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跨年看日出》2015/2/13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台灣流行一股「跨年看日出」的風潮。
  參加這活動除了要在元月一日起個大早,還要比誰佔的位置較佳,才能比別人「早幾秒」看到日出的曙光。
  若要比早,台灣地區的第一道曙光在南投縣海拔 3860 公尺的秀姑巒山。
  雖然排名第一,然而誰可能在破曉時刻爬到秀姑巒山的巔峰?
  因而評比哪兒的曙光較早,應以平地為準。
  台灣本島與所屬離島,平地看日出拔得頭籌的為蘭嶼,其次是綠島。
  日出比早,地理位置有兩個重點:一是比「東」──太陽由東邊升起;另一是比「南」──冬季太陽偏南半球(請參見圖一)。


圖一:日出方向示意圖。

  從圖一可以清楚看出,平地看日出,蘭嶼與綠島奪得一、二名的原因。
  今年(2015年),海軍首度加入跨年看日出的比賽行列。
  說來也巧,海軍現任艦隊指揮官(以前的艦令部司令)是黃曙光中將。
  就因為黃指揮官的名字是「曙光」,因而今年由他親自帶隊,率領支隊十餘艘軍艦在蘭嶼東部海域執行「元旦戰備巡弋」操演,並如預期地拔得頭籌,率先迎接2015年元旦的第一道曙光。
  海軍稱這次操演為「曙光迎曙光」──是不是很有意義?
  在繁忙、枯燥的軍旅生涯中能舉辦此類有趣的活動,我深深佩服海軍決策長官的開明與睿智。
  相信當日在場目睹曙光的艦隊官兵,必定在心中留下了愉快的回憶。



  也因為看到這則新聞,讓我想起自己曾經在2000年的元旦,帶著一家人遠赴綠島,就為了早幾秒目睹千禧年的第一道曙光。
  坦白說,對於這種活動我從來不太熱衷。然而當年幾個朋友邀我一道參加,於是四個朋友的十六個家人,大夥一道湊「千禧年迎曙光」的熱?。
  不過,當年這活動實在太熱門了,因而即使我們計劃得很早,也早早展開訂機票的作業,最後卻只有兩個家庭的八個人,搶得回程「綠島飛台東」、「台東飛台北」的機票。
  也就是去程時大夥坐火車,到了台東再轉搭客輪前往綠島。
  回程時分成兩組,我們一家五口和另一家三口,八個人搭乘飛機從綠島到台東,再從台東到台北;其餘兩家則循原交通工具,先搭客輪到台東,再坐火車回台北。
  想起來是非常有意義也非常有趣的活動──全家一起出遊,先坐火車,再搭客輪,遠赴綠島遊玩三天兩夜,觀看千禧年的第一道曙光,享受離島的山色海景,最後搭乘飛機返回溫暖的家──不令人羨慕嗎?
  不料,這趟「想起來」很棒的旅程對我們一家人卻是刻骨銘心的記憶。
  刻骨銘心的原因只有一個:在強風巨浪中搭乘台東到綠島的客輪!
  台東到綠島客輪的外觀類似相片一(十四年前搭乘的應不是這艘,只是外形十分相似)。


相片一:綠島之星客輪。

  想當年來到台東富岡漁港碼頭,瞧見如此「流線」、「新穎」的客輪,我內心還暗暗一喜,家人也都懷著愉快的心情上船。
  可是,當客輪緩緩朝港外駛去,我看到外海劇烈起伏的浪湧,內心立刻有了警覺,火速拿嘔吐袋分給家人,並且二話不說橫躺在座椅之上,同時武裝全身的每一個細胞!
  須知如相片一的客輪,排水量只有三、四百噸,在海軍勉強可以稱得上「大型飛彈快艇」。
  請注意最後那個字──艇。
  當年在海軍服役,我待的都是「艦」,其中噸位最小的是獵雷艦,每每出航都讓我暈得大吐膽汁,其滿載噸位也有五百五十噸。
  如今的客輪尺寸小了一號,前往綠島的航向又是「橫風橫浪」(請參考圖二;海浪從船的左、右舷打過來,和「順風順浪」有很大的差異),其航程之艱辛,只有我這個過來人才明白!


