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芒果》2013/10/25

  喜歡吃芒果嗎?
  回答這問題之前最好想清楚,因為連我這麼喜歡吃芒果、對芒果很有經驗的老手,都不得不承認:如今市面上芒果的品種太多,起碼有一半我不曾嘗試過。


相片一:各式各樣的芒果令人看得眼花撩亂

  也因此,回答「喜不喜歡吃芒果」之前應先問清楚:你說的是哪一種芒果?
  市售芒果的味道有的酸、有的甜、有的澀、有的吃得嘴唇發麻、有的帶了一點怪味……,總之要小心,台灣農業改革太先進,幾乎每幾年都有新品種芒果上市。
  而這麼多的芒果品種當中,我只鍾情兩種:
  一、果實小如雞蛋、芒果味十足、果肉纖維密實,容易吃到塞牙縫的土芒果。
  二、果實大如壘球、果香濃郁、果皮艷紅,學名叫「愛文」,我們小市民俗稱的「蘋果芒果」。


相片二:左為土芒果,右為蘋果芒果

  今天之所以談「芒果」,是因為幾天前老婆買了幾包「情人果」,昨天晚餐之後拿出來當水果吃。我那可愛的女兒,一邊吃情人果,一邊用挑釁的口吻問我:「你以前吃過情人果嗎?」
  嘿,太小看老爸了!
  我不單吃過情人果,我根本就是鼻祖、專家,講起往日的經驗,可以洋洋灑灑寫一大篇。
  什麼是情人果?
  想當年情人果是土芒果盛產,價格大幅滑落時的副產品。
  果農趁土芒果剛長大,果實還沒成熟,中心的果殼是軟的,外表的果皮是綠色時就摘下來。
  這時可以連著果皮,或是削去果皮,再混入砂糖密封醃漬而成。
  醃漬的天數不能太長,可能就是六、七天,否則會變成芒果酒。
  也因為醃漬的天數不長,糖還保持著甜味,果肉仍帶著酸味,吃起來就甜中帶酸──類似戀愛的感覺,腦筋動得快的商人就給它取了個詩情畫意的名字:情人果。
  情人果不能在室溫下擺太久,必須幾天之內就吃完,否則等同加長「醃漬」的天數,味道會越來越像「酒」。
  可是,大量生產的情人果怎麼可能在短時間之內就賣光,更不可能要求客人在幾天之內吃完。為了確保情人果保持甜中帶酸的口感,商人只得將它冰凍起來,吃之前再解凍,也就成了相片三的模樣。


相片三:冰凍再解凍的情人果

   聽聽看,以上內容我信筆寫來,沒有參考任何網路資料,可見我對情人果極有經驗也極其內行!
  我一不是果農,二不住在盛產芒果的台灣南部,如此豐富的經驗從哪兒得來?
  講起來有點不好意思──海軍幼校!
  讀過海軍幼校的學長學弟必然清楚,幼校大飯廳旁邊有好大一片芒果園。
  多大一片呢?
  足足有兩個足球場那麼大,種滿了土芒果樹,可能是日據時代的傑作,我就學那時已長得又高又大,部分粗壯的樹幹要幾個人才能合抱。
  由於我們是軍校,不是農校,所以芒果園沒有專人照顧。
  長年缺乏照顧,芒果園亂得像一片原始森林,樹下雜草叢生,也就成了學生的祕密花園。
  我們常躲在裡面抽煙,一群人圍坐在草地上聊天。
  偶爾同學把更深處的芒果園當作探險地。
  我曾經看過一條蛇的尾巴就在我的眼前消失在草叢之中,它的長度不過一公尺,前端幾乎和易開罐一般粗──能夠想像這一條完整的蛇有多大、多長嗎?
  瞧見那條蛇尾巴緩緩滑進草叢之中,我嚇得兩腿發軟,真恨不得手邊有一把大砍刀!
  後來有一位同學從芒果園撿回一副褪去的蛇皮,腹部鱗片的寬度有七、八公分──拿尺量一量,你會明白那條蛇有多大!
  可惜(或可幸),從來沒有同學親眼見過那條「完整」的大蛇。
  由於對大蛇的印象太深,講到芒果園,我不自禁岔開了話題。
  現在把話題拉回來。
  雖然幼校的芒果園從不施肥,但記憶中每年芒果的成熟季節都是結實累累,令人看得口水直流。
  特別是我們這群從北部來的小孩,見到如相片四那種畫面已經夠興奮了,再看它一粒粒長大、果皮從青綠變成微黃,簡直驚為天人!


