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軍旅生涯廿七年(一)──幼校》2008/9/5

  前天是九三軍人節,我身在遠方的上海,忽然有感而發,寫了一篇回憶軍旅的文章。
  廿七年是很長的時間,超過我目前人生的一半,寫起來不得不長,故而分做六次刊出,副標分別是「幼校、入伍、官校、初級軍官、中級軍官、回顧」。
  為什麼會投身海軍,和我不喜歡讀書有絕對的關係。
  大概是小學三年級,有一次作文課的題目是「我的志願」,東想西想,實在不知道將來想幹什麼,什麼醫生、科學家、老師……,這些小學生常寫的志願,全都和讀書有關,也全都不是我喜歡的志願。
  想來想去,以為軍校學生不必讀書。又因為我住在僑愛新村,村民以陸軍為主,空軍為輔,獨獨缺了海軍。我基因中擁有的那一點叛逆,就讓我寫下海軍。
  我不太承諾。一旦承諾,就會努力做到。
  既然寫了海軍,從此就成為我的心債,將來要考海軍官校的念頭不時跳進腦海。
  我真的熱愛海軍嗎?
  當然不熱愛。
  實在是我也不知道該熱愛什麼事業。
  後來也就真進入海軍幼校(請參考《高中聯考》)。那一年我們村子同時考上四位,其中兩位是作弊抄我的答案(請參考《我是作弊高手》)。
  離家當天下午,二哥殺了幾隻鴿子為我們餞行。我分了半隻,邊烤邊開玩笑,本來心情還很好,不知為什麼,心底突然湧現一股離情。
  當天晚餐家人為我加了幾道菜,不是什麼大菜,否則現在不可能想不起來。
  晚餐後我們四個同學前往桃園火車站,當晚坐夜車南下。是沒有對號的平快車,每個人都坐兩張座位,身子橫躺著,腳蹺到窗臺上,一路聊到左營。
  那時的心情很興奮,好像是出去遊玩,記憶中一夜都沒睡。
  次日清晨,曙光照亮鐵道兩旁的香蕉樹,看得我既是好奇又是感嘆。
  好奇是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香蕉樹。

相片一:想想他身穿
白軍服,三十五年
以前的帥勁

  感嘆的是終於離家了,從此要為自己的人生打拚!
  到了左營,由於時間還早,我就坐在火車站大門外的階梯上。隨著時間過去,等候的人群越來越多,大家相互看看,有的人有家長陪同,有的人隻身而來,都知道對方是未來的同學,相互仔細瞧了瞧,沒人出面相認,相互之間也都不交談。
  一直等到八點,才瞧見遠方一輛灰色的軍用巴士駛來。
  大家先後站起來,曉得接送的專車來了。
  巴士停下,門打開,眼前出現一相片一、想想他身穿白軍服,三十五年以前的帥勁位穿著白色軍服的學長(相片一)──那一幕,我現在仍清楚地記得,真是帥呆了!
  是白軍服帥,不是人帥。
  大家聽從學長的招呼上車。我還沒坐穩,就有一位家長靠向我,問我是不是某某人的兒子?
  某某人正是我父親。我嚇了一跳,奇怪地點點頭。
  他是父親的同事,有點興奮地說,本來兩人都不同意兒子從軍,後來閒聊,竟發現各自的兒子都堅持要進海軍,這才改變心意同意我們從軍。接著,他介紹他的兒子和我認識。這位同學後來成為我最好的朋友,也就是《樂觀》乙文中提到的P。
  沒多久,巴士通過中海門(相片二),我的好奇心頓時被窗外所吸引。
  軍區裡面有許多單位,諸如海軍士校、輪校、新訓中心、通訊學校、兵器學校、軍區司令部……,當然,也包含海軍官校。
  我不知道那是軍區,以為通過憲兵站崗的大門就是海軍官校,因而覺得海軍官校好大,馬路又直又長,兩旁種滿了椰子樹(請參考相片二、三)。


