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我看宗教》2006/9/8

  小時候住眷村,家門口五公尺不到就是教堂。由於教堂偶爾發放牛奶、麵粉、舊衣,我們一家除了父親,全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每週日進教堂,聖歌唱得很熟練,暑假參加聖經班,二哥和我更是「輔祭」(彌撒時跟在神父旁邊,協助彌撒進行),從小在教堂鑽進鑽出。
  牛奶、麵粉、舊衣是個誘因,後來則是發自內心地相信天主。小學畢業那年參加教會舉辦的夏令營,地點在大溪修道院。那次夏令營對我後來的人生發生兩個影響。一個是我發現修道院裡面有幾棵巨大的楊桃、柿子,以及芭樂樹,果實纍纍、無人摘採;後來讀大溪國中,多次利用午休時間帶領同學翻牆進入修道院偷水果。另一是透過夏令營認識幾個「修生」(類似佛教的小沙彌),禁不住他們遊說,國中一年級讀台北方濟中學,自己也當了半年修生。
  那半年不曾回家,每天起床到教堂「早課」(唸經禱告),睡前有「晚課」,一個禮拜參加三、四堂彌撒,住在學校特別為修生規劃的區域,生活受神父與修士管轄,即使假日,也得過教會規律的清修生活。
  回想起來,那是我這輩子最「善良」的時刻。
  有多善良?



  聽到同學說「三字經」,我會很難過,並發自內心地為同學祈禱,懇求天主原諒他。直到今天我的個性中還有「非常善良」的一面,見到窮人就想幫,也不相信世界上有十惡不赦的壞人,可能全源自修生那半年的生活。
  離開修道院,是父親的堅持。若是問我,真想當神父,可是捫心自問,又清楚自己不適合當神父。原因之一是彌撒中神父需要「獨唱」,而我偏偏是個鴨嗓子,經常唱得引起旁人側目。第二個原因是拋不開凡念,對漂亮的女孩會情不自禁多看幾眼,事後又得向天主告解懺悔。
  如果我真當了神父,今天教會的修女可能會減少四、五個,女教友大概會增加四、五百人。
  玩笑歸玩笑,可以肯定一件事,我童年時代和教會關係密切,對教義也有深刻的體認,談談宗教,是有幾分資格。
  先說,我相信世間有神;而我也相信,不管是上帝、阿拉、釋迦牟尼、玉皇大帝……,或任何什麼神,只是人們賦予衪的名字不同。
  這世間只有唯一的神,衪就是掌控大自然的那個神奇力量。
  再簡單地講,大自然的力量就是神。
  越是了解宇宙,越是發現人類的渺小,也越感覺世間有一個巨大的力量在主宰著萬事萬物。而這個力量,就是神。
  神是否有具體的形象?
  很抱歉,我無法回答,但是我有一個強烈的感覺──如今所有教義教規,都是「人騙人」!
  為什麼是人騙人?
  假如這世界真有唯一的真神,衪肯定不會要求以下三件事情:

一、神不會要求信徒捐獻

  想過蔣經國為什麼不貪污嗎?
  理由很多,但是其中之一必然是整個台灣在他的眼裡,全是他的資產。好比說新台幣、土地、股票、大廈……,或是任何政府高層官位,哪一樣他想要卻要不到?又有哪一個官位不是他說了就算?
  由於蔣經國權力無人能及,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所以任何財物對他都沒有吸引力。
  陳水扁之所以貪污,說不好聽是他受不了誘惑,說好聽就是民主的成 果。因為在民主制度之下,沒有一個統治者可能成為永遠的統治者;一旦下台,他就得面對現實的生活。
  貪,是他對未來沒有安全感。
  假如世間真有神,整個世界都是衪創造的,衪怎麼會在乎信徒捐不捐錢?要求信徒捐錢的是神棍,什麼「宣揚神的教義需要錢」,全是放屁。
  神永遠不會需要錢,需要錢的是人。
  假如神也愛錢,衪還有資格當一個神?

二、神不會要求信徒天天唸經朝拜

  有這麼一個小故事:

  小明的媽媽是虔誠的佛教徒,平日喜歡吃齋唸佛。某天小明有急事找媽媽,不巧媽媽正在唸經。小明「媽、媽」喊了幾聲,媽媽仍在專心地唸「阿彌陀佛」。小明繞著媽媽又喊了幾聲,媽媽一氣之下斥責道:「再喊媽,我就打你。」
  聽了這話,小明不解地問:「我才喊了幾聲媽,妳就覺得我煩,想要打我。妳天天喊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不會覺得妳煩,討厭妳嗎?」
  雖是笑話一則,卻道盡許多道理 。
  什麼樣的神喜歡他的子民整天膜拜衪,沒事在心裡呼喚衪?
  信徒越多、廟宇越大、香火越旺,神就越歡喜?
  這不是「人」的虛榮心?
  設身處地想一想,你是一個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神,假如你喜歡信徒天天膜拜你,你幹什麼把人造得充滿七情六慾,送他們到這個醜陋的世界,歷經五花八門的誘惑與試煉,再決定誰上天堂、誰下地獄?何不乾脆把人造得十全十美,讓他們直接生活在天堂,永遠在自己的座前歌頌神、讚美神?
  「黃河的書」中有一篇《恩與仇》,最後的結論是:

好人之所以好,是因為行有餘力、動有餘地;倘若陷入絕境,每個人都是壞人!

(假如看不懂這句話,請《恩 與仇》。)
  人是神創造的。如果人有缺陷,誰該負責?如果環境不好讓人陷入絕境,又是誰該負責?

三、神不會一再強調自己是「唯一的真神」

  什麼樣的狀況人們會一再述說某一件事?
  布希會強調自己是美國唯一的總統?
  胡錦濤會宣示中國對上海的主權?
  愛因斯坦的子孫會登報說明相對論是愛因斯坦的發明?
  明白嗎?當人們一再述說某一件事,最主要的原因是這事有爭議。例如某些政治人物一再高喊「大台灣」,其原因不就是台灣「小」?當政府高層一再高呼清廉治國,不也是因為貪污盛行?
  唯一的真神絕不會強調自己是「唯一的真神」。既然是唯一,又是真神,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擔心哪個假神跟他搶真神的寶座?
  擔心子民因認識不清而拜錯了神?
  假如是唯一,就沒有競爭。假如沒有競爭,就沒有選擇,也就不必強調自己的特性。有爭議、心虛的時候才會一說再說。越是強調自己是唯一的真神,也就越令人懷疑衪不是唯一的真神。
  講了半天,或許你煩了,心想你到底信不信神?
  還是那句話,我信。
  但是我更相信,那個偉大、無私、至高無上,又唯一的真神,衪從不在乎子民們唸不唸經、進不進教堂、膜不膜拜、捐不捐錢,衪更不會強調自己特殊的地位。在乎這些事情的,全是人。因為人是虛榮的、貪婪的、自私的……,他們必須假藉神的名義達成自己的私欲。
  不要拿人的心態去揣測神喜歡什麼、想要什麼。
  我心中的那個偉大的神,既然創造了我們,又放我們到這個世界,無非是希望我們做好自己的工作、扮好自己的角色──學生就好好讀書,老師就好好教書,民意代表就說出選民的心聲,大官就照顧好人民。
  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神的好子民,不必燒香膜拜,不必捐錢,一樣進天堂;工作做不好,家裡一團亂,還整天唸經祈禱不務正業,統統下地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