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軍旅生涯廿七年(四)──初級軍官》2008/10/3

  官校畢業之前,我從沒對自己的未來有長遠、具體的規劃。等到畢業,才發現前途一片茫然,自己什麼都沒有。
  我有什麼?
  我在海軍沒有靠山,大家對我的印象也不好,假如再不努力,保證沒有前途──明白這事實,我變得非常努力。
  什麼是好學生?
  守規矩是好學生。
  什麼是好軍官?
  達成任務是好軍官。
  我有好軍官的本事,卻沒好學生的特質。
  第一年我派任南陽艦槍砲官,整整一年,回家不到二十天,平常也很少外出,日日都在自己的工作崗位努力。
  不單付出時間,研究精神也發揮到了極限。
  我翻出艦上的原文說明書,邊看邊研究艦上的射控系統,從系統研究到火砲,連五吋砲(相片一)的受信機都拆下來搬到寢室。


相片一:陽字號的雙管五吋砲

  別以為軍艦上的裝備都有完整、翔實的說明書。這是二次大戰的老舊戰艦,年紀比我還大,許多說明書早就不知扔到哪兒去了。
  我一邊看書,一邊拆裝備,幾次到庫房翻出不曉得多少年來沒有人動過的「怪工具」,有時拿著工具敲敲這個、試試那個,幾個月下來讓我研究出許多寶貴的心得。
  我把心得寫下來,許多時候寫不清楚就畫圖註記。
  幾年之後,我總共寫了九大本圖文並茂的筆記。
  假如學生時代就如此努力,肯定考上建中、台大。
  後來我陸續整理學習心得,並寫成文章投稿到《海軍學術月刊》。第一篇是逾萬字的〈如何精進H九三○系統的射擊精度〉,除了獲得海軍年度「兵器類」徵文的第一名,還贏得艦隊司令與兵器工廠廠主任的誇讚。
  這篇文章讓我在海軍兵器圈闖出不錯的名號。
  接下來又寫了幾篇,像是〈五吋砲引信機的調整與作用原理〉、〈砲膛校正〉、〈滾輪道砲組校正〉等,每一篇都獲得好評。
  尤其是〈滾輪道砲組校正〉,研究過程中我請教艦訓部資深的老教官,他一聽「滾輪道」便正色警告道:「那個東西你千萬不要碰!」
  越是千萬不要碰,我越是要碰。
  後來順利破解謎團,把前因後果全串接起來,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
  對於研究一種新開發的事物,不必照著前人建立的規則做事,是我喜歡的工作,也的確有一些天分。
  我的努力和付出,很快就獲得艦上長官的肯定。尤其是艦長和副長,兩個長官終生都和我保有密切的聯繫。
  一年後調到油船(萬壽艦)擔任艦務長,那是性質全然不同的工作,我保持同樣的研究精神,又是畫圖、又是寫筆記,沒多久也寫了一大本心得。
  幾個月後碰上戰術總驗收,我們要執行海上加油科目,第一次演練因雙方沒有默契,不幸把加油的油管拉斷。
  第二天早點名剛結束,艦隊長便來到我們艦上,正好我在梯口,他迎面便問:「誰是艦務長?」
  我心想完了,顯然是來找碴的,提心吊膽地承認是我。


相片二:雙艦海上加油

  「為什麼會拉斷油管?」
  我解釋了一下,覺得講不清楚,回到房間拿出筆記本,照著上面親手繪製的圖形細細解釋。
  艦隊長不出一聲離開,回到艦隊部卻對我大肆讚揚。然後由艦隊部出面舉辦講習,集合所有操演艦的官士兵,由我負責教導海上加油操演。
  拉斷油管本來是一個錯誤,應該遭到處分的反而變成獎勵,從此讓我認清「危機就是轉機」的道理──隨時準備好,不知道需要的那一刻何時會來。可能永遠不會來,但假如沒有平常的準備,來的那一刻就是你垮台的一刻。
  我在萬壽艦只幹了八個月,接著被挖角到正陽艦(相片三)擔任反潛官。


