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受眾》2017/7/7

  只要稍微關心國際新聞,肯定清楚什麼是伊斯蘭國(IS)。
  特別是最近幾年國際恐攻頻傳,IS的名號不斷出現在媒體,使得如今聽到IS,簡直有「如雷貫耳」的感覺!
  雖然如此,不知道你是否懷疑天底下怎麼會有IS這種愚蠢的組織?
  不愚蠢嗎?
  四處殺人放火,幾乎把全球幾大強權全招惹完了,手段又極其凶狠、極不仁道,還再再透過網路直播斬首人質的血腥畫面,那不是明明白白地在激起眾怒、人心喪盡?
  難道IS不清楚「合縱連橫」的國際關係,也不了解「建立十個朋友,不如少樹立一個敵人」的基本做人道理?
  IS的胡做非為,豈不是在向全世界各國家發布「你們一起來打我啊」的訊息?
  有如此愚蠢的組織嗎?
  說明這問題之前,不妨先看看最近發生在國內的兩則新聞。
  一個是四月十四日,前台北市議員李承龍前往烏山頭水庫,鋸斷八田與一銅像的頭部。
  第二個是五月二十八日,李承龍闖入北投逸仙國小,在夜色下損毀兩尊日據時代留下的「石狛犬」。
  請問李承龍如此幹的原因是什麼?
  親中反日?
  或許是原因之一,但肯定不是主要的因素。
  最主要的──對於他們這些政治人物而言,當然是選舉的考量。
  沒有錯,無論是鋸斷銅像的頭或損毀石狛犬,都不是文明的行為,也無法獲得大部分人民的認同。
  可是李承龍想要參選的是台北市議員,不是立法委員。
  立法委員是「單一選區制」,也就是每個選區只有一位候選人能夠當選。想要贏得立委選舉,勢必獲得該選區大部分選民的認同。
  台北市議員是「複數選區制」,每個選區分別選八、九位到十幾位議員,有時競爭激烈到3%或4%選民支持就有可能當選。
  在龐大的選民之中,李承龍不文明、親中反日的行為,有沒有可能獲得3%或4%的選民認同?
  當然有可能。
  只要有可能,下次台北市議員選舉他就有可能當選。
  現在明白了嗎?
  李承龍才不在乎綠色或中性選民是如何看待他,因為這些人全不是他的「受眾」。
  所謂受眾就的是接受廣告的公眾,也就是廣告的對象。
  所有廣告都不可能是全面的,它必須針對可能的消費對象。
  李承龍這些行為的對象,就是他選區裡面「親中反日」的選民。
  以台北市而言,每個選區不至少具備3%到4%親中反日的選民嗎?
  
  假如你能明白受眾的道理,接著必能了解IS那些看似極其愚蠢行為,其實都有它的目的。
  IS發動的恐攻,以及在網路上直播斬首人質的血腥畫面,它的受眾不是你我,而是那群有可能成為伊斯蘭國聖戰士,從小生長在西方社會的年輕人。
  這些年輕人很大一部分是中東移民的第二、第三代,他們長期遭受到白人的歧視,難以在成長的環境中找到「認同感」與「成就感」。
  從開始的迷惘,到後來的敵視,最終就可能認同伊斯蘭國的偏激思想。
  而IS在各國幹下的恐攻,以及在網路直播斬首人質的血腥畫面,其目的不過在告訴潛在的支持者:我們什麼都敢做、什麼都敢幹,只要加入我們,我們一定支持你,你也什麼都可以幹!
  這不就是認同感與成就感嗎?
  
  每個行為的背後都有它合理的動機。
  每個人的一生不就在追求認同感與成就感?
  下次再看到什麼令人疑惑的「公眾行為」,假如不明白,不妨先想一想它的「受眾」是誰?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