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文化》2016/10/14

  看到本日標題,以為我要談什麼「高水準」話題嗎?
  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先講三個發生在我身邊的小故事。

  A是成功的企業家,計劃到大陸開分店,幾經奔波,最終選擇上海市,也找到適當的開店地點。
  簽署租約以前張三特別詢問房東,這裡能否從事他所欲投資的行業?
  房東再三保證沒問題。
  A信以為真,然而簽約後才發現,上海市新近頒布一條規定,他租的那棟大樓不可從事他所欲投資的行業。
  不得已,A和房東打起官司,訴訟期程長達兩年多,最終不單判定他必須依約補足租金,還要加上毀約的賠償金,前前後後損失台幣兩億多元。

  B從事國際貿易,主要在進口,偶爾也轉銷到大陸。
  兩年多以前他賣了一批貨到湖北,總價十二萬人民幣。
  B依約交貨,買主收到購買的物品後卻拒付尾款四萬元。
  說「拒付」也不對,而是透過各種理由,好比說某物品有什麼問題,請B派技師到大陸維修;某物品缺什麼配料,請B補寄過去;某物品使用後的性能和說明書的內容不一致……。
  不管什麼理由,總之買方始終都有理由,因而到今天兩年多,買方就是不付尾款。

  C是投資客,早年立足於北台灣,最近五年轉戰對岸。
  去年他在杭州買了一棟舊樓,經過大肆整建裝潢,轉手以五百萬人民幣賣給當地的一家公司。
  卻不料,對方僅僅付了頭款兩百萬元,然後假藉各種理由拒付剩餘款項。
  甚至到了今天,那家公司已經搬入大樓,在那裡上班七個多月,仍拒付尾款三百萬元。

  為什麼會談到以上三個小故事?
  不久前台灣股市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遊戲公司「樂陞」在「百尺竿頭」收購案失敗之後,短短三十個交易日股價暴跌80%。
  很不幸,我小兒子工作的公司就是樂陞。
  事件發生以後我非常關注與樂陞有關的新聞,其中一條是樂陞於今年3月,以台幣29.7億出售子公司Tiny Piece予大陸某公司。對方依約付了7.7億元頭款,之後一拖再拖,從原本合約規定的7月、8月、9月,一直到今天還沒有付尾款22億元。
  看到這新聞我不由擔心起來,於是拿起電話,詢問我那位很有投資經驗的朋友C。
  我好奇的問題是:樂陞最終會收到22億元尾款嗎?
  聽完我的問題,C鐵口直斷道:很難吶!
  緊接著,他講出前面轉售大樓的故事。
  那是他血淋淋的教訓。
  商人唯利是圖,商場無奇不有,拖欠尾款不付的花招本來就不少見。然而令C意外的是,購買大樓的是當地一家頗具知名度的大公司,前來洽談的幹部個個西裝筆挺、高學歷、面貌清秀,講起話來斯斯文文。
  「我完全沒有想到,這些高學歷知識分子也不講誠信。」C感嘆道:「我現在才明白,許多大陸商人把『拖欠尾款不付』當成是一種正正當當的商業技巧。他們能拖一天就拖一天,最起碼能賺一點利息錢。拖延的過程中希望能藉機殺價,至於最終目標,當然是根本不付。例如收購Tiny Piece的大陸公司,他們巴不得把樂陞拖垮。萬一樂陞垮掉,他們還須付22億元尾款嗎?」

  我從商的朋友不多,和對岸有商業往來的朋友更少。
  少數幾個之中,幾乎個個都有慘痛的經驗。
  是對岸不誠信?
  或我們太天真?

  看到這,明白今天文章標題為「文化」的理由?
  當你所處的環境大部分人都如此想、如此做,日久就會形成一種文化。
  一旦變成文化便無所謂對與錯。
  對許多大陸商人而言,拖欠尾款不付是從商的一種技巧,不用白不用,也只有傻瓜才不用。

  今天(寫作之日為10月10日)是中華民國一○五年國慶,談這話題特別有意義。



  兩岸雖同文同種,但經過近60年的分裂分治,如今已形成兩種不同的文化。
  什麼是民主,國家的未來又該往哪兒走?
  對岸有對岸的想法。
  台灣有台灣的想法。
  由於文化不同,任一方都很難要求對方認同自己的看法。
  假如能老死不相往來,那也罷。
  假如不得不交往,那就要小心。
  小心什麼?
  不要堅持自己的立場,硬是要求對方接受自己認定的制度與思想。
  北京如此,台北也如此。
  今天是中華民國一○五年生日,我衷心期待兩岸能夠求同存異,攜手共同追求中華民族美好的未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