相片三:正陽艦英姿

  反潛官兼任「系統官」,負責艦上火砲系統的校正。再加上把我挖角來的兵器長討厭讀書,報到第一天就殷殷叮嚀:我什麼都不懂啊,以後全靠你了。
  於是,我又努力研讀所有裝備的說明書,邊看邊記筆記。兩個月後,我把所有裝備都研究完了,兵器長卻不幸因心臟病住院,後來更因病重而離差。
  艦上沒了兵器長,就由我──畢業兩年不到的年輕軍官──代理。
  這狀況讓艦隊長十分憂心。某天下午他來到艦上,全船的官員陪坐在官廳,他不動聲色地問:「誰代理兵器長?」
  看到是我這個毛頭小子,他難掩失望之情,隨便問了個兵器方面的問題。
  我正確地回答了。
  他有點意外,接續問了許多問題,越問越難。
  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他在海軍號稱兵器專家,大概很少碰上對手,越問越意外。
  也不是說我和他旗鼓相當,而是他問的都是我分內的知識,又剛研讀完畢,記憶正深刻,自然幾乎是有問必答。
  那天他問了兩、三個小時,回去以後四處宣揚,甚至在會議中公開表揚我是艦隊中本職學能最優秀的兵器軍官。
  幾個月以後,我們艦上的彈藥庫淹水。那天輪我當值,查艙時發現地板積水,再一想彈藥庫就在底下,頓時嚇得屁滾尿流。
  那一夜全艦都沒睡覺,休假的官員也全部緊急召回,先用抽水泵把積水抽乾,再將幾百顆五吋砲的彈藥搬到碼頭上,一顆一顆擦拭,一直忙到天明。
  這麼大的事情,艦隊長卻在會議中誇獎我:「假如不是他當值,恐怕第二天都沒人會發現彈藥庫淹水。」
  正陽艦幹了一年,接著調到玉山艦擔任兵器長。
  第一天到玉山艦報到,正在寢室整理行李,某同事笑嘻嘻地走過來,說剛才抓到四個士兵躲在庫房打麻將。
  士兵在艦上打麻將,軍官還能笑嘻嘻地輕鬆以對──這是一艘軍紀何等敗壞的軍艦!
  的確敗壞,玉山艦是我待過所有軍艦中紀律最差的一艘。而最主要的原因,是艦上有兩個長字級的軍官能力不足,他們管不動士兵就異想天開,運用帶有黑社會背景的士兵管理士兵。
  沒多久我就發現,艦上有七、八個士兵是地下大王,常聚在一起飲茶、喝酒、賭博,該上工的時候也可以躲在某個地方睡大覺。不僅士兵怕他們,士官要看他們的臉色,軍官也對他們有幾分忌諱。
  也湊巧,幾個月之內那兩位幹部都被撤換了,新上任者和我聯手出擊,而那群無法無天的士兵一個送軍法、一個逃亡、一個退伍,剩下的群龍無首便自動瓦解。
  不敢說那時艦上軍紀嚴明,至少公理正義得以伸張。
  離差前三個月,國防部舉辦首次「國軍運動大會」。海軍六個艦隊各派一支隊伍,加上空軍九個聯隊,總共十五個部隊參加三項戰技競賽(陸軍和陸戰隊算甲組,海軍、空軍屬於乙組)。
  三項戰技是兩百公尺武裝泳、三千公尺武裝賽跑、一百碼實彈射擊。
  很不幸,我們的船正好進廠大修,艦隊部就把這任務交到我們艦上。
  更不幸,我們艦長對我十分欣賞,又把這任務交到我的手中。每天早上他就騎著單車到集訓地(左營輪校),見到我只問一句:「有沒問題?」
  我永遠都回答沒問題。
  他點頭笑笑、拍拍我肩膀,轉身騎著單車就離開。
  參加比賽的選手是我們艦隊(一三一艦隊)各艦的代表。
  聽過當年一三一艦隊的風評嗎?
  難以管理的士兵幾乎都送往一三一,那可真是龍蛇雜處的艦隊。
  當各艦收到命令要派員參加集訓,無不挖空心思把最頑劣的份子送出去。
  不難想像,參加集訓的都是什麼樣的人物。
  跟這群人講榮譽、談團隊,是容易的事嗎?
  更何況,兩個月之後要參加戰技競賽,想要得到高分,必然是高張力的重量訓練。而他們絕大部分沒有打靶的經驗,有的人根本不會游泳,更沒人熱愛跑步。
  要如何訓練這批選手?
  我每天和他們朝夕相處,慢慢規勸、感化他們,同時絞盡腦汁思考要如何得到高分?
