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塞翁失馬》2017/9/15

  不久前寫了篇《因為在乎,才可能擁有》,某位朋友看了以後有感而發道:「看得讓人感覺心酸酸的。」
  我明白他的意思,為了確定,還是問道:「因為我說自己這一生沒有成功?」
  他不答反問:「難道你不覺得心酸酸的嗎?」
  我肯定地說:「不覺得。」
  他拿著懷疑的目光看著我。
  我解釋道:「如果我有心酸酸的感覺,我就不可能是『在乎的事情少之又少』的那一種人。」

  這一生,對絕大部分追逐的目標,我幾乎都抱著「可有可無」的態度。
  什麼是可有可無?
  我當然也希望有。
  好比說在軍中服役,誰不希望能升到將軍?
  又好比退伍以後寫作,我也希望能成為金庸第二。
  不過呢,我的努力只基於「不嚴重扭曲個性」的前提下。
  好比說在海軍時,有一次碰到某個長官對我各種挑剔,一開始我盡力忍耐,後來覺得忍無可忍,最終決定跟他對著幹!
  那陣子我從心底認為無法服滿二十年,也因而會失去領取終身俸的資格。
  所幸後來在我表達強烈的反抗態度之後,那位長官退縮了。
  類似的事情在我的人生雖然不多,然而每隔幾年幾乎就會碰上一次。
  每一次,我都清楚該怎麼做,對我的未來最有利。
  好比說繼續忍耐、對違心之事視若無睹,或黑著心欺壓部屬。
  然而就在某一刻,說「良心乍現」也不對,反正就是過不了「個性」這一關,我猛一咬牙,心底發出一聲怒吼:去他媽的!
  忍又如何?
  不忍又如何呢?
  好比說終身俸,難道我沒有終身俸,下半輩子就活不下去嗎?
  又好比為了維繫知名度,在臉書或LINE成立粉絲團,每天應付讀者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或者是為了爭取媒體發聲的機會,迎合他們的藍綠立場──不該罵的時候罵,不該讚揚的時候讚揚……。
  對不起,這些事情我全都做不到。
  這輩子我極力爭取的,如今回頭看,不過就是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什麼是自己想過的日子?
  不要扭曲自己──想笑的時候笑,想哭的時候哭,想說的話就說,想寫的文章就寫……。
  從這個觀點看今天的我,算不算成功?

  講到這,不妨暫且跳脫我的觀點,看看世人眼中的成功者。
  賺大錢的生意人是成功者吧?
  我認識一位大老闆,他曾經驕傲地說:「我拚命拚命地花,也花不到我賺的錢的十分之一!」
  這種人算有錢吧?
  算不算成功者呢?
  可是,他是我所有認識朋友中「最不快樂」的一位。
  從他身上我清清楚楚地見證:錢,不能保證快樂。

  至於另一種世人眼中的成功者──大官,我也認識不少。
  沒有錯,大權在握、呼風喚雨的感覺,的確令人羨慕。
  然而有一句話叫「爬得越高,摔得越重」。
  哪一個官位能夠永遠?
  管他是將軍、司令、部長、院長、總統,都有下台的一天。
  一旦下台,樹倒猢猻散、人去樓空的淒涼感,再對照不久以前在台上的「大權在握、呼風喚雨」,那又是何等的凌遲啊!
  大官威風八面的權力、高高在上的地位,局外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大官你算我計的鬥爭、高處不勝寒的寂寞,局外人有幾個能夠體會?

  古時候邊塞有個老翁,某天丟了一匹馬。朋友去安慰他,他卻說:「怎麼知道不是一件好事?」
  過了幾個月,這匹馬居然帶著一匹良馬回來。
  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典故,大部分讀者可能把重點擺在:這匹馬後來帶著一匹良馬回來。
  如果這匹馬從此失蹤,一直到老翁去世也沒回來呢?
  你會不會惋嘆:丟了一匹馬,好可惜啊!
  老翁呢?
  即使明知馬兒永遠不會回來,他仍然會轉個念頭想想其他寬慰的理由,好不讓自己陷於悲傷的情緒之中。正如同朋友去安慰他時,老翁說「怎麼知道不是一件好事」──講這句話的那一刻,老翁可曾期待走失的馬,後來會帶一匹良馬回來?
  人生本來就如此。
  這世界,上帝不會太偏心。
  好,未必是好。
  壞,未必是壞。
  成功,未必能帶來快樂。
  失敗,轉個念頭一想,難道沒有成功的一面?
  我就是這樣看自己的人生。
  看完《因為在乎,才可能擁有》,千萬不要因為我的「不成功」而感到心酸,因為講這句話的時候,我心底沒有一絲一毫心酸的感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