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親子關係(三)》2011/5/27

  拖到現在才寫這篇文章(親子關係),其實是一直在思考:以前我們的父母是如何對我們、今天我們又是如何對我們的兒女?
  說物質,那根本沒法比。
  說管教,我們的父母遠比我們凶。
  說付出,好像也是我們比較多。
  不是嗎?
  試看A教授與景教授,他們對兒女的付出有多少!
  我們的父母輩呢?
  講一句不好聽的話,我們這一代的父母,主要的責任就是把我們餵飽、養大。
  因而不管從物質、精神,或是「自我忍耐」的角度,我們對兒女的付出,遠超過我們父母對我們的付出!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能接受父母「絕對權威」的管教方式,我們的兒女卻不能?
  這問題困擾了我很長一段時間,冷靜觀察了好幾年,最後我認為關鍵在兩個字──感恩!
  不管我們的父母如何對我們,我們自始至終都覺得父母的恩情深似海、重如山,那是幾輩子都還不完的。
  我們的兒女呢?
  他們似乎覺得他們得到的一切,是天經地義該得到的。
  父母辛苦工作賺錢,供他們吃住、讓他們娛樂、為他們做牛做馬、送他們上學校、給他們買車……,不管什麼,那全是父母應盡的責任。
  既然是應盡的責任,當然不必感恩。
  最起碼,那絕不是「深似海、重如山」,幾輩子都還不完的恩情。
  由於沒有太多「感恩」的心情,因而心中一旦有什麼不滿,那就是「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現在的孩子不知感恩

  我們和我們兒女,對父母恩情的認知上有很大的差異。
  沒這種感覺嗎?
  想當年我們大部分的願望無法實現,父母難得做到一項,我們是無比感恩!
  例如我小時候,有一天想買「紙卷鞭炮」(放在玩具槍裡面的子彈,像膠帶捲成一個銅板大小),即使只要一毛錢,我也是沒有,又清楚母親不可能給我,只好在村裡面四處閒逛,就是希望能在地上撿到幾個銅板。
  那時候還真是天真,以為只要走得夠遠、走得夠久,搜尋的地面夠大,總會讓我撿到一個銅板吧!
  很可惜,走了一整個下午,兩隻腿都走痠了,卻沒撿到一毛錢。
  晚上回到家,那股失望的感覺讓我拗性大發,硬是伸手向母親要一毛錢。
  母親不給,我就不吃飯,兩個人僵持了好久,氣到母親差點沒動手打我。
  拗到後來我不僅不吃飯,還躺在地上耍賴哭鬧。
  最後被逼得沒辦法,母親只好拿了一毛錢給我。給錢的當下,母親怒瞪著雙目──到現在我都清楚記得母親當時的面容。
  如願拿到一毛錢,我飛奔出門,到商店買了紙卷鞭炮,回到家快快樂樂地吃晚餐。
  這件很小的事情,卻是我兒時很深的記憶。
  就我記憶所及,這也是我唯一的一次,哭鬧著要求母親買什麼東西給我。
  今天呢?
  答應孩子一百個要求、實現他一百個願望,只要拒絕最後一個,他立刻翻臉,把先前的一百個恩情全給忘了。
  這種「忘恩負義」的例子比比皆是!
  是現在的孩子天生無情嗎?
  怎麼可能!
  孩子就是孩子,出生的時候和你我一樣。
  可是,為什麼後來變了呢?
  必然是今天的社會,和我們兒時的社會,出現了某些本質上的變化。
  這些變化包括:

