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我看雲門》2006/2/10

  看過雲門舞集嗎?
  假如沒有,先別後悔,聽我講講心得。
  講心得以前,應該先說我為什麼去看雲門舞集。
  林懷民、雲門舞集,可以說是這一代台灣人的驕傲。不要說是台灣,即使放眼全中國,這個擁有五千年悠久歷史,人口佔全世界五分之一的文明古國,曾幾何時出現過一個世界性的知名藝術家?
  更別說是現代舞。不管是「現代」,或是「舞」,都好像和中國人扯不上關係。因而林懷民創辦的雲門舞集,格外值得台灣人驕傲。所以,不管是為了湊熱鬧或是見證歷史,台灣人都該去看看雲門舞集。不看,我這個也算是文化人的作家,怎麼說得過去?
  二○○五年雲門舞集推出《狂草》,佳評如潮。其中一則如下:

  儘管已經有了前兩齣書法系列舞蹈創作經歷,不過為了《狂草》,藝術總監林懷民還是和歷經靜坐、太極導引、拳術、書法等中國傳統訓練的雲門舞者,花了五個星期時間即興,找出氣韻流動、兼具粗獷與纖細之美的動作,加上風聲雨聲、海浪聲、蟬鳴鳥叫、牛鈴聲等自然音樂,交織出七十五分鐘、渾然天成的作品。

  看到這段評語,我和老婆便花了三千兩百元買了兩張票,決心見證一下寫下中國人歷史新頁的雲門舞集。
  見證之前,當然要解決民生問題。
  開場的時間是七點半,我們五點半就到了中正紀念堂,坐計程車到鼎泰豐,飯後還有充裕的時間漫步回中正紀念堂。十一月二十五日的傍晚,天氣說涼不涼,風說大不大,我和老婆共飲兩瓶啤酒,吃了菜肉蒸餃和小籠包,牽手漫步在台北的街頭,感覺人生真美好。
  這美好的感覺,為接下來的藝術活動奠下良好的心情基礎。
  我們的門票屬於中等價位,坐在國家劇院一樓中間的位置。未開場以前,明亮的燈光下,只見紳士淑女紛紛就位,雖然未必人人盛裝,但是每個人的臉上都散發出濃濃的文化氣息。自然而然地,我也認為自己是他們 中間的一個,是一個熱愛藝術的文化人──單單是這感覺,大概就值三千兩百元。
  開場之前,燈光慢慢暗了下來。
  第一個舞者出現,動作柔美流暢,再配合對比強烈的燈光、若有若無的音樂,的確震盪了現場每一個觀眾的心。
  不過(真是令人討厭的「不過」),十幾分鐘之後我就感覺,舞者反覆扭動手、腳、身子,表現出的是大同小異的動作,再怎麼變化,好像都是那幾套,不會令人有太多的期待。每一個舞者都差不多。我這個現代舞的外行,看不出不同舞者之間有什麼巨大的差異和優劣。後來,舞者的動作反而變成配角,我的注意力慢慢轉移到舞台的燈光和背景。
  整體來講,我覺得前面佳評中有一句話寫得十分貼切──兼具粗獷與纖細之美的動作。我觀賞雲門,從頭到尾最強烈的感受也就是這句話──雲門舞者以「行雲流水般的柔暢,表現出雷霆萬鈞般的力道」。
  說得更白一點,就是他們的舞蹈動作看似很柔,卻表現出一種特別的力道。假如再結合背景、燈光,的確,有幾場令人耳目一新、氣象萬千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不太多。尤其到了後段,那種欣賞的美感逐漸被壓抑的痛苦所取代。
  為什麼要壓抑?
  雖然有背景音樂,但是既輕且柔、若有若無的風聲、雨聲、海浪聲、蟬鳴鳥叫、牛鈴聲……,有了比沒有還要讓人感到「寂靜」。觀賞中途倘
  若某人發出一個異聲,好比說打嗝、手機聲,鐵定會讓他成為眾矢之的;如果更不幸,當眾放了個響屁,保證讓他遺憾終生。因此,每個人都是正襟危坐,不敢稍稍一動,因為即使挪動一下屁股,椅子也會發出一聲刺耳的「吱」,也就會分散近處觀眾的注意力。
  試想一下,沒有中場休息,整整七十五分鐘正襟危坐,那會是什麼感覺?即使你全身沒有任何不適(例如我),開始時會被舞台上的表演所吸引。等過了二、三十分鐘,舞台上的表演不再那麼吸引人,你也慢慢覺得屁股有點痠、腿有點麻,才偷偷想動一下,椅子就「吱」一下,吱得你暗暗慚愧,也就不敢再隨便亂動。
  可以想見,表演結束時,掌聲如雷。
  百分之百的掌聲如雷。
  我除了用力鼓掌,真想大喊:天啊,終於可以動了!
  正襟危坐七十五分鐘,實在太久,太令人難忘了。
  很抱歉,我對雲門以及林懷民先生沒有任何不敬。這是實話實說,講得全是心裡的話。
  可能我不太有悟性,對現代舞更是外行。但是,可以確定的,我是抱著一顆虔誠與景仰的心情去觀賞雲門,而且,我也絕不是一個笨蛋。假如我有這種感受,又有多少人沒有?
  如果藝術只是讓一小群圈內人鼓掌叫好,我相信,那不是一個偉大的藝術,也絕不是林懷民先生與雲門所共同追求的藝術。

後記:

  二○○九年九月,我在故宮博物院聆聽雲門舞集李靜君老師上課。課後有位同學發出類似的疑問,李老師只回答了一句話,那句話點醒了我:你期望的太多了。
  的確啊!
  我第一次觀賞雲門,《狂草》全長七十五分鐘,我期望什麼呢?
  整整感動七十五分鐘嗎?
  能有二十到三十分鐘的感動,已經不容易了。
  不要期望太多。
  林懷民不是神仙,雲門也不是特技表演團,能夠把一種中國的傳統文化(書法)融入在現代舞蹈之中,還要能感動一個門外漢,的確不容易。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