會上的生活自由,更重要的是當時有所謂「台灣錢淹腳目」的說法。
  我到今天都清楚地記得,當年有一天,我清晨從岳家走路到火車站準備上班,前後兩次看到地上的硬幣,一個是十元,另一個是五十元,居然就在我眼前腳下的垃圾堆之中!
  台灣錢果然淹腳目啊──我不禁感嘆。
  那時經濟一片欣欣向榮,初入社會的年輕人起薪或許不高,但年終獎金多,而且加薪快。
  尤其是那年頭在科技公司任職,薪水+年終獎金+配股,幾年內能存到百萬或千萬元的都不在少數。
  當時軍人的月薪,即使以我中校副艦長七萬多元來看,也不吸引人。
  後來等我升到上校艦長,月薪增加到十一萬元左右,還是不吸引人。
  那更別說二○○○年我退休之後的終身俸──六萬四千元──這又算什麼呢?
  什麼免稅啦、榮民健保啦、十八%優惠利率……,從沒有任何人看了會眼紅。
  記得有一次收到國防部的通知,要我重辦家人逾期的眷屬證。我拿著通知文件想了半天:眷屬證能帶給家人什麼好處呢?
  一直到今天,我都沒拿家人的眷屬證做過任何事情。
  甚至於好長一段時間(至少五、六年)我根本沒有辦榮民證。
  因為那些全是「蠅頭小利」,沒有什麼值得在意的。
  沒想到這些當年看起來很小的利益,如今在惡質政客、名嘴,以及媒體的炒作下都變得大了起來!
  曾幾何時台灣淪入藍綠不共戴天、無休無止的內鬥之中?
  說好聽的是民主了。
  其實是人人狂妄自大,完全不懂得尊重別人,更不把別人看在眼裡。
  特別是會吵的孩子有糖吃、見不得別人好的「紅眼症」,近幾年格外張狂!
  好比說「你砍我、我砍你」的互刪預算手法,反正要沉淪大家就一起沉淪。
  最可笑的是最近居然拿出勞工退休金和軍公教的退休俸比較。
  那些高喊勞保給付太低的朋友,請你們看一看現階段自願役的募兵狀況,即使薪水不低,日後也有終生俸保障,單單是二○一二年募兵的目標就差了六千多人!
  不是說軍人的薪水高、福利好嗎?
  為什麼大家又不願意讓孩子從軍呢?
  年輕時不願意辛苦付出,年老了有什麼資格吵著要公平?
  紅眼症只能把台灣帶向沉淪的最底層。
  台灣真變成了沉淪的惡島!
  最近特別有這種感覺。
  因為小兒子今年畢業,由於體胖而免服兵役,第一次工作找了家設計電玩的公司。
  這是他在學校就嚮往的公司,他也只應徵了這麼一家。
  面試之前我對他信心十足。
  因為他不單自己設計了三個電玩成品,還曾經在學校的程式設計比賽得到第一名,甚至有一次代表學校出國參加國際比賽。
  猜一猜,像他如此專業、有能力,在台北一家非常知名的上市公司,起薪是多少?
  三萬三千多元!
  這是什麼薪水──第一次聽到時我心裡不免嘀咕。
  沒想到等我最近重出江湖,了解年輕人初就業的大略起薪,數字還真低到讓我嚇了一跳!
  很有能力、很專業,也很辛苦的工作,一般的起薪居然在兩萬五、六千元左右。
  怎麼會那麼低呢?
  猜猜看,多數老闆的回答是什麼?
  我問了幾位老闆,回答多半如下:
  電視上不是一直在報嘛──年輕人的平均薪資只有二十二K啊!
  二十二K這名詞不知是什麼時候、憑什麼統計資料喊出來的;第一次聽到,我完全沒有在意。
  最近呢?
  請多多留意最近的新聞標題,原本的二十二K只限於沒有特殊專長、不太辛苦的工作;可是媒體炒作到現在,如今什麼台大畢業、能講五、六國語言的留學生,起薪也只有兩萬四、五千元。
  這還是位於台北的公司。
  能夠想像台南、高雄、屏東、苗栗、彰化、花蓮這些地區,那裡年輕人的起薪又是多少?
  我實在為台灣的年輕人叫屈!
  難道這些老闆給不起高一點的薪水?
  對不起,既然大家都這麼說,眾人也都這麼想,這些大老闆何苦要和自己的鈔票過不去?
  可憐啊,台灣全被惡質政客、名嘴、媒體給害慘了。
  他們對所有新聞的選擇方法就是「報憂不報喜」、「以點擊面」、「以偏概全」。
  例如前年某政黨大肆炒作「甜柿一斤兩塊錢」──這新聞看得我內心暗喜。
  因為我喜歡吃甜柿。



  即使我明知不可能「兩塊錢一斤」,但新聞如此報導,市場能賣多少錢呢?
  最多不過就是二、三十元一斤吧!
  有了這想法,經過市場時我特別走向水果攤,想買幾斤甜柿回家吃。
  沒想到一問之下,每斤居然要七、八十元──坦白說也不貴,平常我可能會買幾粒,但偏偏和預期的「二、三十元」有極大的差異。
  差異如此之大,結果當然沒有買。
  這就是惡質政客散布惡質新聞的一個可能的惡質結果。
  「三人市虎」這故事聽過吧?



  遊人如織的市區出現老虎,可能嗎?
  第一個人這麼講,我不信。
  第二個人這麼講,我懷疑。
  第三個人又這麼講,我可能就信以為真了。
  這些王八蛋政客、名嘴、媒體,天天炒作這些負面新聞,大家看多了、聽久了,所謂「三人市虎」,日久不也就信以為真了嗎?
  年輕人的平均薪資只有二十二K,這是經過多長時間的反覆炒作,如今終於成真了。
  誰是始作俑者?
  誰是受害者?
  那群始作俑者又能從那些負面新聞得到什麼利益呢?
  台灣真是沉淪的惡島。
  之所以沉淪,是因為最近十年大陸薪資大約漲了十倍,台灣的薪資卻每況愈下。
  之所以是惡島,是因為台灣存在一批惡政客、惡名嘴、惡媒體,而最近又培養出了一批勇於嗆聲的惡人!
  台灣沉默的大部分,是我們應該站出來的時刻了。
  就因為如此,我決定寫這篇文章。
  我也呼籲大家:
  絕不投票給那些惡質政客!
  絕不看惡質名嘴的叩應節目!
  絕不看惡質媒體的負面新聞!
  因為這些惡質政客、惡質名嘴、惡質媒體,是將台灣帶向沉淪的頭號罪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