一、家庭結構式微

  我們小時候一個「典型的家」,基本上具備以下四個特徵:
  1、有好幾個兄弟姊妹:三、四、五個是家常便飯,六、七、八個也不奇怪。
  2、就算父母經常鬥嘴,兒女卻不會擔心他們可能離婚,因為當時的社會幾乎沒人離婚。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一輩子都要認命,是我們父母輩對婚姻普遍的認知。也因此,不管兒女如何擔心父母的感情,幾乎都不會害怕家有被拆散的危機。在那個年代,「家」是「至死方休」、永遠的承諾!
  3、從早上起床的早餐,中午帶到學校的便當,以及全家人坐在一起享用的晚餐,每一餐都是母親親手做的。全家人和樂融融地坐在一起用餐,特別是餐桌上難得出現一道豐盛的菜,感覺上就格外的溫馨和幸福。
  4、家人的住處很小,每一個成員幾乎都沒有自己的私人空間;家中能「個別從事」的活動更少──沒有網路、沒有電玩、沒有各種奇奇怪怪的電子產品,許多家庭甚至連電視都沒有。家庭成員不管是主動或被迫,總之互動頻繁,這固然增加兄弟姊妹爭執的次數,然而在無形之間也建立了家人深厚的感情。
  早年的時候,「家」對中國人的功能,幾乎相當於西方社會的宗教。那是全家人的信仰中心,一輩子的精神寄託。
  今天這個社會,一個典型的家又如何?
  什麼叫做「家」?
  什麼叫做「家人」?
  我家的人口算多的(我和老婆,外加三個小孩),彼此相處也算融洽,可是每當假日大夥回到家,除了用餐,大部分的時間孩子都在自己房裡上網、玩電動、看書、寫作業。
  比較起來,今日家人的互動,比起當年是少了許多許多。
  由於互動不多,親密感自然降低,凝聚力也就減弱;再加上離婚率大幅提升,婚外情比比皆是,家,不再是往日「至死方休」的承諾!

二、親子時間減少

  我們這一輩非常功利、非常現實。
  不承認嗎?
  若是不信,請靜心想一想:在沒有任何利害關係的前提下,目前和你來往的朋友當中,有多少你會繼續保持來往?
  和以往一樣頻繁、一樣熱絡的來往哦!
  沒有利害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從這個觀點看,我們中間的大部分都沒有朋友。
  我們這一輩為什麼會那麼功利現實?
  因為小時候的環境苦、物質條件差,窮怕了,長大了就立志以追求財富為最高目標。
  什麼叫功成名就?
  不就是賺大錢?
  管他過程是什麼,假如不能為你帶來財富的「終極目標」,那種成功有什麼意義?
  反之,只要能賺大錢,男盜女娼也無妨。
  我們不僅功利,這個社會更是「史無前例」的功利,因而大部分的人錯誤地認為:人生就是為了賺錢。等我們結了婚、生了小孩,生活的壓力變大,就應該更努力地賺更多的錢。
  只要能賺足夠的錢,給妻子兒女一個富足的物質環境,那就是我們為人夫、為人父最大的驕傲!
  為了追求這個目標,平常要加班,下班以後要應酬,假日要陪長官打高爾夫球,偶爾還要到外地出差;就算回到家,也長時待在書房,透過電腦或網路繼續工作。
  講好聽的,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這個家。
  其實,到底是為了這個家,還是為了我們自己的出人頭地?
  管他真正的答案是什麼,無可否認的事實是,和我們的父母相比,我們的親子時間明顯地減少了!
  親子時間的減少可能衍生出三個問題:
  1、家人感情淡薄:感情需要時間培養,沒有互動,何來感情?
  2、父母不了解小孩:由於接觸少,彼此的信任度就低,即使見面孩子也不敢或是不願意講真心話,父母如何了解他們心裡在想什麼?
  3、小孩不了解自己:小孩畢竟是小孩,經驗不足,假如缺少長輩的導引,會走許多冤枉路,甚至永遠不了解自己的能耐、短處,以及人生該走什麼方向。