相片四:結實累累的土芒果

  很不幸的是,校方將芒果整批轉賣給外面的商人。
  每隔一段時間商人進校區採收一次芒果,學生則嚴格禁止採食。
  可是結實累累的芒果在成熟季節,只要樹枝稍微晃動一下,成熟的果實就會掉落下來。
  到今天我還能清楚地記得,當年吃完飯,學生集體離開餐廳時,如果適時颳起一陣風,先是聽到芒果「霹霹巴巴」的掉落聲,接著就瞧見學生一鬨而散,轉身往芒果園狂奔的畫面。
  那真是有意思、混亂,又真情流露的畫面。
  掉落的果實當然可以撿,也屬於自己所擁有,那並不違反規定。
  只要撿到一粒、嘗過一口,你會清楚土芒果的誘惑力!
  可以想見,學生們每天三餐來來去去,看著芒果樹開花、結果、成熟,滿枝頭可口的芒果卻不准學生摘採,那是多不得人心的規定!
  這種不滿的意識普遍存在所有學生的心中。
  因而部分「學習幹部」對「禁摘芒果」的規定是睜隻眼、閉隻眼。
  至於我,入校的時候是九月,到次年五、六月芒果成熟時,已經和三年級的學習幹部混熟了。
  他們都知道我調皮搗蛋,又帶了一點小聰明。
  這種學弟最適合當「摘芒果公差」。
  是的,我從幼校一年級就受學習幹部之命,開始擔任摘芒果公差;並在他們的掩護之下,大量、半公開地偷摘芒果。
  從果實青綠,必須爬到樹上摘採;到果實成熟,大力晃動樹幹就會掉落──我都是帶著同學在月黑風高時集體行動。
  那年頭不成熟的芒果就醃了做情人果。不過因為量太大,根本沒有時間削皮,只能連著果皮一起醃。
  果皮醃過以後吃起來脆脆的,和今天獨有果肉的口感差別很大。
  如果問我的感覺,我喜歡連著果皮一起吃。
  至於摘採成熟芒果的方法,多半由一個同學爬到樹上,四、五個同學站在樹下合力拉開一張軍氈。
  樹上同學踩著樹幹上、下跳動,瞬間幾十粒芒果就會掉落。
  然後,總難免聽到某人「哎唷」一聲,那是被掉落芒果砸到了頭。
  幼校伙食不好、水果更少,但我從不缺維他命C。
  即使非芒果季節,校園還有木瓜園,以及專科班開墾的芭樂園。
  講起幼校的荒唐事,那真是數說不完,如今回想起來件件都令我搖頭苦笑。
  二年級我收斂了一點,因為和高一班的學習幹部還沒有混熟。
  等到三年級,當我成了幼校「老大」,摘芒果就如入無人之境啦!
  講一句不誇張的話,所有海軍幼校學生偷摘芒果的量,如果我自稱第二,絕沒人敢稱第一。
  芒果季節如果碰到放長假,有機會返回桃園的家,我必定都會帶一大皮箱的青芒果。
  那不是做情人果,而是醃漬一年,等到第二年喝芒果酒。
  相信家人對我削芒果、醃芒果、喝芒果酒的往事還有印象。
  芒果酒不太好喝,可能是年輕時不喜愛喝酒之故。不過,醃一年的果肉口感極脆,吃起來很有特色。
  我對幼校的記憶,芒果佔了最大的一部分。
  畢竟幼校的芒果樹太多,芒果的季節又長。
  讀官校時,紀律要求遠比幼校要嚴。我有一位同學提了一皮箱芒果,走到校門附近,大概命不好,手中皮箱的鎖扣不幸鬆開,芒果散落一地,被站在大門的警衛逮個正著。
  就因為偷摘一皮箱芒果,他居然被學校開除了。
  這處分傳到我耳裡,真不知該說什麼!
  這輩子我不知道幹了多少荒唐事,能夠逢凶化吉、安安穩穩活到今天,我能說什麼呢?
  謝謝上帝保佑,阿門!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