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再談知識分子》2013/3/29

  上週寫完《知識分子》,心裡覺得怪怪的,總感覺不太對勁,好像我背叛了知識分子,把他們說成是一群貪心、不食人間煙火、不識時務的怪人。
  其實也不是如此。
  然而知識分子在某些時刻的確讓人失望。
  例如不久之前,我因公事到某公營機構簡報,評審委員是三位外聘的大學教授。
  說這三位評審委員是知識分子,你不反對吧?
  他們不僅在大學教書,而且在學界頗有名氣,否則不會被聘為評審委員。
  至於簡報內容,是我幾十年的專業──與海防有關的事務。
  再武斷地說,這是一位專業人士對三位門外漢的簡報。
  猜猜看,簡報之後的討論會是什麼狀況?
  如果你了解知識分子(尤其是老師)的行為模式,相信你能夠猜個八八九九。
  毫無意外,即使他們全是門外漢,卻可以義正詞嚴地指正我一大堆缺點。
  也不是說我的簡報就沒有缺點。不過,我可以保證,假如那日簡報的對象是一群海軍專業軍官,他們會提出截然不同的問題。
  而我也可以不客氣地說,某些教授提出的某些問題,令我訝異到「無言以對」的地步。
  那些問題太膚淺、太外行……,或是說太高深、太專業……,但看你從什麼角度去看。
  怎麼形容呢?
  好比說某人簡報釣魚的技巧──什麼魚用什麼餌、使用什麼魚線什麼魚鉤、在什麼時辰於什麼海域能釣得最多的魚穫。
  講完這些不太複雜的學問,知識分子可能提出以下的問題:
  你有考慮洋流嗎?
  你有參考海水的溫度和鹹度嗎?
  你有計算海水在不同深度產生的不同壓力對魚餌的影響嗎?
  你有研究陽光照射的角度和海水穿透力之間的關係嗎?
  你有化驗附近海水可能遭受的污染嗎?
  …………
  不管什麼領域,知識分子都可以提出許多複雜的問題。而且質疑的問題越多、越廣,就代表他們越專業、越厲害。
  最近幾個月我重出江湖,接觸到許多以前不熟識的知識分子,發現他們普遍缺少一種對別人(尤其是同行)「肯定、稱讚」的修為,處處顯現出「找毛病、不妥協」的硬脾氣,還自稱這種硬脾氣為「錚錚風骨」。
  目前許多公家機構在面臨重大決策時,為了表達「公正、廉明」的立場,多半聘請知識分子(學者、教授、社會知名人士)做評審委員。
  又因為他們是知識分子,慣於以「發言者」的身分自居,凡事都有意見,凡事也都要指指點點──若不如此,如何能顯現出他們過人的知識與智慧?
  這種「自以為是」的認真與堅持,到底是國家進步的動力或阻力?
  而當有任何人對他們提出質疑,他們直覺的反應就是長篇大論地防衛。
  目前政府在位的高官,有多少這樣的知識分子?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恐怕就是總統馬英九。
  馬總統清廉、正直、自命清高、極愛惜羽毛,也竭其所能地試圖在歷史上留下好的名聲……,這些都是典型知識分子的行為模式。
  我曾經對馬總統寄予厚望。
  但如今才明白,馬總統可能是一位很優秀的學者、教授、研究員……,然而由於他強烈知識分子的個性,很難成為一位優秀的總統。
  總統面對的問題太複雜了。
  優秀的總統在必要時得有一股狠勁,偶爾還會耍個流氓脾氣,更不會太在意一時的名聲,否則如何治得了底下那一群牛鬼蛇神?
  若是不信,請看歷朝歷代的開國霸主──曹操、劉邦、朱元璋、毛澤東……,誰沒有一點流氓脾氣?
  想要成大功立大業,必要時就得耍一點流氓脾氣。
  完完全全地正經八百,一板一眼地按規矩來,很難成就偉大的事業。
  我可以舉一個例子,鴻海集團某高階幹部曾經告訴我以下這段往事:
  當年富士康在深圳設廠,當地流氓與警察(公安) 沆瀣一氣,想要向廠方強索保護費。
  富士康怎麼會吃這一套?
  收不到保護費,流氓私下勾結警察局,隨便找了個理由封鎖廠區。
  那一天總共出動了六百餘名警察,密密實實地堵住工廠四周,禁止所有車輛通行,斷絕一切貨源進出。
  消息傳到郭台銘那兒,猜猜看,郭董如何處置?
  郭董下令廠方兩千多名「保安」(警衛)傾巢而出(大陸工廠的保安多半由武警或解放軍退休轉任)。
  兩千多名保安得到董事長命令,毫不客氣地將六百多名警察抓進廠區庫房,每個人都用繩索五花大綁起來。
  事情越鬧越大,警察局局長自知理虧,但求廠方不要毆打警察,悄悄把人領了回去,以後再也不敢招惹富士康。
  這種事如果發生在馬英九身上,他會如何處置?
  請律師打官司?
  雙方心平靜氣坐下來,好好講一講道理?
  這就是知識分子和流氓霸主之間的差異。
  由此看來,知識分子馬英九不適合幹總統。
  反而有一點流氓氣質的陳水扁較適合幹總統。
  不同意嗎?
  試想以下情形:陳水扁的太太是周美青,馬英九的太太是吳淑珍,這會產生什麼樣的差異?
  我敢說,如果陳水扁娶的是周美青,而且周美青像今天對馬英九一樣監督著總統,陳水扁必然會成為一位偉大的總統。



  反過來,假如馬英九娶的是吳淑珍,而且吳淑珍也同樣受傷、殘廢、無所事事,窩在家中以聚財為樂,馬英九又會成為什麼樣的總統?



  成與敗、好與壞,可是由你自己一個人所能決定?

  最後言歸正傳。
  知識分子要留意自己的言行。
  知識分子如果身居要職,尤其要留意自己的言行。
  不要事事自以為是、事事都有意見、事事都站在指導的立場說三道四……,久而久之,讓自己成為工作的阻力而非助力。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