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海南島(上)》2013/2/15

  二○一二年十一月的上旬與中旬,我因工作造訪了印度與以色列,緊接著又在下旬去了海南島。不過,這次去海南島不是工作,而是旅遊。
  說旅遊也不對。主因是老婆應邀到海南大學,以專題演講人身分參加中國農業大學的圖書館年會(中國每一省都有一至兩所農業大學),由於主辦單位提供住宿與餐飲,會後並安排兩日「海南遊」,我因而沾光跟著一道去玩。
  退休這十二年我去過大陸許多城市與景點,可以說該看的全都看了,沒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不過,海南島算是一個例外。
  海南島號稱「東方的夏威夷」──非常迷人的名詞!
  再加上許多讀友在網路上可能都看過大陸流傳這麼一段順口溜:
  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不到廣州不知道自己車不好,不到深圳不知道自己錢少,不到東北不知道自己膽小,不到重慶不知道自己結婚早,不到上海不知道自己鄉巴佬,不到海南不知道自己身體不好。
  為什麼「不到海南不知道自己身體不好」?
  據海南人自己講,那是因為海南空氣新鮮,到了以後才知道自己的身體哪裡有毛病。可是,另有一種說法是海南的色情業極其發達,去了的男性往往流連忘返,只恨自己身體不夠強健,以致未能盡興。
  哪一種說法是對的呢?
  請再聽聽下面這個順口溜,你會曉得誰對誰錯:
  海南島,害男島,十個男人九個倒,還有一個在思考,想想還是倒得好!
  看到這些亂七八糟的講法,管他誰真誰假,總難免引起男人的好奇。
  好奇是正向的,讓人想去。可是,另有一些讓我不想去的負面講法。
  大陸某旅行社的資深經理曾經在網路上發布一篇文章,主題是對赴中國旅遊者的五十句忠告。
  五十句忠告中有兩句就是針對海南:
  那兩句分別是:
  十二、 不要單獨去海南旅遊:因為在海南島有特別多的黑旅行團,而且那裡的計程車司機、商家很多都處於一年開一次張,開張活一年的暴利。因此他建議在海南不要坐計程車;晚上睡賓館,管他誰敲門都不可以開門。
  二四、不要在三亞(海南靠南的觀光城市)海邊接近小商販:因為那裡的小商販強買強賣,是無賴者的天堂。
  看到這你應明白,海南是一個爭議很多的旅遊景點。
  就因為爭議多,所以引起我的好奇。
  不過,我也必須承認,雖然好奇,假如不是老婆受邀到海南大學演講,我絕不會花錢專程跑到海南旅遊。
  海南島的位置如圖一,面積與台灣差不多大,人口只有八百萬左右,絕大部分是外來打工賺錢的漢族。海南島隔著約三十公里的瓊州海峽與廣東省雷州半島相望,是中國二十三行省中最南的一個。
  最南就代表最「熱」──待在海南我穿短袖都感覺熱,回到台北卻要穿夾克。


