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盡人事》2011/6/24

  最近聽到一個壞消息。
  有一位官校學弟,退伍至今兩年,身體一向健康,只是最近偶爾感到胸疼。到榮總檢查,儀器找不出毛病,於是進行心肺功能測量。沒想到測量到一半,主動脈突然破裂三公分,鮮血大量外流,CPR搶救九十分鐘無效,以葉克膜撐到第二天兒子自加拿大返國,隨後拔管宣告不治。
  乍然得知此惡耗,我感到非常意外,也頗為傷感。
  我和他幾度同事,兩人交情還不錯,很清楚他的為人,是一個正派君子,也稱得上優秀的軍官。
  他的辭世難免令人聯想到有一天類同的事情……,或是更正確地說,總有一天類同的事情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人有一生,必有一死,管你是誰,都無可能躲過!
  近幾年聽到親朋好友罹患重病的消息越來越頻繁,諸如癌症、心臟病、中風、腦栓塞、膽固醇過高……,幾乎可以說,每隔幾個月總會聽到那麼一、兩次。
  疾病和這年紀的我們緊緊相隨,死神也不知藏身在哪一個角落,猛不及然就會跳出來嚇我們一跳!
  如何保健、如何養生,如今已成為我和朋友聚會聊天最熱門的話題。
  這話題的熱度超越事業、超越賺錢、超越政治、超越女人──當男人活到這境界,就令人有點傷感了。
  或許我很特殊,除了已經退休十年,還因身邊有幾位「重量級」朋友,他們年輕的時候吃得太營養,如今體位過重,對養生保健的話題不僅關注,而且是身體力行──每年定時體檢、每天定時吃藥(或補品),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應多吃、什麼應少吃……,講起來是如數家珍,做起來是不敢馬虎。
  看到他們如此珍惜自己的健康,我先是暗自慚愧,可是再繼而一想,又覺得何必如此呢?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如果吃得下飯、睡得著覺,又能夠保持愉快的心情,即使得了癌症也死不了。
  相信這句話嗎?
  我相信,而且是百分之百發自內心地相信。
  然而問題是,如果真知道自己得了癌症,請問誰吃得下飯、睡得著覺,還能保持愉快的心情?
  我將心比心,發現即使像我這種樂觀的程度,也是無法做到。
  既然無法做到,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又如何?
  就是為了進行化療、開刀切割患部,或長年的打針吃藥、跑醫院?
  突然之間,我開悟了,決定對於自己身體的健康,抱持「盡人事」的態度。
  什麼叫「盡人事」?
  我生活作息十分正常,可說是該睡的時候就睡,該起床的時候就起床;每天固定運動,三餐必喝蔬果汁;除了逢年過節,平日絕不暴飲暴食;大部分時候都能保持平靜的心情,偶爾還很愉快,心情鬱悶的時刻可說是少之又少,又沒有經濟或工作方面的壓力,日常生活的步調也很從容。
  請問,誰比我活得更健康?
  就「盡人事」的角度來看,我可以說是鞠躬盡瘁。
  更值得慶幸的是,我沒有勉強自己這麼做,而是「就是想這麼做」。
  假如是勉強自己做什麼,肯定無法長久。
  就是想這麼做──如江水順流而下那般自然,才可能長長久久。
  對於自己的健康,我相信能夠長年保持「盡人事」的心態;剩下的,不就只剩下「聽天命」了嗎?
  是,從此我就聽天命──不吃補藥、不打補針、不做健檢,即使懷疑自己得了癌症,也不去醫院。
  為什麼要去醫院?
  就為了確認自己得了癌症,讓自己從此嚇得睡不著覺、吃不下飯,不僅把自己搞得心情無比鬱悶,還要讓家人跟著一起擔心受怕?
  不必了!
  果真得了癌症,我因為「不知道」,因此一樣能保持平靜又愉快的心情,也許就能睡得著覺、吃得下飯。
  如此就算得了癌症,不是也死不掉嗎?
  當然,或許老天真要我走!
  那麼我該走就走,絕不選擇與老天對抗。
  假如能如此這般過著「盡人事」的健康生活,「聽天命」又有何妨?
  總比平常交際應酬不斷、日夜顛倒、睡眠不足、壓力過大、心情起伏不定──百般作賤自己的身體之後,再靠吃補藥、打補針、經常不斷的健檢來維繫自己的生命,要好了太多太多吧!
  我不是聽天由命的那種人。
  但是對於健康,我選擇盡人事,聽天命!

