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對與錯》2011/9/9

  小時候,老師教我們要「明辨是非」,許多長輩也告誡我們: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不可以黑白不分。
  真如此嗎?
  上個月帶家人到高雄出遊,由於大兒子臨時有事必須趕回台北,我就幫他買了一張高鐵車票,一家人再送他到左營高鐵站。
  站在車站的閘門外,因為老大是第一次搭乘高鐵,我就指著前方說:「等下走那個電扶梯,到底下的月台上車。」
  沒想到,這時老婆卻說:「應該走那邊的那個電扶梯,要到樓上的月台上車。」
  我聽得當場怒道:「左營哪來的『上面的月台』?它全部在底下的月台上車。」
  可是,老婆堅持道:「我上次就是到上面的月台上車。」
  眼見我們要吵起來了,老大出聲勸道:「沒關係,我進去以後自己問,不就知道了?」
  我沒理會老大的意見,直接走向閘門,問明了服務人員,確定我是對的,再轉身告訴老婆:「聽到沒有,沒有上面的月台!」
  這時,只見家人的臉色都不好。老大甚至挖苦道:「好吧,證明你是對的,你高興了吧?」
  我當然不高興。
  為了證明我是對的,把一家人都搞得不高興。
  這也讓我回想起當年接艦,全艦二十幾位官兵一同出國受訓。我是副艦長,唯一的長官是艦長。
  有一次在教練儀的操演訓練中,我瞧見螢幕出現一個奇怪的符號,出現沒多久就消失了。
  我把這現象告訴艦長,他劈頭就說:不可能!
  可是,我很肯定,繼續解說我看到了什麼。
  艦長用力搖了搖手,說這不重要,也不可能,教我不必再講了。
  我忍著沒有爭下去。
  幾天以後,居然又讓我碰到同樣的情形。這一次,我特別記下鍵盤的輸入過程,並急忙打斷進行中的訓練,想要告訴艦長當初我是對的。
  艦長的態度依舊──不想聽,因為他覺得不可能,也不重要。
  這一次我很堅持,硬是拉著他來到螢幕前,要他親眼見證我的輸入過程。
  瞧見那個奇怪的符號,艦長勃然大怒,當眾對我訓斥起來。
  訓斥什麼我早就忘了,因為他講到一半,我就轉身拂袖而去。
  不難想見,艦長發怒、副艦長翻臉,全艦的氣氛低迷到了極點!
  人老了以後,開始會慢慢檢討自己往日的言行。
  兩件事連在一起,令我不得不自我檢討:對、錯,有那麼重要嗎?
  正巧,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我摘要其中一段如下:

  日本一位著名演員,某次上台演出之前,他的一位朋友提醒他:「哎,你的鞋帶鬆了。」
  他低頭看了看,趕緊蹲下把鞋帶繫緊,並連聲向他的朋友道謝。
  等他的朋友走開,他又蹲下身子,悄悄把鞋帶解開。
  別人正好瞧見他的一舉一動,疑惑地問他是怎麼回事。
  他說:「我扮演的是個旅人,鞋帶鬆了正好可以表現出旅人的舟車勞頓。」
  「你為什麼不把這個原因告訴你的朋友呢?」
  「我的朋友之所以提醒我,是出於對我的關心;假如我跟他解釋,只是想說明演戲的技巧,這機會以後多的是。無論在什麼場合,最重要的是以感謝的心態接受別人的關愛,並能給予回報。」


  聽完這位演員的說明,你有什麼感想?
  幾個禮拜以前,我和老婆的一群同學聚餐,地點在萬里山區的餐廳。
  吃到一半,服務生送上一盤清蒸魚,味道很好。某同學吃了一口,好奇問:「這是什麼魚啊?」
  同桌的另一位同學,這時搶著說:「蘇眉。」
  聽到蘇眉,我當場睜大雙眼,幾乎脫口要說:「這怎麼可能是蘇眉!」
  可是,緊接著我就想起前面的幾個教訓,於是忍著沒講。
  現在,那一天聚餐的同學都不在,我偷偷告訴你是怎麼回事。
  首先,蘇眉在台北的高檔餐廳我吃過好幾次(都是有錢的大老闆請客),一條一斤左右,售價在六千到八千元之間。
  這裡是位於台北郊區,萬里小地方的平價餐廳,一條蘇眉的正常要價,可能超過一桌酒席的賣價。
  其次,因為我吃過蘇眉,所以認得蘇眉(相片一)。


