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海軍誤射雄三事件》2016/7/4

  上週五(七月一日),海軍金江艦發生誤射雄風三型飛彈事件,舉國震驚!
  聽到這個消息,我直覺的反應是:怎麼可能?
  雄三是摧毀力極強的武器,放眼全世界,保證擠得進「海對海飛彈」的前三名。
  由於它的摧毀力量太強大,因而海軍對雄三飛彈的「發射管制」非常嚴格。除了目標選定、系統測試、口令複誦以外,操控台前方還至少有三個人(艦長、兵器長、射控士官長)「目不轉睛」地監視著操控手。
  當然,這是在「全員備戰」的操演狀況之下。
  至於日常保養,為了防範單一操作手誤觸扳機,海軍也設定了三道關卡,分別是「扳機保護蓋」、「發射鑰」,以及「火線」。
  扳機保護蓋類似相片一──「扳機」的上方(或「外圍」)加上一塊「紅色,可掀動的保護蓋」。紅色用於提醒操作手這是「危險」裝備,也唯有在實際發射之前,操作手才准許掀開這個保護蓋。


相片一:扳機保護蓋示意圖。

  「發射鑰」類似相片二,講穿了就是操控台的一把鑰匙。插入鑰匙通常有兩個選擇,一邊是「SAFE」(安全),另一邊是「FIRE」(發射)。


相片二:發射鑰示意圖。

  至於「火線」是一段長度僅十幾二十公分的「電纜」,電纜兩邊各有一個接頭。火線連接以後才能提供飛彈發射時,點燃發射藥所需「電源」。


相片三:火線位置。

  依規定,海軍是如何防範飛彈誤射?
  小小的發射鑰由艦長保管,較大的火線由兵器長收藏。
  當年我擔任張騫艦艦長,成軍第一天,中科院非常神祕又慎重地將這把鑰匙交給我。
  我隨後便將它鎖進艦長室保險箱。
  也因此,軍艦想要發射飛彈,理論上至少需要三個人配合,那就是艦長、兵器長,以及飛彈發射台操控手(請參見圖一)──若要這三個人同時犯錯,我想機率即使不等於零,也趨近於零。