圖二:台東富岡漁港至綠島航線示意圖。

  假如擁有足夠的航行經驗,瞧見圖二,鐵定會頭皮發麻,心裡跳出「完了」兩個字!
  因而說我「武裝全身的每一個細胞」,絕不是誇張的形容。
  可是,老婆和三個小孩認識不清,客輪駛離港口,他們和其他乘客一樣,剛開始都在船身因海浪撞擊產生劇烈搖擺時而歡聲尖叫。
  是的,他們在「歡」聲尖叫,因為那感覺有點像乘坐雲霄飛車時的刺激。
  然而那刺激很快就隨著身體的不適而消失。
  特別是我們一家,老婆和我都是暈船大王,三個小孩個個獲得我們的真傳,暈船的程度比我還嚴重。
  如何確定比我還嚴重?
  從小他們坐車,我還沒什麼感覺,他們已暈得七葷八素。
  可以想見──猜都不必猜,他們只會比我暈得更慘。
  果不其然,客輪出港後不到三、五分鐘,我們一家人全都給擺平了,個個橫躺在座椅之上,嘴邊擺著嘔吐袋嚴陣以待。
  十分鐘左右,我們全家先後因暈船而嘔吐起來。
  這種痛苦的時刻,仍有少數耐暈的乘客隨著船身劇烈的搖擺而歡聲尖叫。
  不過,他們沒再興奮太久。
  大約二十多分鐘之後,全船靜悄悄一片,絕大部分的乘客都給擺平了。
  可是沒幾個人的痛苦如我們家人這般嚴重。
  有多嚴重呢?
  我可愛的小女兒當年才四歲(相片二),因為暈船暈得太難過,一邊吐、一邊哭,還要趁著嘔吐的空檔低聲哀叫「爸、媽……」求救。


相片二:我小女兒四歲的模樣。可愛嗎?像不像我?

  縱然聽到小女兒求救的呼喚,我和老婆如此有愛心的父母,也只能蜷縮著身子、緊閉雙眼、一動不動。
  小女兒如今十八歲。在這漫長的十八年,那天是唯一的一次,我和老婆沒有理會她的求救聲。
  不要說理會她的求救聲,我連抬起頭來看她一眼的心情也沒有。
  哭到後來小女兒也因過度難受而哭不出聲來。
  一時之間耳邊只剩下此起彼落的嘔吐聲。
  不幸的是,這時距離目的地還有一半的路程。
  如果風平浪靜,客輪得以全速行駛,台東到綠島的航程約五十分鐘。
  然而風浪越大,船速就越慢。那天大約開了七、八十分鐘。
  那是地獄般煎熬的七、八十分鐘啊!
  好不容易熬到客輪進港,乘客們紛紛下船,我們一家是在船員再三催促之下最後離船的五個人。
  一旦離船,艱難地走到距離梯口不到兩、三公尺,我們五個人便又紛紛蹲坐下來。
  實在是難受得「寸步難移」啊!
  相信嗎,由於我們五個人就蹲坐在馬路正中央,後來接運其他遊客的汽車駕駛按喇叭示警時,我那三個孩子居然站都站不起來,而是半蹲著、慢慢地一寸一寸往外移──那幅可憐像,若非親眼瞧見,要人如何相信!
  所幸綠島不大,那天上車沒多久便到了飯店。
  走入房間,我們五個人二話不說便躺在床上。
  這一躺就躺到吃晚飯的時候。
  從進入房間到晚餐大約有兩、三個小時的時間,這中間我們一家都是「一動不動、不聲一出」地躺在床上。
  後來晚餐也是在友人再三催促之下,我們家人才先後勉強下床。
  那晚走進餐廳,我拿起筷子吃下第一口菜,由於有點油味,當場又吐了出來。
  能夠想像那天我和家人暈到什麼程度嗎?
  所幸兩天以後我們一家是搭乘飛機離開綠島。否則我可以保證,假如沒有機票,我們一家會繼續住在綠島,直到有機票才願意離開。
  這就是「千禧年看曙光」之行我最深刻的記憶。
  結果有看到跨年的第一道曙光嗎?
  講句良心話,這問題此時我想了又想,實在記不起來。
  好像在眾人吆喝之下,全家只有我勉強爬起來,出去瞄了一眼,隨即又回房鑽進溫暖的被窩。
  這故事給我的教訓是什麼?
  過年過節盡量不要外出,好好在家休息可能是上上策。
  實在內心過意不去,趁好天氣到住家附近的郊外走走也無妨。
  否則,十之八、九會和我千禧年的綠島行差不多──乘興而去、敗興而歸。
  雖然如此,但此行也有一大收益──讓家人清楚地了解身為海軍的我曾經是多麼辛苦!
  那晚我明確地告訴他們:這趟航程只有七、八十分鐘──不管多麼痛苦,你心裡很清楚三、四十分鐘之後就會結束。
  可是,當年我在海軍呢?
  往往一趟航程就是五、六天,如果出港時就被暈得七葷八素,你對接下來的漫漫長日能有什麼樣的期待?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