相片一:這是蘇眉。注意牠的嘴唇,那可是海鮮中的極品

  當然,我的見識可能有誤,但還有第三個原因。
  蘇眉最好吃的部位是魚頭──飽含膠質;尤其是魚的嘴唇,味鮮脂厚,是極品中的極品。
  就好像大閘蟹,珍貴的部分是蟹膏,而不是蟹肉。
  同樣的,蘇眉好吃的部分是魚頭,而不是魚肉。
  那天吃的如果是蘇眉,大家應該搶著吃魚頭,而且要把它啃得「屍骨不存」。
  結果呢?
  一整個魚頭沒人碰,因為它不好吃。
  看到這,你應明白我能夠講出一長篇道理,用來證明盤子裡擺的不是蘇眉。
  可是,我一句話沒講。
  有什麼好講的呢?
  對、錯,沒那麼重要。
  假如那一天,說明魚是蘇眉的是餐廳老闆,說完以後要我們付蘇眉的價格,對不起,我鐵定出聲反駁。
  可是,這只是餐桌上同學之間的閒聊,錯了又如何?
  別忘了《淑女與紳士》乙文,我自己曾經說過的一條準則:即使別人犯錯,也不要公然指出令他難堪。
  不要讓別人公然難堪,是人與人交往的基本禮儀。
  話雖這麼講,也請你注意,我不是教你是非不分,做一個面面取巧的好好先生。
  要看場合、視狀況!
  以後再碰到類似情形──你覺得別人說錯了某一件事──請你冷靜思考以下三個問題:
  一、別人一定錯,你一定對嗎?
  凡事不要太篤定哦!
  就好像《養狗七要》,若不是我親眼瞧見噹噹的一舉一動,還真以為自己對小型狗的偏見是正確的。
  其實呢?
  二、縱然別人說的是錯的,會產生什麼嚴重的後果嗎?
  沒錯,有可能你是對的;但假如不當場指正,會造成什麼後果?
  例如大兒子走進高鐵站,若他真往高一層的月台走去,到了上面,沒看到鐵軌,還會傻乎乎地等在那兒嗎?
  生活中有許多事情都是無關輕重。
  對或錯,有時候沒有那麼重要,不值得我們費唇舌去和別人爭論。
  三、指正別人錯誤時,留意自己的態度和口氣。
  不要嗤之以鼻,更不要一副瞧不起別人的口吻。
  別忘了,當眾糾正別人的錯誤,其心態是要證明「你錯、我對」,其行為是在炫耀「你劣、我優」──這真的會讓別人很沒面子。
  如此,會不會讓對方惱羞成怒?
  以上,是日後碰上「你認為別人出錯」,應認真思考的三個問題。
  尤其是對家人,在剝去「客套」的面具以後,彼此往往會失去耐性。
  此時你也不妨冷靜回想一下,難道你從不曾和某一位親人,為爭論一個毫無意義的「對、錯」,弄得氣氛十分僵硬?
  好比說家裡的拖鞋該放在哪個位置、炒蔬菜要不要先加薑片、煮湯是先放鹽或後放鹽、用完餐應立即清洗碗盤、房間該整理到什麼程度、不用的東西應隨手丟棄……;本來這些都是小事,家人也都不太在意,卻在日復一日的頻繁接觸中,小事被慢慢放大,然後雙方就盯著這些小事,大家越看越火,最終忍不住而爆發,並開始不理性地堅持: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其實,這些事情是對或錯,又如何?
  對能對到哪呢?
  錯又能錯到哪?
  許多事情的對錯,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用心,是對別人的尊重,以及對整體和諧氣氛的追求。
  年紀越長、見識越廣、心態越成熟,就越能體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重要。
  想要把什麼事情都搞得水落石出、什麼道理都說得一清二楚,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生?
  人吶,有時候還是胡塗一點的好!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