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我看民進黨》2016/8/12

  一九八六年民進黨成立,當時我正在波士頓大學讀書。聽到這消息,當天便邀集幾位同學,其中包含大陸來的留學生,大夥到我寢室喝啤酒慶祝。
  為什麼慶祝?
  這是中國五千年歷史長河中,頭一次准許成立反對黨。
  之後再碰到台灣來的留學生,只要有交情,我都建議他們回國以後應優先加入民進黨。
  許多同學覺得奇怪,以我「職業軍人+國民黨+公費留學生」的身分,怎麼敢如此講!
  這麼講的目的又是什麼?
  我的想法很單純,就是希望台灣形成一個理性的兩黨政治。
  如何形成理性的兩黨政治?
  先決條件是兩大黨的黨員「人數」與「素質」在伯仲之間。
  假如黨員人數不足,選舉時容易走偏鋒;又因表決時難以取得多數,所以會出現暴力抗爭的亂象。
  至於平均素質,如果某黨的黨員大部分是生活在中、下階層的小老百姓,無形間兩黨對峙便容易轉化成「富與貧」的衝突。
  不管如何,只要黨員的人數與素質不在伯仲之間,理性的兩黨政治就難以實現。
  基於這原則,當年在波士頓,我見一個勸一個,無不希望同學回國以後加入民進黨。
  或許你不同意,然而這就是發自我內心最深處的聲音。
  當年如此,今天依舊如此。
  甚至同樣的觀念可推及對岸。
  我自始至終都希望大陸越來越富裕、越來越強盛……,因為唯有如此,大陸人民才可能「衣食足而後知榮辱」,也才會有時間與精力思考中國未來的方向。
  中國的未來應該往哪兒走呢?
  共產主義?
  共產是極度理想的主義,它的成功必須依附在一個無私無我、相互信賴的大同社會。
  如此完美的大同社會,不要說大陸,全世界都找不到一個。
  也因此,大陸的經濟政策早已脫離理論上的共產主義。套用他們自己的解釋,那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至於政治方面,很不幸,目前仍是以黨領軍、以黨治國,一黨獨大的專治政權。
  例如目前中國的「愛國」就是「愛黨」,「叛黨」便等同「叛國」。
  這是合理的政治制度嗎?
  這種制度可能永遠存在於人類社會嗎?
  就我的認知,不久的將來(短則五、六年,長不過二十年),中國共產黨必然會從內部發生轉變。
  再不轉變,「衣食足而後知榮辱」的廣大人民就會幫它轉變。
  不要說不可能。
  蘇聯解體前兩、三年,哪一個政治觀察家說它會解體?
  東、西德合併前兩、三年,又有哪一個名嘴預判這可能?
  別忘了高牆倒塌時,磚頭不是一塊一塊掉下來;而是砰然一聲巨響,整個牆面崩塌下來。
  未來中共體制內的轉變可大可小、可急可緩——這我無法預測,然而它走向「越來越民主」的大方向絕不會改變。
  也因為如此,我希望大陸越來越富裕、越來越進步、越來越強盛,這才會產生越來越多「衣食足而後知榮辱」的人民,他們也才有時間與精力思考:我們實行的明明不是共產主義,為什麼政黨要取名共產黨?共產黨一黨獨大的專治政權,符合大部分中國人的利益嗎?

  講到這,你應能明白我心中的想法。
  假如我對共產黨都能有此期待,對民進黨又有何不可?
  不管民進黨的死忠或死敵,我們都應該期待民進黨的壯大。
  因為一個壯大、成熟、有水準、能夠和國民黨匹敵的民進黨,才可能形成一個穩定、理性的兩黨政治,那也才是國家之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