圖一:海南與台灣的相關位置

  海南擁有兩個較為現代化的觀光大城,分別是位於北邊的海口市,以及位於南邊的三亞市(請參考圖二),兩個城市的直線距離約為兩百五十公里。


圖二:這趟海南行的旅遊路線圖

  假如你看過我先前寫的《夏威夷》,而且記憶力不錯,看到圖二你應能聯想到海南和夏威夷很像──主要地理結構就是中間一座大山,然後一條環島公路相連。
  沒有錯,海南的地形像極了夏威夷。
  這趟海南行本來是六天,我應全程陪著老婆,可是公司臨時有事,我只好延後兩天抵達。
  我在討論會的最後一天下午才從桃園出發,傍晚抵達海口市。第二天上午再陪老婆參加會議的閉幕式,中午啟程前往博鰲,當晚也住在博鰲。次日早上七點出發,十點左右到達「呀諾達」雨林文化旅遊區,晚餐前回到三亞市。
  最後一天則是三亞自由行,晚上七點搭飛機返回台灣。
  這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繞了大半個海南,應該算得上「中度旅遊」。
  十一月二十一日,傍晚六點左右我到達海口機場,走進迎賓大廳就見一位男士拿著寫有我全名的「名牌」等候在人群的前方。
  他年約四十歲,是海南大學的副教授,開了輛他剛買幾個月、花了六萬元人民幣購得的新車。
  再問他的薪水,他說繳稅以後年薪約八萬多元──看起來好像比台灣差一點,實際上海南的相對消費低,而且中國的公務員幾乎都不必為住房煩惱。
  他們的住房不是由公家免費配給,就是以遠低於市價的「象徵性」價格取得。
  我們一邊聊,我一邊觀察四周景象,心中不由得感嘆中國變化之快、之大!
  不過,一旦離開市區,偶爾還是會看到混亂落後的畫面。
  五十多分鐘以後我到達住宿的攬海大酒店(相片一,別想歪了,中國高檔的飯店都稱酒店),那時參加討論會的來賓正在晚宴。


相片一:攬海大酒店外觀

  走進餐廳,看到現場亂哄哄的一片,我心裡就暗暗後悔。但這時即使想退,眼明手快的老婆已拉著我就座,來不及了。
  現場十幾桌的賓客,我是唯一半途闖入的「外來客」。他們彼此全都認識,我卻只認得老婆一個人。
  更慘的是,幾分鐘以後我才明白,我和老婆是現場唯二的台灣人。
  乍然間身處一群「大陸客」的中間,某些習慣我一時無法接受。
  例如喝的是「溫啤酒」,而且每桌都放了煙灰缸,也真有人當桌抽起香菸。
  所幸都是知識分子,沒人逼酒,抽菸的男士也多集中在某一桌,因而初見面的震撼過後,沒多久我也習慣了,還能以欣賞的角度觀看台上的表演。
  表演節目都是現場來賓「半推半就」的不樂之演。
  最典型的節目是唱歌,另外有人唱平劇、說書、講單口相聲、說笑話……;又由於來賓來自全國各省,某些非常地方性的歌謠頗能引起我的興趣。
  一片你推我拉的混亂中,主持人因為我是最後入場的「台籍貴賓」,差一點沒要求我登台表演最後的壓軸大戲。
  我怎麼能當眾唱歌?其他的又全不會,只好擺出「堅拒」的嚴肅面容。
  餐會結束,我留意了一下各桌的桌面,絕大部分都有「不算少」的剩菜(相片二),主辦單位準備的烈酒多數原封不動,紅酒也喝得不多,啤酒的銷路才稍微好一點。


相片二:桌面有許多剩菜,右下角的烈酒原封不動

  果然是知識分子。
  縱然是知識分子,七、八年前的中國有可能出現這種場面嗎?
  再等飯後走進住房,眼前無論是房間的大小、格局、用品、外觀……,幾乎都有五星級的水平。
  很讓人愉快的「外觀」,幾乎讓我真以為它是五星級。直到我靜下來,清楚地聽到四周的聲音,心裡就明白它絕不是五星級!
  而且還差了很遠!
  遠比前一次我到印度的那家飯店還要差。
  差多遠呢?
  第一,樓上搬動椅子的聲音「清晰可聞」。
  第二,次日清晨隔壁房間的「喚人鈴」彷彿是打給我們的。
  一個字--靜,對飯店是多麼困難,又多麼重要的條件!
  攬海大酒店每坪的造價可能只是三、五萬元(台幣)的「輕隔間」,而一間國際級的五星級飯店,一坪的造價可能要二十萬元以上。
  外表的模仿--依樣畫葫蘆是容易的;想要「內外一致」做到「紮實」的地步,大陸還有一段遙遠的路。
  畢竟硬體的差異可以看得到、容易模仿,軟體卻是一種感覺、一種需要數十年才能養成的習慣,那才是真正的困難。
  講著旅遊的話題,怎麼突然轉到這嚴肅的八股教條?
  對不起,下星期再言歸正傳。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