  講完自己的心得,最後附上一則最近在網路上看到的文章。
  這篇文章是大陸醫生紀小龍的一篇公開演講。
  紀小龍擔任過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全軍解剖學組織胚胎專業委員會委員、全國抗癌協會淋巴瘤委員會委員、全國全軍及北京市醫療事故鑒定委員會專家,每年在病理會診中解決疑難,關鍵診斷一千例以上。
  這篇文章很長,錄音部分我就省略了,事關自己健康,請大家看仔細了。

《醫生永遠是無奈的》紀小龍

  我是做病理研究的。
  說到病理學,老百姓了解得不多,在國外叫doctor's doctor,就是「醫生的醫生」。
  因為我們每天幹的活,都是給醫院裏每一個科的醫生回答問題。
  並不是我們有什麼特殊的才能,而是我們都有一台顯微鏡,可以放大一千倍,可以看到病人身體裏的細胞變成什麼樣子了,可以從本質上來認識疾病。

最好的保健就是順其自然

  我認為,最好的保健是順其自然。
  不要過分強調外因的作用,而是按照自己本身生命運動的規律,去做好每一天的事情。小孩、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各有各的規律,各有各的自然之道。大家都吃保健品,保健品毫無作用。男人喜歡補腎,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補腎。男性的強壯和性能力,是由身體裏的男性激素決定的,不是用什麼藥物、吃什麼食物能夠補充的。
  化妝品只能用作心理安慰。有的人皮膚乾燥,抹一點潤滑的保持水分,那是可以的。但是想用化妝品變得年輕,今年二十,明年十八,那你就上大當了;能變美白,更是胡扯。
  皮膚的黑和白,決定於皮膚裏黑色素細胞產生的色素多和少。我去美國的時候專門考察過,黑人、白人皮膚裏的黑色素細胞都差不多,差在細胞產生的色素是多或少。你以為抹了藥,就能讓細胞產生的色素多一點或少一點,這是做不到的。很多化妝品抹上去之後確實有效果,但它不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等於刷上一層油漆,你的黑色素細胞是永遠不變的。
  每個人的皮膚都有七層細胞。如果你去做美容,磨掉三層,就像原來穿著厚衣服,看不到裏面的血管。
  現在磨薄了,血管的紅色就明顯,看上去就紅潤了,像透光一樣。
  所以你做美容以後,皮膚會又紅潤又光亮,顯得年輕了。不過,人的細胞替補是有次數的上限。假如能替補五十次,你早早就消耗掉了,等你老了,再想替補,也就沒有了。
  還有運動。咱們可以運動,但是不能透支。任何運動形式都有它最佳的頻度和幅度。
  好比說心跳,正常人一分鐘跳七十下,你不能讓它跳一百二十下、一百五十下,那不是最佳的運動限度。
  運動的時候,不能超過身體裏細胞所能夠承受的限度。許多運動員都不長壽,因為他的運動強度超過了應該承受的頻度和幅度。就像蠟燭,燃燒得特別旺,生命一定很快就會結束。
  我們說,平時大家心跳是七十下、八十下,不過成年累月都是這種狀態也不是好事。如果你每個禮拜有一次或兩次,讓心跳達到一百甚至一百二十(最好不要超過一百五十),你的血液加速流動,等於給房間來了一次大清掃。
  一個禮拜左右徹底清掃一、兩次,把每個角落裏的廢物都通過血液環路帶走,有助於你身體的代謝。

醫生的診斷有三成是誤診

  如果在門診看病,誤診率是五十%,如果你住到醫院裏,年輕醫生看了,其他的醫生也看了,大家也查訪、討論了,該做的B超、CT、化驗全做完了,誤診率是三十%。
  人體是個很複雜的化學工廠。每個醫生都希望手到病除,也都希望誤診率降到最低,但是再控制也控制不住。只要當醫生,沒有不誤診的。小醫生小錯,大醫生大錯,新醫生新錯,老醫生老錯,因為大醫生、老醫生遇到的疑難病例多啊!
  這是很普遍的現象。
  中國的誤診和國外比起來,還低一點兒。美國的誤診率是四十%左右,英國的誤診率是五十%左右。
  我們應該正常看待誤診。
  誤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太複雜,一時說不清楚,但是可以告訴大家一個原則:如果在一家醫院,被一個醫生診斷得了什麼病,你一定要到第二家醫院,換一個醫生核實。
  這是最簡單減少誤診的方法。
  有一些不是誤診的問題。
  比如說脂肪肝,它不是病。在二十年以前,不管哪本書上,都不會專門有這個詞兒,這全是B超惹的禍。有了超聲這個儀器,把探頭往你的腹部一放:哦,你是脂肪肝!
  這個詞就叫出來了。
  我專門研究過這個問題。
  我在解剖之前,先給超聲科打電話,讓他們推一個超聲機到解剖室,在打開腹部之前超一下,看有沒有脂肪肝,然後打開來驗證。
  有時候他們說:沒有,打開一看:這不是黃的脂肪嗎?
  有的正相反。
  所以超聲診斷脂肪肝是不準確的。
  身體裏脂肪多,你的肝臟裏脂肪一定多。問題是脂肪多了,給你帶來什麼疾病沒有?我們做了很多解剖,沒有發現一個肝臟的硬化、肝臟的損傷,是由於脂肪肝引起的。
  有人說你現在是輕度脂肪肝、過兩年變重度脂肪肝,然後就變肝硬化,最後是肝癌──說這樣話的人沒有任何證據。
  還有酒精,都以為喝酒對肝損害最大。
  酒精叫乙醇,乙醇到了肝臟,在那裏分解,像剪刀一樣,把兩個碳的分子剪斷,最終物是水和二氧化碳。
  二氧化碳呼出去,水尿出去,酒精就解決了。
  如果你的肝臟裏都是這樣的剪刀,你害怕喝酒幹什麼?
  關鍵不是對肝的損傷。
  肝細胞死了可以再生,關鍵是對神經細胞的傷害。
  人體裏只有神經細胞是生下來多少個,一輩子都不會再增加一個,只會減少。
  喝酒每喝醉一次,都要犧牲一批神經細胞。
  
