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生死一瞬間》2008/7/4

  我曾經有一次瀕死經驗,這輩子唯一的一次,讓我終生難忘。
  那一年我十歲左右,暑假時天氣熱得受不了,經常隨著玩伴四處找水玩。有時候到大水溝,有時候去池塘,最冒險的就是前往大圳。
  大圳就是桃園大圳,流經村口向東幾百公尺的山坡底,寬度約七、八公尺,深度有兩、三公尺。
  乾季期的大圳水淺,沒有危險,水利會偶爾還會舉辦健行活動(相片一)。


相片一:水利會舉辦的健行活動

  進入水季期,或是石門水庫放水灌溉的時候,大圳的水勢相當湍急(相片二)。別說是小孩子,即使成人下水也有相當的危險性。


相片二:水勢湍急的大圳

  大圳游泳的危險性雖高,但是它的水質清澈、清涼有勁,手腳稍微拍打就會浮到水面,一路順著濤濤水勢往下,那股樂趣可真是令人陶醉。更何況,小時候的游泳池不多;縱然有,也沒幾個人買得起門票。
  大圳是我小時候記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暑假期間幾乎每天下午都在大圳度過。那裡總有一、二十個玩伴,年齡從十到二十歲,有的泳技高超,有的只會狗爬式。
  我就是那個只會游狗爬式的小蘿蔔頭。第一次到大圳游泳,怕得要命
,游了幾十次,也只敢跟著別人身後下水,一路順著水流往下「漂」;偶爾發起狠來划幾下,不到一分鐘就耗盡體力,然後繼續往下「漂」,一直要漂到鐵梯才能上岸(相片三)。


相片三:爬鐵梯上岸

  大圳的水勢甚強,即使是游泳國手也無法逆游而上,因此游泳一定在鐵梯「往前」的範圍──從上游跳下水,順著水勢向下,游到鐵梯就是上岸的終點。
  大圳的功能是灌溉,不是居民的游泳池,根本不鼓勵人們下水,原本的設計也不應有鐵梯。可能是為了維修涵洞(容許工程人員爬上爬下),這才在涵洞的前後各安裝了一截鐵梯相片三、爬鐵梯上岸。
  大圳流經村口的那一段正巧有一個涵洞,我們叫它「小虎口」(相片四),是一段長度約四十公尺的涵洞。


相片四:小虎口入口

  涵洞的寬度略窄、地勢略低,使得水流驟然向下增速,出口附近又因寬度變寬,水流形成漩渦(相片五)。對於泳技不好的小孩,穿越涵洞是極其冒險的事,這正是「虎口」別名的由來。
  相對於「小虎口」就有「大虎口」(相片五就是大虎口的出口)。那是小虎口下游一、兩公里,一段長達四千多公尺的涵洞。


