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兒女的教育(上)》2007/9/21

  本來想寫《如何教育兒女》。後來自省,我哪有資格談「如何」?只好改變主題,換成《兒女的教育》。
  為人父母,誰不關心這主題?
  這主題從大兒子有了主觀意識,會表達他的意見,就開始持續困擾著我。
  我自認很有說服力,課堂上常講得學生感動不已,但是碰上自己的兒子,卻好像雞同鴨講,有時連最基本的溝通都有點困難。
  似乎,兒子的存在就是為了反叛──父母說東,他們就西;父母說西,他們就東。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教育兒女。到今天,當了十九年的父親,擁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老大今年考進大學,小女兒讀小五,就算再沒資格,也該有點心得。
  不過,這篇文章的內容未必正確。我只是將自己實際的經驗說出來,提供各位參考。
  我要舉老大的例子。老大今天考進大學,應該對他的人生做個小結。
  老大小名龍龍(龍年出生),個頭原本就高大,由於生在十月,和次年的孩子同學齡,因而更是顯得高大。小學和國中時站在隊伍之中,比同學足足高出一個頭,用「從小鶴立雞群」來形容絕不誇張。
  人高馬大對小學生的地位十分重要。由於他個性活潑外向,很容易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從國小到高中都是運動健將,無論跳遠或跑步,只要參加,幾乎穩拿校運金牌。進入高中以後更成為社團的風雲人物,什麼吉他社社長、社聯會副主席、畢聯會主席……,社團活動已經占據他大部分的時間,又喜歡畫畫,常常擔任班級或校際活動的美術設計。
  聽起來是一個優秀的學生,然而講到考試成績,就令為人父母者慚愧啦!
  我和老婆對許多事情都有不同的意見,唯獨對子女的教育幾乎有志一同。
  同什麼呢?
  講好聽是自由發展,其實是完全不管!
  不管到什麼程度?
  許多父母會「叮嚀、陪同、教導」子女做功課,這種事從不曾發生在我們家。
  說「從不曾」也不對。龍龍國中時我曾經教過他一次數學,唯一的一次。我口沫橫飛說了半天,他始終拿「你在說什麼啊」的眼神看著我。
  至於他的課業,我最多問一句「功課做了沒」、「考得怎麼樣」,絕不會因他回答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表情。
  舉一個例子便可明白我家的教育是何等的自由。
  小學畢業,龍龍擁有無限上網的個人電腦。剛開始是迷遊戲,後來是聊天室、自製網頁、動畫、擔任遊戲版主……,管他什麼,反正都和課業無關。他經常玩到徹夜不睡。我講過幾次,不外溫言詢問:「明天要上學,不應該早一點睡嗎?」他虛應幾聲,沒明顯改變,我也就不再管他。
  國中三年、高中三年,我和老婆全都沒有限制他們上網的時間。
  高一的時候不巧,他和我的姪女(大哥的女兒)同校同班。第一學期結束,年夜飯時我趁他離開,悄聲問姪女:龍龍在學校是不是經常睡覺?
  沒想到,姪女還來不及回答,大嫂已忍不住拍了下桌子,一副「看不下去」地說:「今天你不問,我不講;既然你問到了,老實告訴你,龍龍在學校從頭到尾都在睡覺!」
  我會不知道嗎?
  當然知道。因為他在家幾乎通宵達旦忙著上網,第二天怎麼可能有精神上課?
  之所以問,只是想進一步確認。
  確認以後又怎麼樣?
  沒怎麼樣。甚至連講都沒講,只是放在心底,難過在心裡。
  小學的時候龍龍偶爾考全班第一名,平均在第三至第五名。國中退到第五至第十名。高中考入桃園聯招第二志願(桃園高中),自此便以「同學都經過洮汰,具備一定水準」,而名正言順地墊底。月考經常是全班倒數前幾名,少數幾科甚至差到全校倒數前幾名。
  全校倒數前幾名──天啦,這是那個小學時候偶爾考第一名的小孩嗎?
  我不擔心?
  當然擔心。
  我不曾試圖管過他?
  當然管過。
  可是,我發覺他的自主性很強。假如我過分強勢,只會造成我們父子間的衝突。
  和別人爆發衝突,我可能堅持到底。碰上自己的兒子,經過再三考慮……,我只有嘆口氣,暗自決定退讓。
  不過,我真的很迷惑,也常問自己:退讓是對的嗎?
  我讀過許多文章,作者描述兒時父親是如何嚴厲,而這些嚴厲日後又對他產生什麼樣的正面影響。
  例如後面這篇《她們這一家人》,是名作家劉墉的著作。

《她們這一家人》

  在我唸研究所的最後一年,日文課班上突然出現了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太太。當她正襟危坐,擠在一群二、三十歲年輕人之間,跟著教授朗讀的時候,實在很有意思。
  起初我以為她只是排遣時間的旁聽生,後來看她也緊張兮兮地應付考試,才確定是正式的研究生。
  她從不缺席,筆記又寫得好,所以翹課的人都找她幫忙,我們稱她為趙太太。直到畢業,才知道她就是趙小蘭的母親──朱木蘭女士。
  我今天提到趙小蘭,並不想強調她是華裔在美國政府職位最高的人;也不想討論她的白宮學者、花旗銀行傲人的學經歷;而是希望讀者能了解一下趙小蘭的家庭生活。
  因為我相信,沒有那樣好的家庭教育,很難有趙小蘭今天的成就。
  最起碼趙小蘭今天立身華府高階層,那帶有適度矜持與華裔尊榮的氣質,必然來自她那特殊的家庭教育。
  我用「特殊」兩字形容是絕不為過的,因為在美國的中國家庭,能有她家那樣完整而嚴格訓練的已經太少了,即使在中國,相信也不多。
  看過《真善美》那部電影的人,大概會記得茱麗安德魯絲初去當家教的時候,父親一吹哨子,孩子就由大到小,列隊出現的畫面。



