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寫給軍中的管理幹部》2013/8/23

  想當年我擔任永嘉艦艦長,有一天在官廳吃中飯,船上「獵雷官」向我報告一件不愉快的事情。
  獵雷官說隊上最近來了一位新兵,觀念不正確、神精有問題,又不服從管教,完全無法適應船上的團體生活。他覺得自己無法和這位新兵溝通,因而建議把新兵調到管訓隊。
  管訓隊是艦令部針對艦艇「問題士兵」成立的管訓中心,地點在西碼頭的海灘總隊。它有個正式名稱,如今我忘了,但清楚地記得官員對它的戲稱──杜鵑窩。
  聽到「杜鵑窩」(神精病院的同義詞),你應聯想得到那兒是什麼樣的地方。
  調到杜鵑窩的士兵沒有假期,每天排滿了課程,除了出操就是政治教育,生活方面完全沒有個人自由。
  再講白了,杜鵑窩就是關「長期禁閉」。
  這個「長期」要多久,那得看士兵的表現。如果表現不好,可以一直關到退伍。即使因表現良好得以中途離開,也絕不會回到原單位。
  不會回到原單位──這才是獵雷官的重點;反正就是討厭這位新兵,想要教他滾蛋離開船上!
  那一天獵雷官對新兵的控訴很多,我這裡只是簡略帶過。
  獵雷官特別強調那位新兵有神精方面的毛病,而且新兵本人也同意調到管訓隊。
  聽完獵雷官的說明,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那位新兵必然也很討厭獵雷官,因為他竟然同意調到杜鵑窩──寧可去地獄,也不願意待在獵雷官的麾下。
  我幾乎當場就同意獵雷官的請求。
  因為獵雷官是很優秀的年輕軍官,盡職負責、沒有不良嗜好,頗能獲得我以及船上各級長官的信任。其次,既然兩個人相互討厭……,更正確地說是「極其討厭」,與其勉強把新兵留下來,這對船上的管理會是一件好事嗎?
  儘管心裡同意,調到杜鵑窩這種苦單位,於情於理都應該慎重。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了,請獵雷官轉告那位新兵,請他下午來我房間面談。
  和新兵面談過後,我再做最後的決定。
  那天下午派完工,獵雷官帶著新兵來到「艦長室」。
  我請獵雷官先離開,獨留新兵一個人和我閒聊。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講句不好聽的話,他長得有點獐頭鼠目──很抱歉這麼形容;總之他不是清秀、英俊,更非道貌岸然那一型。
  假如外貌就能判斷一個人的品質,我對他的第一印象不好,也認為他神精方面可能有一點毛病。
  然而意外的是,接下來的談話他表現得思緒清晰、講話條理分明。
  經過半個多小時的交談,我非常肯定他沒有神精方面的毛病。
  既然沒有神精方面的毛病,怎能送他去杜鵑窩?
  我勸他要安心待在船上,也應服從隊長的管教。
  和新兵談完,接著我把獵雷官找來,希望他能再給新兵一些時間,好讓他慢慢適應船上的生活。
  似乎事情就過去了,但過了沒多久,可能不到七、八天,獵雷官來到我房間,說那位新兵想請「長假」,理由是父親得了癌症住院,家裡請不起看護,母親又必須在家照顧年幼的弟妹,他是長子,必須肩負起看護病危父親的責任。
  看得出來獵雷官有點得意,言外之意是:艦長,你看,他是不是很有毛病?
  我心想怎麼這麼巧,才來船上就發生這種事情?
  難道我看錯人了?
  我不動聲色,請船上輔導長買一盒水果到醫院探望新兵的父親,同時順道到他家裡拜訪一下。
  表面上說是「探望」,骨子裡是「查證」。
  新兵家住高雄縣,輔導長當天下午就趕了個來回,晚餐前便回到船上。
  據輔導長回報,那位新兵說的句句實情──父親因癌症住院,嚴重到已經出現腹水;而且確實家貧,窮到請不起看護;弟妹又小,除了他,家中沒有人能擔任照顧病人的工作。
  聽完輔導長的報告,我隨即指示准許新兵請長假,直到他父親病逝。
  聽到「病逝」,輔導長愣了愣,疑聲問:「如果病很久呢?」
  我拍拍輔導長的肩膀說:「癌症嚴重到腹水的地步,撐不了多久。」
  輔導長沒再多說,表示會幫新兵申請「急難救助金」,同時安排請假事宜。
  沒想到,沒多久副艦長就來找我,說依照艦令部的規定,義務役士兵請假最多不可以超過七天。
  我想都不想就告訴副艦長:「讓他一次請假七天,每星期回船上半天,回來就是辦理『續假』手續。」
  坦白說,做這決定的當時我也暗暗擔心,萬一新兵的父親住院太久呢?
