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對症下藥》2016/11/25

  不久以前看到電視上一則廣告,瞧見患者因為紅腫的鼻子而睡不著覺,頓時讓我憶起鼻塞的痛苦往事。



  最近三、四年,我常受鼻塞之苦,管他什麼原因,一旦鼻塞,短則兩、三個禮拜,長的時候可以到達兩、三個月,難過得吃不好飯、睡不好覺。
  鼻塞期間我看遍大、小醫院,吃了不知多少藥,問題卻始終無法根除。
直到去年八月,在朋友建議下前往北醫看診(詳見《生病》,經過鼻腔內視鏡與頭部斷層掃描檢查,這才確定病根為鼻息肉與鼻竇炎,之後動了手術,從此管他氣候如何變化,甚至感冒時我都沒有再遭受鼻塞之苦。
  如今瞧見電視的廣告,我心底猛然跳出兩句話:謝天謝地,當初曾到北醫看診!

  另外,十多年前退伍回家,夏日即使整天緊閉臥室門窗,夜晚睡覺時也常遭受蚊子攻擊。
  更可惡的是,蚊子多半在凌晨一、兩點以後才開始活動,然後很有秩序的每隔二、三十分鐘出現一隻,經常整得我徹夜難眠。
  為了消滅萬惡的蚊子,我費盡心力上網研究蚊子的習性,再以自己的血肉之軀實驗滅蚊心得,終而寫成《滅蚊大戰》以及《滅蚊大戰Part 2》
  飽受蚊子之擾的朋友,建議你仔細研讀這兩篇文章,只要依樣畫葫蘆,什麼蚊香、蚊香片、殺蟲劑、電蚊燈、電蚊拍……,從此都可以束之高閣──想想這可省下多少錢,又可省下多少精力?
  至於滅蚊大戰的花費,最多三、五百元;兩個人合作,絕不超過半天工夫。
  不要懷疑,如今蚊子是我家的稀客,很難得才會在一樓客廳出現一隻。至於我在二樓的臥室,之後再也未見過蚊子,如今即使門窗大開,整夜也不會遭受蚊子攻擊(乖乖,半年來都如此,昨天完成這篇文章初稿,當晚就在二樓浴室見到一隻;唉,以後還是少講大話)。

  蚊子是渺小的昆蟲,智力有限,人類對蚊子又無憐憫之心,管他是誰,碰上了幾乎都是殺無赦!
  可是野貓呢?
  除了精靈鬼怪,還受到動保團體的庇護。
  不管野貓如何作怪搗蛋,誰敢毒殺牠?
  對付野貓的困難度,就我長年與獸鬥的經驗而言,遠遠超過蚊子。
  即使如此,當我家的花園淪為野貓「糞場」,我也不屈不撓向野貓展開了一場漫長的鬥爭,所費財力與精力都遠遠超越滅蚊大戰。
  講起這段漫長的鬥爭過程,我寫了兩篇文章,分別是《人獸鬥》《從根拔起》
  好不好奇我和野貓的鬥爭結果如何呢?
  有一天回家,正巧碰到那隻野貓「駐足」在大門外。我遠遠瞧見,連忙停步,不動聲色盯著牠,想窺視牠從哪兒找到突破口。
  只見野貓呆望著牆頭的鐵絲網,良久良久才失望地轉身離開。
  那一刻我幾乎張口大笑!

  從以上經歷你應明白,面對生活中重複出現的困擾,我絕不妥協,更不輕易投降。
  今天為什麼說這些我談了不知多少遍的話題?
  最近收到一位女性讀友來函,表示她過去七、八年為情所苦,也早想斬斷這份情緣,無奈那位沒出息的男友死纏爛打,至今仍讓她困擾不已,因而來函將她概略的經歷寫出來,問我該如何處理?
  看完她的來函,我只想告訴她前面三個故事。
  不單是病痛(鼻塞)、昆蟲(蚊子)、動物(野貓),其實對人也是一樣。
  這世界沒有拔不倒的樹,看你力量用多少!
  很簡單的道理,然而生活之中,為什麼我們偶爾還是會碰上「頻頻出現」的困擾?

  看到這,有什麼感想?
  你沒碰過那種頻頻出現的困擾嗎?
  即使這種困擾造成的後果,短時間看不太嚴重,然而因為出現的頻率太高,必也會嚴重影響生活品質。
  想從根拔除嗎?
  會不會試了又試,卻對它莫可奈何?
  真莫可奈何嗎?
  下次再遇到類似的煩惱事,想想我和野貓的鬥爭過程,如何一層一層加強防衛,直到花園看起來像一座監獄,這才釜底抽薪。
  這世界沒有解決不了的困擾,旦看你能否對症下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