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寫給渡友》2010/8/20

  長久以來,一直想給讀友寫一封公開信,卻又覺得似乎「不是太必要」,因而一拖再拖。
  直到最近,大概自己太閒,心態也趨於成熟,這才決定動手。
  首先,不管你是誰,抱著什麼心態,感謝你閱讀黃河渡。
  其次,希望讀友了解,黃河渡是「好讀」的「子網站」。
  好讀由劍輝兄設計、管理,以及經營。
  他同時負責黃河渡讀友意見的第一道把關。
  也就是,如果你想透過網站寫信給我,第一個看到的將會是劍輝兄。
  經過他的篩選,才會將讀友來函轉寄給我。
  明白我的言外之意嗎?
  假如你來信把我「亂罵一通」,對不起,白忙一場,因為我看不到。
  如果是理性的批評,我不單看得到,通常還會回讀友一封信。
  只可惜,截至目前為止,那些曾經對黃河渡「嚴詞批評」的人,絕大部分留下的是假的電子郵件信箱。
  我想要解釋,也是無法。
  希望讀友不管有什麼意見,都可以理性地告訴我,並請留下你正確的電子郵件信箱,不必躲躲藏藏、遮遮掩掩,我不可能對你怎麼樣。
  意見不同又如何呢?


相片一:換個角度看事情

  每個人的背景不同、成長環境不同,當然會有不同的看法與想法。
  要懂得尊重不同的意見。
  不要因為和你的看法不一樣,就認為是別人笨、別人傻、別人賤!
  當然,我也清楚,黃河渡所有文章都是「站在我的角度」看事情。
  換一個角度,可能完全不一樣。
  不幸的是,黃河渡是我的網站。
  因而這裡的文章,肯定是站在我的角度。
  假如我的想法有錯誤,先說一聲對不起。
  我不是聖人,黃河渡的文章也不是寫博士論文──字字句句都要有依據,邏輯分析不能有錯誤。
  我只能保證:不管寫哪一篇文章,字字句句發自我的內心。
  還好,讀友來函「批評」的次數不多,大部分是支持與鼓勵。
  對於這些來函,如果指名要我回答什麼問題,我一定會回函。
  不過要先說一聲抱歉,我的回函通常是「長話短說」。
  而且,很多讀友問的問題我真的沒有回答的立場。
  好比說男女感情糾紛,只聽片面之言,如何提供正確的建議?
  至於讀友個人感想之類的來函,那麼不管你是誰、說了什麼,基本上我全都不會回函。
  這個「基本上」最起碼佔了讀友來函的十之八、九。
  原因是這樣:沒問我任何問題,希望我回答什麼呢?
  最後,有必要說明自己寫黃河渡的心態。
  如今這個社會,每個人做每件事……,不管什麼事,似乎都要和賺錢有關。
  如果無關,那就是不務正業、虛耗生命!
  就好像學生時代,如果看的書和考試無關,許多人(甚至老師)就認為那是浪費時間。
  也因此,許多朋友認為,我寫黃河渡,必定和賺錢脫離不了關係。
  事實上呢?
  如今黃河渡成立四年多,沒為我帶來一分一毫的收益。
  而且,我越來越能接受,這輩子黃河渡都不可能為我帶來分毫收益。
  既然和賺錢無關,為什麼要寫黃河渡?
  簡單一句話:想做自己喜歡的事。
  我是一個「很有想法」,也「勇於說出想法」的人。
  不管什麼事,經歷一陣子,我都會有很多想法。
  這些想法我可以藏在心裡。
  但是我,自始至終就不是一個喜歡藏私的人。
  舉一個例子或許能看出我的習慣。
  擔任張騫艦艦長的時候,艦船離靠的技術我練得爐火純青(請參見《我在海軍最得意的事 》)。在確定自己離靠沒問題以後,除了訓練副艦長,還讓三位年輕的值更官輪流練習。
  這裡所說的練習,那可是真把車舵的操控權交給他們,而且「絕少」在半途打斷他們的「車舵令」(車舵令是指揮艦船離靠的一連串命令)。
  沒有當過海軍的讀友可能不了解──艦長讓部屬進行艦船離靠所代表的意義。
  那遠遠大於「把車交給新手,自己坐在旁邊看他開」所擔的風險。
  最起碼,在我海軍生涯二十年,我從來沒有親眼見過任何一位艦長讓部屬代行「艦船離靠」的工作。
  我呢?
  我當時的副艦長(梅家樹,如今已官拜少將),代我離靠的次數可能不低於三、四十次。至於其他三位年輕的值更官(兩個少校,一個上尉),每個人應該都不會少於四、五次。
  不論前面哪一個數字,可能在中華民國海軍都是絕無僅有。
  而且,梅家樹離靠的那三、四十次,我只曾經半途打斷過他一次。
  唯一的一次當然和梅家樹聰明、學得快有關,但這至少也證明了我有誨人不倦的精神!
  千萬別以為我懶,喜歡命令部屬代我執行艦船離靠的工作。
  只有當過艦長的人能夠深刻體會,把艦船離靠的工作交到部屬手中,眼見部屬下達的「車舵令」不是自己心中所想,而又能忍住不出聲干涉,這需要多大的耐性!
  再講現實一點,艦船離靠的時候不管是誰在下車舵令,一旦出了意外,責任全在艦長一個人身上。
  也就是,不管誰下車舵令,我都要為他負「完全的責任」。
  我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前途交到部屬手中?
  因為想把自己的心得,傳授給他們。
  講到這,再把話題拉回。
  我是這種人──當自己學會什麼、體驗到什麼,會有一股強烈的欲望,希望把心中的感想傳授給別人。
  希望我的經驗能讓你在工作中少花一點力氣,行為上少犯幾個錯誤,思想上改掉一些偏激的想法,進而讓自己活得更愉快──這就是我寫黃河渡的目的。
  能夠達成嗎?
  那要看你用什麼心態看黃河渡。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