圖一:飛彈發射條件示意圖。

  不過,圖一是舊式雄風發射系統,雄三採用新型設計,「扳機保護蓋」與「發射鑰」已被軟體(控制面板)取代。


圖二:雄風控制面板新型設計。

  即使簡化前兩項硬體設計,雄三仍具備「火線」這最後一道關卡。
  不過,前面說的是正常操演狀況。
  假如是平時、日常保養、正常演訓,金江艦誤射雄三飛彈,可說是不可思議的錯誤。
  然而金江艦那天面對的不是普通狀況,而是甲操。
  什麼是甲操?
  甲操的全名是「甲類操演」,那是海軍上級單位對「單一艦」訓練驗收的考試。
  對海軍而言,甲操是再尋常不過的「小測驗」。
  可是對單一艦,那卻是艦長任內最嚴格的測考。
  假如你曾經在陸軍服役,很可能碰過「高裝檢查」,還記得那是多麼嚴肅、多麼令官兵「嚴陣以待」的大事嗎?
  海軍甲操的嚴肅性又超過陸軍高裝檢查。
  高裝檢查只檢查裝備。甲操除了要檢查裝備,更重要的是人員訓練,那是出海整整進行一天的實兵操演。
  艦上官兵通常如何面對甲操?
  好幾個星期以前全艦官兵便念茲在茲地加強準備──裝備保養、文件整埋填寫、單兵演練、部位組合操演,以至於全艦組合操演。
  甲操當日艦上官兵要面對什麼樣的狀況?
  全艦起個大早,加強環境保養與清潔,裝備開機測試,確定沒有故障的狀態,接著在8:30迎接十幾二十人左右的「測裁小組」登艦,然後由副艦長在官廳簡報,內容主要是「本艦人員與裝備現況」,最終得到「全艦完成戰備」,測裁長官做出「可以出海測考」的決定,這時才通過甲操第一關。
  接著是出港,進行一整天實兵操演,過程中測裁官在不同時段發布不同狀況,從簡單的小艇吊放、人員落水、舵機故障、指位拋錨……,到複雜的失火、核生化作戰、反飛彈操演等等。
  每一項測考,艦上官兵幾乎都是全員參加,只是所占的角色(主角或配角)有所不同。
  可以這麼說,甲操當日從早上九點出港,一直到下午(甚至半夜)返港以前,全艦官兵幾乎都在參加測裁官設定的操演。
  例如「人員落水操演」,除了當值班要採取一連串動作,其他官兵也必須到艦艉集合,由理事官清點少了哪一個人(測裁官會偷偷抓住一個官兵,不讓他參加點名,艦上如果查不出正確人名,那就會扣分)。
  總而言之,如果人生最重要的考試是大專聯考,海軍單艦最重要的考試就是甲操。
  誠然,不管如何嚴肅、如何令人緊張,誤射雄三都是不可原諒的錯誤。
  可是,設身處地想一想:如果你是金江艦官兵,誤射那一天所處的環境,這「僅由操作手」一人所犯的錯誤,會不會在陰錯陽差之下發生呢?
  可以想見,從測裁官登艦開始,全艦官兵必然都忙得「不可開交」。
  有沒可能艦長(或兵器長)擔心自己太忙,事先將火線交給射控士官長?
  而士官長也擔心自己太忙,於是事先接上了火線?
  或艦長(兵器長)曾經交代射控士官長,未出港前不可接上火線,因而在港內的時候,操作手以為火線未被接上,求好心切的狀況下事先測試裝備,這才誤射雄三?
  許許多多的可能,我不是當事人,無法確定。
  可是,以我曾經服役於海軍,當過飛彈巡防艦艦長,針對誤射雄三這件事感想如下:
  1. 這是該艦一干人員嚴重失職,艦長、兵器長,以及一系列往下的射控士官長、飛彈士官、操作手等,都應接受嚴厲處分。
  2. 如果甲操測考內容沒有要求接上火線,前述相關人員不單要撤職,根本應移送法辦。但假如甲操內容有要求接上火線,請一道檢討測裁組:誰製訂這種莫名其妙的測考項目?
  3. 海軍必須自我檢討,重點不在「製定更嚴厲的規定」,而在「如何落實現有規定」。我相信只要落實現有規定,雄三誤射事件就不會發生。之所以誤射,是好幾個人沒有按規定辦事,大家「便宜行事」的結果。
  4. 凡事都有兩面,往壞的看,這是幾個人「便宜行事」的惡果。往好的看,也有以下兩點:
  (1)雄三優異的性能獲得驗證:一枚速度兩馬赫以上海對海飛彈,精準命中一艘移動中的小漁船(請參考相片四),截至目前為止,可能是全球絕無僅有的案例。這呈現中科院多年「國防自主」的研究成果,我們應與有榮焉。


相片四:漁船被命中的部位。

  (2)這是意外的「武力展示」:雄三飛彈的摧毀力包含「速度、未燒盡的燃料、戰雷頭」三者組合,一枚就足以摧毀一艘航母。此次漁船之所以逃過死劫,是因為那不是雄三設計的攻擊目標。然而,雄三廣為世人所知的優異性能,再輔以命中漁船的「精準相片」,這無異是一次成效卓著的武力展示。最起碼,以後只要派錦江級艦駐防基隆、左營,它艦上配備的雄三飛彈便可形成圖三所示的保護圈(紅圓半徑為兩百公里)——想一想雄三飛彈的精準度、摧毀力,那會不警告我們潛在的敵人嗎?


圖三:基隆、左營配備雄三飛彈防衛示意圖。

  最後我想再講幾句「多餘」的話。
  雄三誤射事件,許多網友認為海軍司令黃曙光應為此負責。
  我對此有不同的看法。
  黃司令是海軍官校68年班,僅僅比我高一班。
  從民國六十三年我進入海軍幼校,黃司令就是與我「常見面」的學長。他的為人、做事態度,我清清楚楚。
  黃司令是一個好學長、好長官。
  要他為誤射雄三負責,我覺得莫名其妙!
  我的認知是:誰犯錯,誰負責。
  例如小白事件,犯錯的不過就是那四個人嗎?
  海軍這個大家庭有多少人?
  六萬多人!
  誰能擔保六萬多人個個奉公守法?
  別說六萬多人,你的親戚有多少?
  幾十、幾百,或幾千人?
  他們個個成才,沒有貪贓枉法、好逸惡勞、不求上進之輩?
  假如幾百、幾千人都如此,更何況幾萬人的海軍?
  不要無限上綱。
  誰犯錯,誰負責,不該如此嗎?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