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共好》2009/2/13

  這輩子戀愛,不管當初愛得深與淺,也不管後來誰負了誰,分手的時候我都是衷心地祝福對方未來能夠幸福快樂。
  即使是她負了我,分手之初心中充滿了惱恨,不到幾個月就會轉變心情,之後仍然會誠心地祝福她幸福快樂。
  而且,日後如果聽到對方的消息,知道她過得很好,我會和她一樣的快樂;知道她過得不好,我會和她一樣的難過。
  這種同理心始終存在我心裡。畢竟曾經愛過,陪伴我走過一段美好的人生。不管她是誰,當初是誰負了誰,她的感覺我會感同身受。
  昔日戀人是如此,朋友也是如此。
  我不喜歡社交應酬,知心的好友不多,後來因故翻臉的更是少之又少。
  實在要算,大概只有一位。
  對於這位昔日好友,我同樣抱著祝福的心情。後來得知他過得不順利,我不僅跟著難過,而且發自內心地想幫他一手。
  一九八六年民進黨成立,當時我在美國留學,還是一位忠貞的國民黨黨員。


相片一:一九八六年民進黨成立大會

  民進黨成立的消息傳來,我特別找了幾位來自大陸的同學聚餐喝酒,一起為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個獲准成立的反對黨乾杯。接著碰到來自台灣的同學,只要和我有交情,都勸他們回去以後盡可能加入民進黨。
  許多人搞不清楚,問我是何居心?
  我的回答很簡單──我愛國民黨,但我更愛國家;民進黨黨員的素質如果不好,對國家未來的發展是好還是壞呢?
  如果支持者不足,選舉的時候就容易走偏鋒。
  假如委員的人數處於極劣勢,遇到不公平的表決就可能訴諸街頭暴力。
  唯有勢均力敵,形成良性的兩黨競爭,台灣才可能成為中國政治的典範。
  同樣的,中國共產黨和我們敵對了半個世紀,人民解放軍也曾經是我立誓要消滅的邪惡集團。可是遠在二、三十年前,我就衷心地期盼大陸經濟能夠富裕、政治能夠民主。
  我希望大陸人民過得越來越好,即使中共曾經是我們敵對的政權。
  並不是我擁有特別寬容的心,而是問題要看得透澈。
  凡事問自己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別人的不好,能否帶給你什麼好呢?
  中國大陸的經濟如果崩潰,台灣可能置身事外、不受影響?
  熱中政治的黨員素質如果太差,不就只會造成社會的不安?
  至於當初的好朋友,假如混得不好,即使和我沒有直接的關係,一層轉透過一層,也可能間接影響到我。
  更別說往日戀愛的對象,一個曾經和我分享過人生、共同建立過一段美好記憶的愛人,看著她的不幸,我可能快樂?
  詛咒別人並不能帶給自己任何好處,別人的不幸也不會成為你的幸運。
  反而,敵人的垮台有可能拉著你一道落水。
  別忘了「狗急跳牆」這句古諺。
  越是危急之際,下的注也就越重,出的招也越狠毒。
  近幾年親眼看過幾場商戰,深深感覺一個老闆和顏悅色、氣定神閒的時候,必定是他成竹在胸、穩操勝券的時刻。反之,如果氣急敗壞、暴跳如雷,鐵定是陷入了困境。
  一旦陷入困境,只要能挽救危亡,可能就無所不用其極。
  也因此,假如無法殲滅對手,千萬不要把他逼入絕境。
  即使能夠殲滅對手,也要考量可能產生的副作用。
  建立十個朋友不如少樹立一個敵人──仔細想想這句話的寓意。
  一路過關斬將,縱然能夠清掃路途中所有遇到的障礙,這條路走起來不辛苦嗎?
  辛苦也罷,千萬不要倒下。
  一旦倒下,所有過去的死敵都可能團結起來和你算總帳。
  至於製造雙贏的共好,於「做人」是在交朋友,在商場是「和氣生財」、「有錢大家賺」──這種路走起來既輕鬆,又充滿了祥和之氣。
  為了自己的好,最好祝福別人好,而不是詛咒別人壞。
  人生要培養共好的胸襟,做人才會成功,事業才會做大──這道理在商場或許還有幾分保留,做人卻是百分之百的正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