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知識分子》2013/3/22

  今天想談一談知識分子。
  假如我說你是知識分子,這對你是稱讚或侮辱?
  很愚蠢的問題是不是?
  當然是稱讚嘛。
  我也一直這麼認為。
  直到最近才有所轉變。

  什麼是知識分子?
  就我小時候的認知,我相信也是大部分人普遍的感覺,知識分子就是高學歷的讀書人。
  後來慢慢長大,看多了電影裡面「知識分子」壯烈成仁的畫面,我漸漸體會到知識分子除了學識淵博,更重要的,他們是一群「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正人君子。
  他們有獨立的人格與判斷,不會為了權勢與財富而出賣自己。因為知識讓他們明白「禮、義、廉、恥」的重要;某些時刻他們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維繫一生的清譽。
  這就是中國典型的知識分子。
  他們的言行舉止和完全沒有受過教育的販夫走卒有天壤之別。
  例如中國歷史上惡名昭彰的太監,他們為了爭權奪勢幾乎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所謂「無所不用其極」,再講具體一點就是沒有羞恥心、沒有是非觀,為了達到目的,什麼樣的骯髒事都能幹。
  為什麼?
  因為絕大部分的太監出身微寒(否則哪個父母願意把兒子送到宮中當太監),從小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許多連大字都認不到幾個,因而不知「禮、義、廉、恥」為何物,也就少了道德與是非觀。
  這種人一旦抓到權力,那就是「順我者生,逆我者死」,管他什麼陰謀詭計都使得出來。
  中國五千多年歷史中的一大部分,被掌權的太監搞得一片混亂。
  太監是「非知識分子」的一種典型。


相片一:右前是清末最有名的太監李蓮英;如果你會看面相,能不能說一說你對李蓮英的感覺?

  另一種「非知識分子」的典型是商人。
  沒有錯,商人。
  中國有所謂「無奸不成商」,因而商人在古中國社會的地位很低。
  例如「士、農、工、商」四大行業之中,排序最後的是「商」。
  商人比勞工階層還要令人瞧不起!
  這觀點今天看起來實在不可思議──如今社會地位最高的商人,古時候為什麼受到如此嚴重的歧視?
  為商的目的是什麼?
  不就是賺錢!
  為了賺錢,商人的眼中只有「利」,不見「義」──這道理在最近幾年我涉入社會以後,體會特別深。
  尤其是從商起步的階段。
  若是後來做大了、有錢了,可能社會的責任會進入他的心中,以致讓他有所轉變。
  可是,不管怎麼變,如果商人太有「知識分子」的修養,他的生意很難做大。
  假如不信,不妨看一看傳統產業,做到富甲一方的總裁有幾個是高級知識分子?
  好比說王永慶、蔡衍明、魏應洲、蔡萬才、郭台銘、尹衍樑、林榮三、張榮發……;假如他們之中的某一人以「知識分子」自許,可能在他事業起步階段的某一時刻,會因良心過不去而遭到重大挫敗。
  商人在必要的時刻會眼一閉、牙一咬,狠下心來幹一些見不得陽光的事。
  可是知識分子從商,在關鍵時刻若要他出賣自己的良知,他會考慮很多很多。
  講到這似乎都在講知識分子的好話。
  的確,知識分子應該是令人尊重的身分。直到最近我在商場見學,聽到了也見到了一些不同的現象。
  首先是馬政府大量重用原本在學校任教的知識分子,他們進入政府決策機構後的風評如何?
  以下這段談話是某日餐敘,一位從商二十多年的企業老闆說的:
  這些教授以前在學校教書或許擁有很高的清譽,可是手中從來沒有掌握過權力。如今一旦進入政府高層,欣喜之餘為了不負所託,他們幾乎是什麼事都想管,可是什麼事都管不好,因為他們缺乏足夠的實務經驗。
  這位老闆甚至批評,如今台灣的行政效率比原本他認為最糟的印度還要差!
  是不是這樣呢?
  或許不是,或許是。
  不管是不是,知識分子的毛病可以從這段抱怨之中看出個端倪。
  什麼端倪?
  知識分子有很強的自尊與自信──本來是好事,但一個不留神就可能偏差成「眼高於頂、妄自尊大」!
  最近這段日子我碰過也聽過幾個學術界轉行從商的例子。
  原本他們一輩子都在從事教學研究,也因為這經歷,讓他碰上了能夠申請專利、可能發財的機會。而在尋求與民間公司合作的過程中,他們提出的條件實在令人訝異!
  例如某人負責產品設計,他要求賺的錢之中有四成應做為後續產品的設計研發費,另外三成則應是他獨得的智慧財產權收益。
  你認為合理嗎?
  如果認為合理,那你就太天真,根本沒有做生意的經驗。
  民間公司要製模、量產、廣告、行銷、打入通路……,撇開這些投資不談,商人最大的考量是風險──不管事前說得如何天花亂墜,誰保證一定賺錢?
  最近幾年我見過太多「好產品」卻沒「好結果」的例子。
  千萬別以為東西好就能賣錢啊!
  一件暢銷的商品除了品質好,還有多少其他因素?
  你不必出一毛錢,不負一分風險,也不必在前線衝鋒陷陣,然後要拿成果最大的一塊,就因為你認為自己擁有智慧財產權?
  除非這個產品是現成的,例如「 憤怒鳥」遊戲軟體,廠商只要把它放到網站就可以販賣,沒有多少投資風險。否則,那些從學術機構孕育出來的「巧思」,連專利都還沒申請,未來的產品到底是什麼也說不清楚,你如何有資格拿收益最大的一塊?
  還有一個例子,也很讓我意外。
  某教授十幾年前發明了一個產品,功能雖然很好,但始終未能受到重視。
  直到最近我接觸到一個案子,由於可能運用到這個產品,因而與他接觸。
  開始時他抱著感恩的心情和我商談。但隨著時間過去,他發現我們好像少不了他,姿態就越來越高。
  最後他開的條件是一毛不出、不出面承擔任何風險,只要在背後修改這個產品的部分功能,所得的百分之五十就應歸他所有。
  聽到這要求時,我心頭只跳出一句話:知識分子!
  他完全不明白這案子的風險有多大──萬一設計無法如期完成,足以讓我們公司的老闆傾家蕩產!
  更別說整個合約之中除了產品的功能,還有多少其他煩人的事情?
  是不是,能怪我嗎──我對知識分子的印象越來越差了。
  他們似乎對自己的能力過分自信,又不清楚自己在整個任務之中的地位是什麼?
  假如你也自許為知識分子,希望你不要犯這種毛病。
  知識分子是有所為,有所不為的。
  知識分子更應明白自己的能力、限制、角色,不要眼高於頂成了一個孤芳自賞的理論家,而要能融入社會、融入身旁的人群,做一個謙虛務實的實踐家。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