相片二:通過這道門,帶我進入海軍的世界


相片三:道路兩旁的椰子樹

  那年頭椰子很貴,我從沒嘗過一口。瞧見成排的椰子樹和樹上結實累累的椰子,我當即心中發誓:將來一定要偷摘這些椰子。
  這是我迷迷糊糊進入海軍,對未來所許下的第一個宏願。
  一直等到六年之後──官校四年級,這願望才實現,而且實現得十分徹底。有段時間走進我的寢室,床底下隨時堆了幾十粒椰子。同學想喝椰子汁就來到我房間,啪地一劈就是一粒,咕嚕咕嚕倒一大缸。
  要是不過癮,連來兩粒也沒問題,只是喝多了會拉肚子。
  我不會爬椰子樹,好同學之中也找不到會爬椰子樹的高手。直到四年級,所有學弟都歸我們管理,才四處打探找到一位會爬樹的天才學弟。
  一下子岔開話題,講到六年以後幸福快樂的日子,現在言歸正傳。
  到了學校,學長雖然嚴厲,大體上還是循循善誘。直到中餐後回到寢室,同學有點吵,學長突然一聲怒吼,嚇得所有人噤若寒蟬!
  剎那間,寢室從喧嘩不已到鴉雀無聲,那種感覺如泰山壓頂。
  從那一刻開始,我心裡清楚地明白──童年快樂的時光結束了。
  幼校學歷雖然等同於高中,但同學的感情不同於高中。
  高中生在升學壓力之下,放學以後各自回家,畢業就各奔東西。
  幼校學生除了沒有升學的壓力,還一起生活作息、一起受苦受難、一起洗澡睡覺、一起磨練成長……,以及更重要的,這一輩子都是海軍事業的伙伴。
  可想而知,我們的友誼遠遠濃過高中生,許多同學都成了終生的好友。
  我現在就可以肯定地說,後半生才認識的新朋友,彼此的友誼絕不可能超越當年的軍校同學。
  原因很簡單,現今認識的朋友,幾乎全脫離不了利益因素。
  不像當年,都是窮光蛋,都是無名小子,誰知道將來誰會成為什麼人物?
  沒有利害關係建立的友誼,多半是發自真心真意真性情。
  唯有真,才能久。
  如今回想,幼校三年固然有苦的時候,但歡樂的、值得回憶的時光,又占了記憶中的大部分。
  嚴格地說,幼校只算半個軍校生──紀律觀念不足、心思不夠成熟,更談不上理想抱負。
  至於我,整整三年都是麻煩不斷的問題學生。除了違規、抗命,還常打架。
  如今我看起來斯文多了,學生時卻是粗壯凶悍,很少跟同學吵架。那種臉紅脖子粗、指著對方罵來罵去的場面幾乎沒碰過。
  我是吵不到三句就動手打人的衝動派。
  假如學長或長官對我的要求不合理,或是表現出那種「我就是要整你」的態度,我是管他娘是誰,一概不理。
  我膽子非常大。
  當我還是一年級新生,有一天經過游泳池旁邊的馬路,瞧見一群三年級的學長在比賽游泳。只見他們站在池邊,裁判一聲「預備」,個個弓身作「準備跳水」之際,我玩心一起便高喊:「走!」
  有一半左右的學長應聲下水。另一半想跳,又覺得不對,在跳台上搖搖晃晃好半天,大部分還是落入水中。
  學長們又氣又好笑,將我叫到游泳池狠狠罰了一頓。
  那時年輕,心智不成熟,做了許多荒唐事。
  好比說學校的制服破了不補。實在破得不像話,有使用釘書機、南寶樹脂、強力膠縫補的紀錄。
  有一晚,七、八個同學翻進游泳池裸泳,月光下那種感覺好特別。
  一群同學為了「留下痕跡」,一連幾個晚上分別到學校不同的高點,像是水塔、教室和寢室大樓的陽台,從高處站成一排往下尿尿。
  校區附近有芒果、木瓜,以及專科班的芭樂園。只要是成熟季節,我無不竭盡心力偷摘。
  低年級的時候有學長監督,多半 是趁著月黑風高,或是別人上課,四下無人之際摘取。後來和學習幹部混熟了,我成了偷摘公差,在他們的掩護下,大批盜採芒果,再大批醃漬芒果酒。
  等我升上最高班,更是如入無人之境,公然整合學校所有人力,抬梯子、架網子,堂而皇之地大規模採收。
  官校七年,我敢說,盜取水果的總重量,我不是有史以來第一,必也排名前三。
  我膽大心細,如此這般違法犯紀,卻很少被抓到。
  有一次隊伍剛解散,一群同學擠在公布欄看「朝日令」。我遠遠和另一個同學站在後面,瞧見前方有一個學習幹部,他背對著我們也在看朝日令。
  我悄聲對同學說:「信不信我敢打他的頭?」
  軍校的學習幹部就是長官。部屬打長官是「暴行犯上」,同學當然不信。
  我又說:「要不要賭?」
  同學反問:「賭什麼?」
  「二十元。」
  同學一咬牙,狠狠點頭。
  我想都不想,大步走向前,啪地就往學習幹部頭上打。
  學習幹部回過頭,看到是我,正待發作,我急忙連聲道歉,說誤以為他是我同學,他也就信了。
