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我是作弊高手》2007/6/1

  看到標題,可能以為我學生時代考試經常作弊。
  其實不是。
  只是我花樣繁多,技術推陳出新。
  這麼一講,似乎我很不誠實。
  其實也不是。
  不敢自稱有多麼誠實,至少絕不在意成績。小學加上國中,總共九年,我從不曾為了分數作過一次弊。
  直到國中畢業那年暑假,朋友C君想考某私立技術學校,由於成績不好,擔心考不上,拜託我當槍手。
  所謂「拜託」,就是口頭請託,而非「僱用」,沒有一分一毛的代價。
  至於「槍手」,是拿C君的准考證進考場,冒充他應考。
  C君和我交情普通,面貌也完全不像。只因他看得起我,二話不說便承諾下來。
  應考那天我戴著他的寬黑邊深度近視眼鏡,兩眼發昏走進考場。坐下後先是閉目沉思,鐘聲一響便低下頭,悄悄把眼鏡推到鼻尖,從頭到尾都不敢抬頭看監考老師。
  一出手就當槍手,你應明白我有多麼膽大。至於心細,暗自抱定只要被識破,起身便往外衝。就算衝不出去,也只是私立技術學校,不至於把我怎麼樣。
  後來順利考上,可惜C君最後選了別的學校,白白枉費我一番苦心。



  同一時期,我和三個從小就玩在一起的好同學報考海軍幼校(幼校等於高中學歷,官校等於大學學歷;幼校畢業就自然升到官校)。沒想到,軍校編排的考場座次非常直率,充分鼓勵考生發揮「團結作戰」的精神──座次依報名的順序,我們四個好同學一字向後排開。我排第二,考試時把考卷垂下,後面兩人跟著抄,也都順利考上海軍幼校。
  我住僑愛新村,全村有六百多家住戶,前後十幾年還不到十個人考進海軍幼校。我們那一屆,一次就考進四個,聲勢嚇人,最大的功臣是我。
  進入幼校以前,我以為軍校不讀書,天天練刀練槍。沒想到,一般民間高中還可能有軍訓打靶的課程,三年幼校竟沒摸過一次槍!學校天天逼著我們讀書,考試之嚴、洮汰率之高,令人深感意外。
  記得幼校第一年結束,同學們興高采烈等著放暑假,隊職官突然集合大家,當眾宣布留級與退學的名單。總數我記不清楚,大約各有十幾二十個人。我們全年班人數不過就一百四十多人,幾近百分之二、三十的洮汰率,能不算高?
  同學全無心裡準備,少數聽到自 己的名字,當場臉色發白、流下淚來。
  同窗一年,流淚的場面讓人看了心裡難過。
  那些被留級或退學的同學,十之八、九是理科不過。而數理是我的拿手科目,交情夠的同學便尋求我的協助。
  說到交情夠,總有那麼十幾個,考試的時候散布各地,要如何照顧所有人?
  所幸學校重大考試(期中、期末考),為了監考方便多採取集中式,考場在餐廳,所有學生面朝對面的寢室。
  寢室大樓提供我們良好的作弊環境。
  例如把寢室二樓所有窗戶關閉,獨獨打開四扇。我飛快地交卷,再依序在相對應的窗口舉毛巾,每十秒一題,同一窗口舉二十秒便是連續相同的答案。另外是選擇四棵樹,交卷後假裝看書,一邊看一邊走,停留的四棵樹也是相對應的答案。
  如果是是非題,更簡單,只要選兩扇窗戶或兩棵樹。
  如此這般集體作弊,從不曾被識破,直到臨畢業前的大考。
  由於是畢業考,學校格外慎重,考場改到沒有窗戶的大庫房,裡面排滿了桌椅,所有學生面朝前方。
  考試之前,物理老師撂下狠話,這次考試選擇題和計算題各占六十分,滿分一百二十分。之所以一百二十分,是他認為沒有學生能夠考過一百分。
  同學們一聽,就緊張了,顯然題目很難。
  好友們關起門來密商,左看右看,發現我的耳朵會動,不管距離多遠都看得清楚(每當講到這段往事,朋友便要求我動一動耳朵;一動,觀者無不驚呼「哇」)。更巧的是,我的座位在第一排的正中央;這是天意,除了第一排左右,後面全能一覽無遺。於是我們研究了一套動耳朵的暗號,以為天衣無縫……,其實也的確天衣無縫。
  那天考場秩序井然,從頭到尾寂靜無聲,沒人丟小抄,沒人刻鋼板,也沒人耳語交換情報。
  這次考題果然很難,全年班只有十幾個及格,八十分以上兩、三個(太久了,記不清楚)。我考了一百一十二分,是唯一超過一百分的學生。
  麻煩的是,選擇題有六十題,我錯了一題,得五十九分。而全班有二十九個同學考了五十九分,他們計算題全錯,選擇題的答案和我一模一樣。
  沒抓到作弊的證據,卻又鐵證如山,教人百口莫辯。
  事後物理老師告訴我,改完考卷當晚,他心情沉重地考慮許久,曉得一旦舉發,我必然會被開除,在惜才的心理下才忍了下來。講完,他突然笑了,好奇地問:「那天考場秩序很好哦,你們到底是怎麼作弊的?」
  看到我耳朵動了動,他也「哇」了一聲。
  當年幼校的洮汰率非常高。以高我兩屆的學長為例,從進校到畢業,大約洮汰了百分之五十。
  我是海軍官校六十九年班,是前後幾屆畢業人數最多的一個年班。為何人數最多?左思右想,應該和我有關。
  民國八十年前後國內經濟火紅,沒人願意從軍,軍校招生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有一年官校聯招只錄取七名新生,其中三人還因吃不了苦,入伍訓練到一半便放棄離開。
  民進黨執政,國內經濟每況愈下,生活越來越不容易,大家這才發覺軍人鐵飯碗的好處。近幾年甚至出現考上台大都不讀,搶著進軍校的報導,真是看得我們這些老學長們是喜憂參半。
  台灣大部分的職業軍官對民進黨極其反感。可是他們忘了,針對人才培育這議題,三軍官校從創校到今天,建樹最大的是民進黨。
  建樹第二大的是誰?
  我啊!
  沒有我,海軍官校六十九年班至少少十個畢業生。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