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Jack & Rose》2006/12/1

  歲月匆匆,感覺是一眨眼,Jack 和Rose來校卻已經超過四個月。這一百多個日子來,牠們的轉變──絕不誇張,可以用「哇塞」兩字來形容。
  若是不信,請看以下八張相片。

  相片一:三個月前的Rose       相片二
    相片三:今天的Rose       相片四
  相片五:三個月前的Jack       相片六
  相片七:今天的Jack       相片八

  相片八看起來有點怪,那是因為Jack剛洗完澡。從這八張相片,你「至少」應能得到兩個印象:
  一、毛色艷麗許多(狗毛的顏色代表健康,也就是牠們健康許多)。
  二、體重增加許多許多。
  說「許多許多」還不足以形容我最近撫摸Jack 和Rose的心情。牠們胖得嚇人,屁股又圓又滾,胸口的肥肉下垂,個頭比一般狼狗高出二十公分,平常叫都懶得叫,是我見過最胖、最巨大,又最懶的「狼狗」。
  長成這副德行,要怪我們的廚房。每天中、晚餐各一頓,多的時候幾乎是一臉盆的骨頭,吃得牠們七葷八素,體重自然狂飆直上。
  現在我百分之百相信,當初狗主人說的句句實情──長到成犬,至少有一百斤。
  像我們這種餵法,想不長到一百斤也難。
  再據狗主人所說,Jack 和Rose要到明年三月才滿週歲。如果照這種速度繼續下去,我擔心牠們明年會長成相片九中的那隻狗。


相片九:Jack 和Rose會長成這個模樣嗎?

  Jack和Rose來校不到一個月,有一天晚上咬了學校的工人,在小腿肚上留下四、五個齒痕。大家猜得到是哪一隻狗咬的嗎?
  這問題我在課堂上公開問所有來校受訓的學生,除非他們不回答,答的全是正確答案──Rose。
  再問他們原因──為什麼是Rose?大家想了半天,東猜西猜,沒一個猜得到我心裡的答案。
  我心裡的答案是──上海的女人凶。
  真的凶。在這兒,走在街上看到路人吵架,女性的次數多過男性;吵到那種要拚命、什麼都不顧的程度,女性也超過男性。
  男女有別不僅顯示在人類,狗也一樣。
  Jack穩重,見到陌生人只是冷冷地盯著他。不像Rose坐不住,不單是又跳又叫,還擺出一副要咬人的架勢。
  Jack有尊嚴,不太吃路邊的垃圾食物,也很少低頭在地上聞,走起路來是昂首闊步。Rose好像很難吃飽,牽著走,一路都在地面東聞聞、西嗅嗅,找到有點味道的東西就吃,怎麼拖都拖不走。
  看起來Rose貪吃、凶,但是吃飯的時候Jack極度強勢,即使Rose在牠吃飽以前想分食一口,也會遭到Jack六親不認的攻擊。打起架,五秒鐘之內體型略小的Jack就會佔上風,表現的也是男性凶悍的一面。
  至於主觀意識,用鍊子牽著兩隻狗散步,假如放開Rose,無論走到哪,牠始終跟在我身旁。可是放開Jack,走不到十幾二十公尺,一旦發現脖子上的鍊子解開了,自由了,立刻不聽我的使喚。
  再看膽識,也是Jack佔上風。天熱的時候牽牠們到校區對面的大湖,Rose只敢走到水深及腹的地方;只有Jack一往直前,腳踩不著地就游狗爬式。

相片十:快照,牠要動了!

  不過,從某個角度看,我又覺得不是Jack膽子大,而是笨──搞不清楚湖水應該是越踩越深。
  說「Jack笨」的另一個觀點就是「Rose聰明」。仔細觀察牠們的行為,Rose的確聰明。Rose雖然不敢往深水區冒險,但是會蹲下來,單單露出一個頭,讓整個身子浸泡在清涼的湖水之中。在湖水較淺的地方玩水,Rose同樣表現出比較聰明的一面──能夠憋住氣,將頭深入湖底,找一塊舔起來「有點味道」的石頭,然後咬到湖邊,趴在草地像啃骨頭般享受半天。可是自始至終,我沒見過Jack敢將頭潛入水裡。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看,我們也可以說Rose貪吃。
  今天早上我忙裡偷閒,牽著Jack到學校對面的公園散步(只敢牽一隻,兩隻一個人控制不住),臨出發前留下相片十的倩影。
  心裡想散步,實際卻是被牠硬生生地拖著跑,最後還在乾淨的校服留下一身的狗腳印。
  別看相片裡的Jack似乎沒有那麼巨大,那是因為「大不大」是一種比較。我的頭大,小時候的外號叫「大頭」,這一生不管到哪買帽子都是毫不考慮地說:「最大的型號。」至於臉頰,也比正常人寬,買太陽眼鏡特別麻煩;有一次在眼鏡行,試戴的時候要拉開眼鏡勾搭上耳朵,因為拉得太開,巴答一聲鏡架都給拉斷了。
  注意相片十中Jack的頭,擺在我「那麼大」的一張臉旁邊,是否有「小」的感覺呢?
  人和狗比,標準不一,於是請了位同仁留下相片十一的證據。看得出「大頭」這別號我是當仁不讓嗎?


相片十一:「面子」差了多少?

  Jack和Rose的處境,讓我深深體會強者的悲哀。牠們是狗中的強者──牙尖齒利、精力充沛、體型壯碩,活潑起來連我都怕,牽著散步非常吃力。偶爾突然前衝,牽鍊子的角度若是不妥當,手腕會痛得當場讓人慘叫一聲。洗澡更是麻煩,三、四個警衛齊心協力,分別抓著頭、頸、身子、屁股,像打仗般洗得昏天暗地。也因此,不太有人自動自發牽牠們散步,更不可能有人主動幫牠們洗澡;即便洗,也不可能洗得徹底,以致身子常散發出一股怪味。人們原來就怕牠們,怪味更讓大家退避三舍。和學生接觸的機會少,牠們變得不太友善,再加上有咬人的前科,最後的命運就淪落到終日被鐵鍊鎖著。
  可是,弱者如小花(相片十二),由於對學生沒有威脅,不必使用鐵鍊扣住,每天在校園自由自在地遊蕩在校園,日子過得是幸福快樂。


相片十二:一掌就被Jack打翻在地的小花

  小花是標準的「看門犬」,大部分時間逗留在大門附近,誰進誰出都一路追著汪汪叫。至於Jack和Rose,平常趴在地上,偶爾抬頭汪一聲,就嚇得人們後退一步。從牠們身上,我感覺狗之所以汪汪亂叫的原因是缺乏安全感。同理可推,喜歡亂叫亂罵的人,會不會也是因為心裡缺乏安全感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