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英文和我》2007/6/22

  留學波士頓大學,第一位室友來自突尼西亞,講了一口標準的英語。由於是室友,兩人常常一同外出,瞧見他談笑風生地和外國人交談,我羡慕極了。
  某天忍不住好奇,問他為什麼英文說得那麼好?
  他微微一笑道:「怎麼可能不好?我學英文學了九年啦!」
  我屈指算了算──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學四年……,英文這玩意,我起碼學了十年,真是令人慚愧啊!
  這輩子除了在課堂,生活之中第一次有機會說英文是官校二年級。那天穿了白軍服走在街上,某個老外想問路,瞧見我一身雪白筆挺的制服,心想這人程度應不差,迎面便問:Can you speak English?
  相信嗎,我連「No」都不敢回答,只是拚命搖頭。
  假如回答「No」,不表示我聽得懂?
  我只敢搖頭,心臟嚇得撲咚撲咚亂跳。
  官校三年級第一次聽英文演講比賽,所有選手的講詞只聽得懂前面幾句開場白。走出比賽會場,有位同學突然拍拍我肩,若有感觸道:「你什麼都厲害,就是英文爛。」
  就是這一句話,我決心發憤圖強雪恥,不惜巨資買了套英文教材、錄音帶、錄音機,白天看幾段,晚上睡前聽一卷教學錄音帶。日日如此,從不間斷,聽到後來「一聽就睡」,不聽反而睡不著。
  教學錄音帶是非常有效的催眠曲,絕對不假。



  官校三、四年級開始上英文會話課,每星期兩小時,老師是不會講中文的美國老太太。碰上外國老師,原本就靦腆的同學話更是少。我外向話多,第一堂課自我介紹,騙說自己是王子,父親是酋長,族人擁有一個海島。
  她半信半疑拿出地圖,要我指給她看。
  我點了點金門,她就信了,幾個月以後才知道真相。
  後來我們成了好朋友,交情維持到今天。由於她,我才不怕講英文。
  不怕講並不代表講得好。
  我不愛讀書,今生沒有用心看過一次英文文法;不善記憶,長的英文單字認不到幾個。不要說我出國的時候,即使得到碩士回國,英文仍然說不流利。出國前考托福,本想先自我測試一下,再決定要不要參加補習。沒想到上帝眷顧,第一次就考了五五三分,讓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即使到今天,我對文法的判斷仍然是一口氣唸過去,由「順」或「不順」研判「對」或「錯」。可是,往往唸起來全都很順,或是有好幾個地方不順──如此程度,托福考五五三分?
  能一次考過,真的是上帝特別特別地眷顧啊!
  出國留學的第一學期,因為課業壓力重,不敢看電視。等到第一學期結束,肯定學位沒問題,便日日和電視為伍,看了一年半的電視,聽力突飛猛進。
  可是,由於文法的底子不夠扎實、記得的單字有限,講起英文只能勉強湊數。所幸我反應快,能夠從「有限的單字」中迅速排列組合,反而讓一般人認為我英文說得呱呱叫。
  為什麼?
  英文程度好的人,能夠用有限的字句精確地表達話意。
  我呢?嘰哩呱啦講一堆,全都是簡單的單字──仔細想想這特性,對於英文程度不好的國人,首先讓人感覺我講得「好長」啊;其次,我講的他們全都聽得懂。兩項因素相加,會不認為我英文講得呱呱叫?
  其實,每一次講英文對我都是很大的壓力。
  直到成功艦成軍,派任副艦長,經常和二十多位美軍退役軍士官相處。我是訓練官,也是主要的協調人,每天講幾個小時的英文。講了兩年多,真講得流利起來。
  流利歸流利,只是一般的話題,講到不熟悉的專業,又是「嘰哩呱啦」一長串。
  我學英文的路途既漫長又曲折。如今聽力進步了,講話的能力也能混得過去,只有寫作,行家一看便搖頭嘆息。
  語言是一種天分,獨立於其他天分之外,跟智商沒有太大的關係。
  對於學習新語言的天分,我的確很低。
  不是自貶身價。我讀大溪國中,同學絕大部分是本省籍;又娶了本省籍的老婆,岳家全講台語。可是,二十幾年的耳濡目染我仍是半懂不懂。硬逼我講幾句,只會讓人哈哈大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