  可是,再想到如果是我的父親、我的家庭碰到這種悲慘狀況,我會希望部隊長官怎麼做?
  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為別人想一想,是不是應該這樣?
  想到這我便堅定了自己的信念,把新兵找來,除了勸慰他人生本來就是如此,更要他安心待在醫院,好好照顧生病的父親。
  如此這般,他就展開了不斷請「長假」的流程。
  大約兩、三個星期之後,有一天副艦長跟我報告,這位新兵激起了全艦公憤。
  我聽得嚇一跳,以為他做了什麼冒犯眾人的傻事!
  再聽副艦長解釋,才知道是新兵來艦報到沒幾天,別人就看著他老是請假、放假,眾人難免眼紅,於是私下議論紛紛;再看他每次回船辦理續假手續,大概因心事重重而面色凝重,也懶得搭理其他人──這表現讓人覺得他高傲、怪異、獨來獨往,終於激起了公憤!
  副艦長請教我該怎麼辦?
  那天黃昏,我在碼頭集合全艦官兵,把我之所以准許新兵請長假的原因細說分明,也拜託大家多多體諒他的處境,不僅不應排斥他,還應出手幫他渡過難關。
  我擔任艦長時極少在部隊面前長篇大論。
  除非官兵坐在室內,不會站得太辛苦,我講話的時間才會比較長。
  只要他們站著,特別是站在大太陽底下,我必定長話短說、短話不說。
  像那一天在隊伍面前講了二十幾分鐘的長話,在永嘉艦艦長兩年的任期內,我只幹過兩次。
  為了那位新兵而拜託全艦官兵多多體諒他,是其中一次。
  後來又過了十多天,他病危的父親不幸過世了。我帶領艦上「官兵代表」參加公祭,完畢後趨前向家屬致意時,他抱著我的小腿放聲大哭。
  等喪假結束,再回到船上,他整個人都變了。
  變得合群、服從、樂於助人,而且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極其賣力。
  如今想到他,還讓我想起他在烈日下一馬當先、汗流浹背,以近乎超人的表現為船上打拚的身影。
  別以為他只能「賣力」,有一次代表船上參加演講比賽,還獲得全艦隊第二名。
  好消息傳來,我真是不敢相信!我知道他神精沒有毛病,但絕沒想到他如此優秀。
  獵雷官後來也承認這位士兵非常優秀,當初看走眼了。
  這是我軍人生涯最特殊也最得意的管教案例。
  從這個案例更讓我堅信:領導統御是「為別人著想」,而不是拿著嚴刑峻罰去威嚇部屬。

  今天講這段往事,當然是因為洪仲丘事件,以及延續《兵役教戰守則》的話題。
  洪仲丘的死不單是讓我,我相信讓軍中所有幹部都感觸良多。
  曾經有一位長官訓誡我:「義務役士兵對軍中沒有感情,你何必對他們那麼好?」
  當時我只想回他一句:「放你個屁!」
  我幾乎脫口而出,但咬咬牙,忍住了。
  如今我仍然想這麼回答他。
  我自始至終都相信人與人相處就像照鏡子:你對他笑,他必然對你笑;你對他好,他也一定對你好。
  不管他是兵、是士、是官,誰能例外?
  領導統御是一門藝術,是一門很深的學問。要如何做?請參考我七年前寫的四篇文章──《領導統御概論》《領導人的基本條件》《如何 領導部屬》,以及《領導統御要訣》──或許是老生長談,但卻是我在軍中對領導統御的所有心得。
  希望軍中的管理幹部能夠仔細看一看、冷靜想一想──你的一念之間,可能會改變一個人的未來,或甚至決定他的生死!
  好比說當年,獵雷官建議我送那位新兵到管訓隊之初,我沒多想就同意……
  對我而言,只是一句話,船上就少了一個可能惹事的頑劣分子。
  對獵雷官而言,只是簽一份公文,隊上就少了一個令他討厭的士兵。
  可是,對那位士兵呢?
  人與人相處不是誰好誰壞的問題,只要近距離頻繁接觸,難免會發生磨擦。
  好比說那位獵雷官和新兵,在我的眼中他們都是優秀的人,也都很容易相處,然而接觸之初,怎麼會發生那種「不共戴天」的磨擦呢?
  立場不同通常就有不同的想法與做法。
  將心比心地為部屬想一想,可能是現今國軍幹部最需加強的修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