  這種情景,幾乎也能在趙小蘭的家裡看到。
  趙小蘭的父親趙錫成博士很好客,每有客人來,六個女兒只要在家,一定出來招呼。
  她們以非常恭敬的態度為客人奉茶,臉上總是帶著真誠的笑容。
  尤其令人難以相信的是:以前當趙家宴客,幾個女兒不但出席上桌,而且是守在客人身後,為大家上菜、斟酒!
  當我不解地問朱木蘭女士時,她說:「不錯!我們是教她們做Waitress,但那何嘗不是一種訓練?我的先 生常對女兒說,人生做事好像開車,不是只能直走的,有時候必須左轉右轉。不要把伺候客人當做辛苦的事,當你們讀書讀累了,招呼招呼客人,不也是一種休息嗎?何況在這當中,可以學到許多待人處世的道理。」
  也就因此,他們家雖有管家,孩子仍然要自己洗衣服、打掃房間。
  大人的道理簡單:「由儉入奢易,由奢返儉難。管家是請來幫助父母的,不是幫助孩子。年輕人理當管自己的事,不能太早就受人伺候,否則很難學會獨立。」
  不僅料理自己的內務,每天上鬧鐘起床,小時候趕校車上學,回家由姊姊帶頭,自動自發念書。
  而且她們家的六個女兒,還分擔家務。
  每天早晨,她們要出去檢查游泳池的設備、撈掉水上的髒東西。
  到了周末,則要整理占地兩英畝的院子,把雜草和蒲公英拔掉。
  趙小蘭最小的妹妹,現在十六歲的趙安吉,已經負責處理家裡的帳單、將耶誕卡的郵寄名單輸入電腦,並接聽晚上的電話。
  尤其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趙小蘭家門前長達一百二十英尺車道的柏油路面,竟然是幾個姊妹,在父親的指揮之下自己鋪成的。
  趙小蘭曾在《我的事業與人生》的文章裡說:「那時我們不見得喜歡,如今想來,大家一起工作、一起交談,很能領會父親良苦的用心了。」
  「家園!家園!這個園地是一家人的,每個人都有責任!」朱木蘭女士說。
  正由於她們對家庭貢獻出自己的心力,所以尤其會愛家;覺得自己是家的一份子,家是屬於自己的。
  特別是在一家人共同的工作中,更能體會榮辱與共、同心協力,而產生共同意識。
  趙錫成博士夫婦的身教也是極成功的。他們家在晚餐後極少開電視,做父母的也以身作則,不在電視前花太多時間。母親跟著孩子一起讀書,父親則處理未完的公務。
  從事航運工作的趙錫成博士,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深夜。
  他這種對事業專注的態度,相信也對趙小蘭有很大的影響。
  當然,不論多麼忙,與子女的溝通還是不能忽略的。
  每個星期天,他們一定全家去做禮拜。午餐後點心時間,則舉行每週一次的家庭會議,大夥高談闊論。每個孩子說出自己的新想法、收穫,提出計畫,並徵詢父母的意見。
  所以當外人驚訝於趙家姊妹的紀律與服從時,要知道那是經由親子之間充分溝通,所獲得的共識。
  當她們為家庭付出時,不是想到父母命令自己做,而是心裡的責任感。
  家是一個「共榮圈」,當每個成員都這麼有向心力時,家庭當然會興旺。
  我們確實看到朱木蘭女士,一九六二年帶著趙小蘭和兩個更小的女兒,坐船來美國。從孩子們半句英文不通,必須由父親熬夜逐字教導。艱苦奮鬥到今天,已經有四個分別從哈佛、哥倫比亞、維州大學等名校的研究所畢業。連朱木蘭女士,都以兩全勤的紀錄,修得碩士學位。當然,趙錫成博士更成為美國航運財經界的名人。
  但是趙家儘管富裕,孩子卻多半進公立高中,在外面的花費,不論大小,都要拿收據回家報帳。
  趙小蘭唸大學的學費,還向政府貸款,靠著暑假打工還錢。
  這不表示趙錫成夫婦小器,而是因為要求子女獨立、負責,把錢花在當用的地方。
  他們對孩子說:「我們雖然儉省,但是你們如果要學東西,絕對不省!只是既然要學,就有責任學好!」
  所以趙小蘭和她的五個妹妹,不但功課好,而且各有才藝。
  趙小蘭能打高爾夫球、騎馬、溜冰、更彈得一手好琴。從前家住紐約長島時,還經常出去演奏。
  此外,他們每年在暑假和耶誕節,分別安排一次全家遠遊。
  從選擇地點、訂旅館房間,乃至吃飯的餐館,完全由孩子負責。
  所以,這旅行一方面是全家同樂,一方面成為孩子們組織、分工的訓練。
  由以上所舉的這些例子,我們可以知道,趙小蘭姊妹的成功,與她們所受的家庭教育有絕對密切關係。
  無怪老布希總統在白宮接見趙錫成博士一家時,都特別強調這一點。
  還對太太芭芭拉說,應該向朱木蘭女士學學怎麼管孩子!
  怎麼管?
  答案應該是……
  中國傳統的孝悌忠信與西方社會的組織管理方法結合,既培養個人的獨立性,更要求每個人對家庭的參與,透過溝通後產生家庭共同意識,達成彼此希望的目標。
  據我所知,在今年六月十七日美國父親節時,趙小蘭特別暫時放下交通部副部長的繁忙工作,由華府趕回紐約的家中,為趙錫成博士過節。
  請問,在國內有幾個身在外地、位居要津的子女,能在父親節時趕回家,並誠摯地送上一份禮物與祝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