  游泳或跑步,是依據選手的時間折算成績,而不是比名次。我很肯定,體能的好壞有一定的範圍,這兩項成績的差異不會太大。好比說,第一名得到九十一、二分,最後一名也會有八十六、七分。
  至於打靶,每人射擊六發,分數從滿分到零分。假如總平均成績輸別人一發,便落得全無翻身的機會。
  因而在訓練游泳、跑步的同時,我費盡心機研究如何強化打靶。
  別以為打靶就是練習射擊,那裡面有許多學問,講起來又是一大篇道理,此處暫且不表。總之,最後的成績,我們艦隊就因為打靶的成績遙遙領先對手,這才得到團體總冠軍。
  在確定打靶成績第一、獲得總冠軍的剎那,整個隊伍歡聲雷動,興奮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那是我這一生最得意、最快樂的時光!
  射擊的前一日還發生了一段插曲。
  由於艦隊部先前承諾,如果獲得總冠軍,所有人「就地」放假十天。可是,射擊比賽前一天艦隊部卻臨時改變主意,要求大家先返艦,視任務狀況再由各艦安排假期。
  消息傳來,幾個主要幹部抱怨不已,一致規勸我暫且壓下命令,一定要拖過明天,等最後一項射擊比賽結束後才公布。
  可是,我討厭使用欺騙的手段,更不願意強迫部屬做什麼事,而總是想盡方法從內心說服他們。
  欺騙,總有被揭穿的一刻。
  不是發自內心,如何凝聚力量?
  我集合大家,實話實講。
  頓時群眾失控,隊伍中咒罵聲不斷。
  我停了停,等大家發洩完畢,接著講了一長篇道理,說得大家心服口服。
  講到這不得不自誇,我所有本事中最強的一項,就是說服一群人,讓他們為同一個目標團結奮鬥。
  之所以能感動他們,最重要的因素是我誠實待人。
  接連幾任艦職的成功,讓我對海軍的事業產生了自信,也開始認真思考:未來的路途要怎麼走?
  不管當年或是現在,官場的捷徑都是侍從、祕書。他們有機會接近高階長官,甚而進一步成為高階長官的自己人。有些人一路跟著長官往上爬,跟到後來兩人的關係比父子還要親密。
  我很想當侍從……,甚至可以說我渴望當侍從。可惜,沒人認為我適合當侍從,也從來沒有人推薦我去當侍從。
  假如當時某長官選擇我當侍從,我一定會感激萬分,甚至以死相報。可是,接下來就不可能出國讀書,也不可能到台北補習,更不可能認識我老婆。
  我的一生肯定要整個轉變。
  果真如此,今天的我會是什麼樣的人物呢?
  若要我猜,十之八、九是汲汲營營於官場的官僚。
  幹不成侍從,只好選擇出國進修。關於這一點,《我的留學路(上)》《我的留學路(下)》〉說得很清楚。
  接下來,我考進官校科技先修班、留在數學系擔任助教,而後到美國留學,前後四年和海軍指揮路線完全脫節。
  這四年我日夜盼望著回到海軍艦隊。
  取得學位歸國,利用總司令召見的時機,我明確表達想重返艦隊的意願。隨後也順利派任綏陽艦兵 器長,一圓我重返艦隊的宿願。
  這一年我幹得更風光,有兩個主因。
  一次在總司令主持的海鯊檢討會,我語驚四座,否定了一個存之已久的反潛觀念。
  簡報很長,圖文並茂,講得滿座長官驚疑不已。
  後來這篇簡報得到海軍年度徵文作戰類的第一名。
  第二件是岸轟打靶,我改良了艦訓部實施已久的作業模式。
  第一次說出心裡想法時,艦訓部的教官聽得呆若木雞。實際執行以後,精準到十之八、九都是命中。
  講十之八、九算是客氣了。某次司令到現場觀看實彈射擊,第二天晨會,作戰組報告昨天綏陽艦射擊XX發,幾乎全部命中。
  司令當場糾正:不是幾乎,是全部命中。
  那次演習是一連串的預演──司令看完總司令看、總司令看完參謀總長看。
  總司令也是兵器專家,看完以後直接交待:「叫綏陽艦兵器長寫一篇報告,說明為什麼他們岸轟那麼準!」
  擔任綏陽艦兵器長之前,我的名聲僅止於艦隊部。從此以後,許多海軍長官都知道有我這號人物。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