癌細胞是殺不死的


  我對癌症的興趣,從七十年代上學時候就開始了,到現在已經三十多年了。
  開始的時候充滿了幻想、充滿了激情。
  我認為把所有的時間精力都用來研究癌症,總能研究出個名堂來吧!
  一九七八年第一屆招收研究生,我就直奔著癌症去了。結果搞了半天,發現原來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每個新方法一出來,我就去研究一陣子,最後一個個都破滅了。
  我感覺最悲慘的就是:送進來一個十幾歲的中學生,已經全身轉移、擴散了,他還不明白,還想回去上學。
  我去查房的時候,這個小朋友就問:爺爺,我什麼時候能夠上學啊?
  我怎麼回答?
  如實告訴他,面對這幼小的一個生命,我怎麼能說得出來?
  如果隱瞞,等這個孩子到了最後階段,就會知道我是在說假話,我再去看他,他還能信任我嗎?
  中晚期的時候,你去治療癌細胞,想把癌細胞殺死,這個思路是錯的。
  癌細胞是殺不死的!
  不要指望通過醫學的辦法,來解決你的癌症問題。
  那麼要用什麼辦法呢?
  我打個比方:任何癌症,就像一個種子,你的身體就是一片土壤。
  這個種子冒芽不冒芽,長大不長大,完全取決於土壤,而不是取決於種子。
  種子再好,土壤不適合,它決不會長出來。
  怎麼改善這個土壤?
  這是現在研究的課題。
  我們提倡健康體檢。
  早期的癌要治好很簡單,問題是怎能發現。
  傅彪到我那裏去看病,他是肝癌。
  (註:傳彪是大陸名演員,二○○四年八月查出肝癌晚期,尋找到一位二十多歲的死囚為肝臟供體。九月二日死囚執法,肝臟送到北京,傅彪在武警總醫院接受第一次肝臟移植手術。二○○五年四月,傅彪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進行第二次肝臟移植手術;然而同年八月,就因肝癌逝世於北京,享年四十二歲)
  肝癌多數都經歷了乙肝、丙肝,然後是肝硬化,最後才形成肝癌。
  細胞變成癌要五到十年。肝臟受到攻擊,一個變二個、二個變四個……,像小芽冒出來一樣,然後一點一點長大。
  你每過半年查一次的話,它決不會長成兩、三公分的癌!
  只要提前治,在兩、三公分以前,肝癌都可以手到病除。
  像傅彪這樣的案例,如果提前診治,不是老說工作忙,是完全有辦法挽回的。
  但是他找到我的時候,已經沒辦法控制了。
  他的肝臟切下來我也看到了,太晚了,不可能再活下去。
  那時別人還罵我說:人家手術以後不是好好的嘛!你怎說人家活不長?
  我可以肯定他活不長。他的癌細胞像散芝麻一樣,在肝臟裏鋪天蓋地到處都是,怎能活得長?
  有人說換肝就可以了。
  癌細胞很聰明,最適合生長的環境是肝臟。肝臟裏面長滿了,它就跑別的地方去了。
  等你換了一個好肝,四面八方的肝癌細胞都回來了!
  沒有用的!
  我們有責任早期發現腫瘤、早期治療。如果是晚期,我建議針對生存質量去努力──減輕痛苦,延長生命。
  針對晚期癌症的治療不需要做,因為沒有用。
  作為醫生,我給自己只能打二十分。
  為什麼?
  有三分之一的病,醫生無能為力;有三分之一的病,是病人自己好的;醫學只解決三分之一的病。
  而這三分之一的病,我也不可能全解決,我能打二十分就很不錯了。
  做醫生這麼多年,我有一種感慨:醫生永遠是無奈的,因為他每天都面臨著失敗。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