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麻將政治學》2016/11/11

  本文所說的麻將,不是到賭場打麻將,而是一般的家庭麻將。
  你和親友打過家庭麻將嗎?
  即使不曾,也應大概了解打麻將的原則。
  不是輸贏幾台的打牌規則,而是打麻將的基本原則。
  大略上來講,家庭麻將有以下六項原則:

一、氣氛和諧

  幾個牌友聚在一起,大夥一邊打牌一邊聊天,不僅現場氣氛和諧融洽,還可以培養感情。
  贏牌固然是大家努力的目標,但沒有那麼嚴重。
  如果某個牌友像吃了炸彈,一邊打牌一邊發脾氣,別人願意和他打下去嗎?

二、打牌有打牌的規矩

  打麻將不是亂打,它有嚴格而且明確的規矩。
  好比說什麼是「吃」、什麼是「碰」、什麼是「槓」、什麼是「搶槓」、什麼是「聽」、什麼是「胡」、什麼牌型有幾台……,管他有理無理,只要坐上牌桌,所有人都得遵從打牌的規矩。

三、都得坐下來,不可以動不動就掀桌子

  打麻將有一張桌子、四把椅子,四個牌友都要圍著桌子坐下來。
  管他牌好牌壞,有無胡牌的希望,任何人都不可以掀桌子、耍無賴。

四、進一張、打一張,有進有退

  打麻將最基本的規矩就是:進一張、打一張。
  進一張,有胡牌,也就是贏的可能。
  如果不胡,就必須打一張。
  打一張,有放炮,也就是輸的可能。

五、都在做牌,都想贏

  誰打牌只想陪朋友消磨時間,完全不計較輸贏?
  果真有這種人,請告訴我,我希望能和他打幾圈麻將。
  即使不在乎金錢輸贏,也不可能忽視胡牌,尤其是自摸的快感吧?

六、先胡牌者勝,願賭服輸

  除非和局,否則每一把牌都有輸贏。
  先胡牌的人就是勝者,贏錢。
  萬一放炮,或是胡牌的人自摸,輸家就得付錢。
  不可以賴帳,不可以拒付,因為願賭服輸。



  看看前述六項原則,多麼的簡單、多麼的明確,又多麼的牢不可破!
  誰覺得哪一項不對嗎?
  有趣的是,同樣的原則如果轉換成「從政」,竟有意想不到的巧合與貼切。
  我們一項一項檢視如後:

一、氣氛和諧

  從事政治協商的政治家,不應該抱持和氣的態度和對手溝通嗎?
  推推擠擠、吵吵鬧鬧,可能協商出什麼好結果?
  一個優秀的政治家必須能夠掌握「以和為貴」的溝通原則。

二、打牌有打牌的規矩

  打牌有打牌的規矩,從政也有從政的規矩。
  好比說選舉──候選人的資格、競選經費募集與使用、選舉期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每一項都有明確詳實的規定。
  至於當選,進入議會,「議事」也有議事的規定。

三、都得坐下來,不可以動不動就掀桌子

  議事的時候是不是大家都得「坐下來」,充分討論之後再進行表決?
  即使明知自己屬於少數,也應尊重多數人的表決結果。
  動不動就掀桌子,阻止表決進行,是成熟的民主政治嗎?

四、進一張、打一張,有進有退

  政治協商是有進有退的拉扯過程。
  堅持自己立場,不肯退讓分毫,獲得共識的機率可能高嗎?

五、都在做牌,都想贏

  誰沒理想、誰沒抱負,誰又沒有從政的目標?
  不同的政治團體就如同不同的牌友,每個人都在做牌,都想贏。
  當你在努力實現自己理想的過程中,是不是該尊重別人的理想呢?

六、先胡牌者勝,願賭服輸

  民主政治就是理性協商、投票表決,最終「少數服從多數」。
  每個人都想贏,然而開票的結果如果是少數,就必須具備願賭服輸的氣度。

  看到這裡,你應明白今天我談這話題的原因了吧?
  台灣目前的政治風氣,幾乎和前面六項原則背道而馳。
  例如不同黨派間的政治協商,幾乎都是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
  選舉與議事規定,也沒有多少從政者真心誠意地遵守。
  而一旦自己所屬的政黨屬於表決的少數,翻桌、拆麥克風,甚至大打出手的畫面從不少見。
  又有多少從政者具備「進一張,打一張」的妥協精神?
  每個人都只重視自己的理想,從不知尊重別人的理想。
  最糟糕的是「願賭卻不服輸」──萬一自己的理想與抱負無法實現,十之八、九就來個「大決裂」。

  麻將是賭博的一種。
  賭博的確不好。
  然而把打麻將的精神發揮在從政,也就是麻將政治學,是不是現今台灣所有從政者最該學習的一門功課?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