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誤射事件之落幕》2016/7/8

  每當軍中發生重大意外,都是媒體的一場盛宴,記者、名嘴「橫材入灶」的心情我能夠體會。但假如自己人也對著烈火猛添材火,那不令人心痛?
  洪仲丘與阿帕契事件,可曾見到一位退役陸、空軍落井下石?
  然而雄三誤射事件卻出現一位低我十班的小老弟,他不僅對著烈火猛添材火,還躲在媒體的背後下指導棋!
  這就是為什麼前天參加媒體叩應節目,我當場失控、昂聲痛斥那位小學弟的原因。
  我在海軍的形象是「對下寬容、對上不馴」,也因此,雖曾罵過許多同學、學長、長官,然而從不曾痛斥過一位學弟。
  他破了我的紀錄。
  其次,近日我一連串的在叩應節目的講話,以及我撰寫《海軍誤射雄三事件》的內容,某些讀友可能會認為我「為虎作倀」。
  假如你也有這種感覺,肯定不了解我的為人。
  我不講違心之論,也不習慣指責落水的人。請相信我:海軍若有錯,我雖不會公開批評,但也不會為掩過而講謊言。
  雄三誤射事件的浪濤起、浪濤落,如今總算過了鋒頭。此刻我願意為此事件下一個小結:
  第一,這是偶發的意外。
  第二,意外的原因是「求好心切、便宜行事」(這八字出自那位小學弟,可能這是過去幾天他講得最公允的一句話)。

  接下來該如何處分犯錯的相關人員?
  有權決定的高層長官,建議您下達決心前思考以下三原則:

  一、犯錯人當時所處的「環境」、他的「動機」,以及造成的「結果」。

  1988年,美國巡洋艦「文森」號誤把伊朗民航機當作有敵意的伊朗戰機,發射飛彈將其擊落,並造成機上290人全數喪生。
  這意外夠嚴重了吧?
  然而經過軍法審理,法官考量當時美伊關係不睦,美艦又在伊朗水域,官兵因壓力太大致研判失誤,全船沒有一個人遭到處分。

  二、「執行錯誤」與「政策失當」。

  公家單位的意外事件都牽涉兩個層面:執行面與政策面。
  如果只是執行錯誤,理應只處分到執行單位。
  假如政策失當,就應考量政策單位的連帶責任。
  例如洪仲丘事件,執行單位顯然犯了嚴重錯誤。
  至於政策方面:准許設立禁閉室,要求士官對關禁閉的士兵施以軍紀操──兩個人都是容易衝動的年輕人,場所又處在「不公開」的環境,這不容易滋生事端?
  政策單位該不該受到連帶責任?

  三、海軍傳統。

  不管什麼意外、什麼事件,海軍的傳統是「艦長負全責」。
  舉個例子。
  我有位非常要好也很優秀的同學,年輕時我總認為他將來必定飛黃騰達。
  再講實際一點:他不僅會是我們同學中第一位升將軍者,而且會是升到最高階的一位(當年我常用這兩句話來形容他)。
  結果呢?
  他當一級艦艦長的時候,某天出港執行任務,凌晨時分在艦長室休息,「航行值更官」因操船不慎而和商船碰撞。
  損傷並不嚴重,意外發生時他也不在駕駛台,然而事發後沒幾天他便遭到撤職查辦。
  從此他的「將軍夢」煙消雲散。
  我持續和他有來往,二十多年來從不曾聽他說過一句抱怨的話。
  為什麼不抱怨?
  因為海軍的傳統就是「艦長負全責」。
  什麼是艦長?
  即使雄三誤射發生時金江艦艦長休假在家,他一樣要負起全責。

  最後奉勸各位讀友,日後軍中再發生什麼意外,媒體的報導「聽聽就好」。
  不管什麼意外都是媒體的一場盛宴!
  他們真的在追查「真相」嗎?
  處在今天這個社會,每個人對真相都畫了一個框框。
  只要不符合自己的框框,不管說什麼,對他們而言都不是真相。
  接著想奉勸握有決策權的長官,不要「沒主見」得像洪仲丘事件,前後四次加碼處分的層級與深度。
  民粹治國已經夠糟了,難道我們還想民粹治軍?
  拿破崙曾說:如果一個國家的軍人還不如商人受人尊敬,這個國家離亡國就不遠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