三、重點不在兒女「得到多少」,而在他眼中父母為他「犧牲多少」

  請先看一篇文章,作者是大陸同胞,取材自好讀的電子書《震撼心靈的一一六個生命感悟》

〈十個餿雞蛋〉

  那散發著異味的雞蛋,似乎一直在我的胸膛裡滾動。
  那年,我在離家數百里的縣城讀高中。家裡極其清貧,為供我讀書,氣管病很重的父親毅然斷絕了用藥,拚命地在那可憐的一點兒薄地裡工作,期望多打幾斤糧食。母親則將每個雞蛋都換了錢,攢著給我做學費。為了省路費,我只有寒暑假才回家。
  高三下學期的一天,我正在上體育課,班主任告訴我母親來了,在學校收發室等我呢。
  我趕緊飛跑著去見母親。要知道,這可是我上高中以來,家裡人第一次來看我,也是母親第一次進縣城啊。
  母親是搭了別人的車來的,一臉的灰塵,襯得已顯佝僂的她更加蒼老了。
  我叫了聲「媽媽」,嗓子便有些哽咽。
  母親用她那榆樹皮般的手掌輕輕地摩娑著我的頭,疼愛地念叨著:「瘦了,瘦了,個子高了,得吃飽飯啊,哦,看我給你拿好吃的了。」
  說著,從那個藍花布縫製的提兜裡往外掏雞蛋,一個一個地往我的兜裡塞。
  不多不少,正好十個,塞得我的幾個衣兜鼓鼓囊囊的。
  我拿了一個給母親。
  母親搖頭說:「我在家吃了,這是單給你留的,放了好長時間了,也沒工夫給你送來。」
  母親又叮嚀了幾句要我好好學習、注意身體之類的話,便頂著炎炎烈日,匆匆地往回趕。
  臨行前,她興奮地告訴我,回去還能搭上一段車。
  回到宿舍,我掏出早已被暖熱的雞蛋,揀出一個已碰壞的剝開,塞到嘴裡,一股很濃的餿味差點讓我嘔吐起來。再磕開其他的,每個都有些餿味,只是輕重不同,但我還是買了醬油,蘸著全都吃了。
  晚上,肚子疼得我直打滾,幾個同學趕緊送我去醫院打針,第二天的課也沒上。
  後來我才知道,說好要來的日子,母親便早早地把已放了兩個多月、家中僅有的十個雞蛋全煮了,可要搭的車因故推遲了兩天,母親為了省下五毛錢的車票,便跟著等了兩天。
  那可是酷熱的盛夏啊,熟食擱一天,就要餿的,更何況它們又經過了一路的顛簸呢。
  直到今天,我也沒對母親說過,她風塵僕僕送來的十個雞蛋已經變餿的事。但那天的情景卻常常浮現在眼前,那散發著異味的雞蛋,似乎一直在我的胸膛裡滾動。


  看完這篇文章,你有什麼感想?
  什麼叫父母的恩情深似海、重如山,這篇文章的作者體會到了。
  現在我們換一個場景。
  我有一個很有錢的朋友,給兒子二十歲的生日禮物是一輛價值百萬元的汽車──很令人羨慕吧!
  假如你是他的兒子,會不會有感恩的心情?
  別感恩太早,悄悄跟你透個口風,這位朋友擁有好幾輛價值近千萬的房車!
  現在請設身處地想一想,在接受生日禮物的同時,你能感受到父親的恩情「深似海、重如山」嗎?
  很難吧?
  甚至,你心裡可能十分失望,因為原本認為,以父親的身價,出手至少應該是三、四百萬元的名車──有沒這種可能呢?
  我小的時候三餐大多是蔬菜,難得有肉,更難得吃到全雞。到現在我都能清楚地記得,餐桌上難得出現全雞的時候,父親總是挑我們幾個小孩都不吃的雞皮。
  父親一邊吃,一邊說自己最喜歡吃雞皮。
  他真喜歡吃雞皮嗎?
  今天的物質環境是「史無前例」的富裕,我們幾乎沒有機會表達為兒女犧牲什麼。不過,假設我是當年的父親,會因為兒女喜歡吃雞肉,自己就裝作喜歡吃雞皮嗎──你想過這問題嗎?
  我想過,而且可以拿生命保證:我會。
  不是我特別偉大,而是因為他們是我兒、是我女。
  我也相信,我們這一輩的父母全都做得到這一個簡單的要求。
  可是,我們沒有機會表現,反而常帶著家人上飯館,什麼烤鴨、牛排、生蠔、龍蝦、比薩、炸雞……,大家都吃得十分盡興。
  吃飽了以後,你認為孩子會留下什麼印象?
  這家餐廳不錯……;或是,父親好偉大?
  明白了嗎?
  在你拿錢給兒子花用,認為他該感恩的同時,請冷靜想一想你吃什麼菜、喝什麼酒、穿什麼衣服、開什麼車、住什麼房子、每個月花多少錢?
  在兒女的眼中,什麼是父母的恩情?
  重點不在他「得到多少」,而在父母為他「犧牲多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