相片五:大虎口出口

  水勢湍急的時候若是不幸被沖進大虎口,那是必死無疑。
  我從來沒有聽過任何人活著離開大虎口。
  不單是涵洞的長度,更可怕的是裡面伸手不見五指,還謠傳著洞裡爬滿了巨蟒。
  我親眼見過一條粗如小腿的巨蟒,在大圳的對岸往上爬。幾個同伴又吼又叫,試圖用吼聲把牠「嚇」下來;另幾個人四處找石頭用力往對岸砸。可惜附近的石頭不多,最後還是讓牠給逃跑了。
  蛇經常出現在大圳,因為大圳的上游穿越了山區(請看相片一)。可能是為了喝水,蛇不小心掉落下去,就順著水勢往下沖。
  偶爾聽到上游有人高喊「蛇來了」,下游的玩伴就要拚命往鐵梯游。
  有些人游的速度比蛇慢。眼看蛇就要沖到身前,只好突然潛水逆游──拚命往下、拚命往前,設法讓蛇超越自己的位置。
  潛水逆游是大家口耳相傳的逃生法,因為我們都相信蛇不會潛水。
  我在岸上親眼見過一個玩伴,潛水逆游了半天,浮上來時不巧蛇就掛在他的肩膀。
  他嚇了一大跳,蛇也嚇了一大跳。
  也有同伴在長竹竿前端紮個網子,堵在小虎口的入口處「撈蛇」(請看相片四)。小時候沒有相片中的紅欄杆,拿網子的同伴就一夫當關,站在涵洞入口的正上方,運氣好的時候一個下午可以撈到七、八隻蛇。游泳完畢又累又餓,殺了煮成一鍋肉湯大家打牙祭。
  蛇肉有點像雞肉,只是肉質更細一點,略帶一點腥味。
  我怕蛇,更討厭蛇。別說是不敢抓蛇,到今天沒吃過一口蛇肉。
  蛇肉是什麼滋味,全是聽玩伴說的。
  有一次沖來一條粗如「小手臂」的大蛇,由於游得太快而錯過,大夥一路往下游追。有人拿長竹竿打,有人拿石頭砸,眼看就要沖入大虎口,一位藝高人膽大的玩伴竟然抓起一段木棍,縱身一躍,一棍精準地擊中蛇頭。
  蛇被打昏了,他再一手緊抓蛇頸,單手游向鐵梯──就在大虎口之前!
  如此豪勇,縱然給我十條命、百個膽,也是不敢。
  想想看,假如蛇半途甦醒過來,纏繞住他的身子,他就是死路一條。
  也可以說,他是為了食慾搏命!
  那條大蛇夠粗,肉可以大口吃,沒有腥味,還有點甜甜的,每個吃過的玩伴都說那是他們吃過最棒的蛇肉。
  大圳不僅是我們童年的冒險樂園,還是天然澡堂。黃昏時若是有時間,許多人會相約到大圳洗澡。
  平常在家裡洗澡,浴室小、水少,清洗肥皂泡沫總要花上一段時間,而且始終感覺皮膚滑滑的,洗不乾淨。
  在大圳洗澡,不管身上有多少肥皂泡沫,撲通一聲逆著水流往前跳,再穿出水面時便乾乾淨淨──就那麼一、兩秒鐘的時間,藉著水流巨大的沖刷力,輕易洗淨全身上下的肥皂泡沫,既省事又徹底,讓人印象深刻。
  好玩歸好玩,危險卻是一點兒也不假,因為每隔幾年總有玩伴命喪大圳。
  命喪大圳的關鍵就是兩個虎口。
  我的泳技差,只敢在小虎口上游幾十公尺下水,順著水流往下漂,漂 到小虎口前方的鐵梯就急忙上岸。
  穿越小虎口對我而言,就如同在鬼門關前轉了一圈。
  不幸,有一年的那麼一天,颱風剛過沒幾天,大圳的水勢奇大。
  大到相片四的洞口完全被淹沒。
  想想看那畫面──整個洞口淹滿了湍急的水流──別說是我這個小蘿蔔頭,所有玩伴都相互警告:千萬別進入小虎口!
  大家都說小虎口裡面沒有空氣,萬一不幸被沖進去,那可是九死一生。
  雖然危險,卻因為颱風天接連下了幾天雨,大夥都在家中悶了幾天。難得第一天放晴,誰都不願意錯過這機會。
  又因為機會難得,這一天前往大圳游泳的人數特別多。
  我游了幾趟,玩得十分盡興,感覺體力耗盡,本想坐在樹下休息,卻熬不過一群玩伴的吆喝,又跟著大夥往上游跑過去。
  這一趟下水,大夥都在游,我因為體力將盡,只能隨著水流往下漂。
  等漂到鐵梯附近,別人是游在前方,我則是慢慢地漂在後面。
  請回頭看一眼相片三,試想那鐵梯同時能圍住多少人?
  當我漂到鐵梯附近,眼見上上下下爬滿了玩伴,心頭頓時湧現不祥的預感。
  我試圖抓向鐵梯。
  然而,人太多,根本沒有可能,只好一把抓向外圍玩伴的腳踝。
  可恨的是,那人反射性地猛抽腳跟。
  那麼一抽,我的手就鬆脫了,之後便被湍急的水流沖向小虎口。
  鐵梯和洞口的距離大約十公尺。
  直到此刻,我還能清楚地記得那最後十公尺的感覺──極度的失望、徹底的絕望!
  沖向小虎口的同時,我十指在石壁上胡亂地摳著,試圖為生命摳出最後一線生機。
  可惜,平滑、堅硬的石壁摳不出絲毫機會。
  被捲進小虎口的瞬間,我渾身無力、意志全失,心底只剩下唯一的一個念頭:我終於要死了。
  從前往大圳游泳開始,死亡的陰影始終籠罩著我。
  終於……,這一天來到了。
  非常令人意外的是,乍然之間,我心底湧現認命的感覺──四肢不再做任何掙扎,心情十分平靜,幾乎是一動不動地任憑水流牽動著我。
  我不怕,沒有亂七八糟的思想,誰也不懷念,只有寧靜、安逸的感覺。
  好像突然之間,人生所有的煩惱、痛苦、包袱……,全都給拋到九霄雲外。
  走就走吧,也沒有什麼好留念的。
  奇怪的是,進入涵洞之後,不知什麼力量居然讓我浮出水面。
  我手沒有拍、腳沒有踢,就自自然然地浮出水面。
  更令人意外的是,涵洞裡面竟然有一段未淹水的空間。
  我可以呼吸,可以睜開眼睛。
  睜開眼睛,我看到前方有一道亮光──細細長長的一道白光,甚至有點刺眼。
  我心裡清楚,亮光是涵洞的出口。
  雖然看到出口,卻沒死裡逃生的喜悅。因為我渾身無力,毫無自信能逃過出口的漩渦。
  果不其然,接近洞口時我再度沒入水中,心底也再度湧現認命的感覺。
  據事後別人告訴我,他們看見我被沖入小虎口,岸上的一群人便狂奔向涵洞的出口。
  所幸涵洞不長,幾乎在他們到達的同時我也被沖到洞口。
  一位玩伴眼尖,在一片白色浪濤中瞧見一團黑色的東西,猜想是我的頭髮,想都不想便跳入水中,雙手往前隨便一抱,竟然就是我的身子。
  他的泳技高人一等,不僅把我推出水面,還能將我推向岸邊。
  幾個玩伴七手八腳把我拉上來。
  直到這時,我才算死裡逃生。
  從那一天開始我體認了兩件事:
  第一,死亡並不可怕。
  第二,上帝沒讓我死,應該是對我有特別的期許。
  當然,或許全不是這麼回事。
  管他事實是什麼,我就是這麼認為。
  我真的相信,死亡並不可怕。
  若是有一天您聽到我離開人世,過程是平靜的、迅速的,請為我的死亡乾一杯。
  那值得慶祝,而不是悲傷。
  至於對我有什麼期許……,唉,活到五十歲還一事無成,只能說大概是上帝把我看錯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