  必然相信。絕沒有學弟在大庭廣眾之下,膽敢伸手打學習幹部。
  幼校雖然充滿愉快的回憶,但總的來講,是失敗的教育環境。別說是灌輸學生愛國情操,連最基本的軍紀要求也談不上,甚至學長、學弟打群架的事情都曾發生。
  若問我那時候有什麼理想抱負?答案是什麼都沒有。
  由於日子過得渾渾噩噩,終於讓我失去了人生的方向。三年級時和兩個好朋友研究,三個人決定一起離開學校。
  我的成績很好,不可能因考不及格而退學,唯一的途徑是開除。
  開除既要賠錢又沒學籍,等於白白浪費三年寶貴的時光。
  可是,我不怕,或是說當時厭惡軍校生活。
  利用接下來的長假,北上回家和父親商量。父親一聽便極力反對。
  可惜,他那時已管不住我。
  我們也沒爭吵,只是各述己見、 各有堅持。
  記得最後離家時,父親坐在門邊看著我,用有點哀求的口吻說:「你能不能繼續讀下去?」
  我堅定地搖搖頭。
  剎那間,父親眼中流露出幾許悲傷──這畫面很久很久以後仍能深深刺傷我。
  那天之前,父親都是以強者的姿態出現。
  那是他第一次求我,卻被我狠心地拒絕了!
  那天晚上坐夜車南下,我一夜不能成眠,一夜鬱鬱不已。
  回到學校,我決心付諸行動,幾天以後在隊伍集合時公然頂撞區隊長。
  區隊長是專科班剛畢業的少尉軍官,氣得罰我做伏地挺身。由於我故意做得很慢,他便講了幾句譏諷話。
  我又頂了句:「不信你來做做看。」
  他抬腳就踢向我的腦袋瓜。
  力道很重,我的後腦杓當場就腫了一個雞蛋大的包。
  我跳起來,眼看兩人要大打出手,及時被現場的人群給拉了開來。
  場面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結果踢我的區隊長被記過調差,我則被關了二十一天的禁閉。
  關在禁閉室裡,我一再表示要離開學校。
  學校沒辦法,只好把我父親請到學校。
  那一天在校長室,只有校長、父親,和我三個人。我親耳聽到父親說希望能「領我回去」──這是比較婉轉的說法,就是不想賠錢,又能保有學籍。
  校長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如果校長一句話──好──我今天的人生必然完全不一樣。
  由此可見,人生很脆弱。那人生道路上的一小粒石頭,某個人不經心的一個決定,就可能徹底改變你的未來。
  從禁閉室放出來,我仍然沒有死心,假借二十一天沒上課,期中考故意胡寫一通,好幾科考不及格,名次掉到全年班倒數幾名。
  然而,接下來的小考受到老師的注意,只要考不好就是約談。
  也可能是校長特別交代,反正我成了老師與隊職幹部關注的焦點。
  某天走在路上碰到校長,他大老遠就叫出我的名字,還鼓勵我要好好幹。
  經過這次風浪,眼見父親也盡了力,校長又注意到我,我便再無二心。接下來安安分分讀書,直到幼校畢業。
  總的來講,幼校三年對我的教育是失敗的。
  為什麼失敗?
  這和隊職幹部有很大的關係。
  幼校的老師負責知識方面的傳授,精神方面的薰陶全賴隊職幹部。
  不知為什麼,調到學校的隊職官,如果是官校畢業的正期生,多半是遭到處分「下放」來到學校。
  可想而知,他們的心情不好,言談之間難免對海軍多有抱怨。
  聽多了抱怨,要我如何對海軍有信心?
  更糟的是區隊長,不是專科班畢業的少尉軍官就是少尉預官。年輕氣盛也罷,觀念還不正確,別說是薰陶我們,我看他們根本都有問題。
  尤其是專科班,他們的生活圈緊鄰幼校(校區裡面有三個班隊,分別是正期生、專科班,以及預備班──幼校),兩方人馬從學生開始就常有摩擦──你瞧不起我,我也瞧不起你。才畢業就調到幼校當區隊長,可能幾個月前才對吵過──這到底是什麼安排?
  幼校相當於高中生,正值青澀的反叛年齡,教育又是百年大計,如果根栽得不正,將來要如何長正?
  軍方應該把最優秀的軍官調去幼校任職,而不是隨便丟個年輕軍官過去充數。
  我雖沒能按照計畫離開軍校,當初和我約定的同學,後來有一位因成績不及格而退學。
  不幸的是,他以同等學歷報考大學,準備得信心十足,卻在大考前十多天因肺水腫死於家中。
  消息傳來我正在游泳,聽了心裡唏噓不已,因為這一天正是我的生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