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西藏》2016/4/1

  看到今日文章標題,你會以為我去了西藏,想談一談西藏的旅遊心得嗎?
  如果讓你產生如此印象,對不起,是我之過。
  我不可能去西藏。
  不是不想去,而是我有嚴重的高山症。
  別說平均海拔四千公尺的西藏,縱然十五年前,我退休不及兩個月,隨老婆前往海拔三千公尺左右的九寨溝,高山症也讓我留下難忘的印象。
  開始時是眼球感覺腫脹,腫脹到後來產生似乎要破裂的疼痛,然後疼痛隨著神經往四方擴散,直到占據整個頭殼,再伴隨著陣陣反胃、噁心的嘔吐感。
  那是我今生第一次體驗「頭痛欲裂」的滋味。
  當然,一次經驗或許是巧合。
  特別是當年我正處健壯如牛的四十二歲,怎麼可能有高山症?
  或許是長途旅遊身體不適所使然吧。
  想歸這麼想,我心底難免起了警覺。幾年後前往雲南,某日爬玉龍雪山,導遊說那兒的平均高度超過四千五百公尺,我心底立即拉響了警報!
  這次我有備而去:先吞服可防高山症的中藥「紅景天」,口中再一路含著黑糖塊,然後五個玩伴還各買了一瓶氧氣。
  導遊的建議我全都照辦,以為萬無一失。卻不料搭纜車到了山巔,才走幾步,那頭痛欲裂、噁心嘔吐的感覺便如潮水般襲來!
  我當場停步,打開氧氣瓶,坐在路邊猛吸不已。
  同行玩伴除了我,另一人稍有不適,其餘三人都是健步如飛。
  那一趟玉龍雪山之行,我哪兒也沒去,一個人就吸盡三瓶氧氣,這才能勉強活著回到山腳。
  自此以後我對高山就敬而遠之,心底也清楚地明白:我終生都無法見證西藏之美!
  這是多麼令人懊惱的事啊!
  為什麼要花錢外出旅遊?
  不就是欣賞不同的景緻、嘗試不同的飲食、見識不同的文化──從這三個角度看,這世界除了西藏,還有哪個地方更值得遊客造訪?


相片一:令人心生嚮往的西藏。

  除此以外,我心底對西藏更藏了一份好奇。
  遠在十多年前,我看了本介紹西藏的書籍,內容是作者前往西藏旅遊的經歷,裡面有以下描述:

  藏民這一生,以至少能到布達拉宮朝拜一次為終生願望。
  不過,他們前往布達拉宮的方式不是坐汽車,不是騎騾騎馬,而「必須」是從自己住處,以最虔誠的「三步一拜」禮前往布達拉宮。
  請注意前述說明中的「必須」兩字!
  至於三步一拜禮,是藏民一邊念著六字真言,一邊雙手合十、高舉過頭,然後走第一步;接著雙手移至面龐之前,走第二步;而後雙手移至胸前,走第三步。走完三步,雙手向外展開,躬身前傾,膝蓋先著地,手臂打直往前伸,掌心朝下全身觸碰地面,額頭輕叩地面──如此周而復始,整個過程中口與手並用,六字真言朗誦聲不斷。
  明白了什麼是三步一拜禮,請設身處地想一想:那是何等的折磨!
  想不想試試看啊?
  別說幾十或幾百公里,只要繞著操場走幾圈,保證讓你刻骨銘心!
  更何況西藏山高路陡、氣溫酷寒,藏民又只能沿著石子路、柏油路步步前行,餐風露宿,行如乞丐,不想可知其過程必是極其艱苦的挑戰!


相片二:西藏最虔誠、最典型的三步一拜禮。

  雖然艱苦,但藏民正以這種極盡「自虐」的方式證明自己對佛祖的虔誠。
  請仔細看相片二,想一想藏民承擔的是何等折磨!
  這還不奇怪,更讓人無法理解的是以下這段:

  就在作者搭車前往拉薩的路途中,半路碰到一位踽踽獨行,以三步一拜禮前往布達拉宮的藏民。
  出於好奇,作者停車和藏民攀談起來,這才了解幾個月以前,他帶著妻子與一兒一女,一家四口從數百公里外的家鄉出發,沿途因三餐不繼、氣候無常,先是瘦小的女兒病逝,接著是年幼的獨子病逝,不久前愛妻也因病相繼而亡。
  原本其樂融融的一家,為了信仰,如今只剩下他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即使如此,他依舊無怨無悔、沒有遺憾,也壓根不感覺自己犯了任何錯誤,就是一心一意朝著布達拉宮邁進!

  好令人感動啊!
  還令人感慨!
  更令人憤慨!
  你不憤慨嗎?
  這是什麼宗教,竟能把信徒洗腦成這副德行?
  不是洗腦嗎?
  如果這位藏民和我的背景相似……,或是換個比喻,我是現在我,不久前接觸藏傳佛教,乍然得到啟發變成虔誠的教徒,並發誓從西藏的邊區以三步一拜禮前往布達拉宮朝拜──果真如此,那才是真真正正、發自內心的信仰。
  唯有具備正常又邏輯的價值觀,了解世界到底是什麼樣,之後產生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
  可是絕大部分的藏民呢?
  從他們出生的那一刻開始,所聽、所言、所信全都是藏傳佛教;那是一種日日夜夜、鋪天蓋地、無所不在的思想束縛,緊密地教導你什麼是罪惡、什麼是善良、什麼是業障、什麼是積善,你應為佛祖做出什麼貢獻、你應為來生做出什麼努力……。
  對於宗教信仰、人生價值,純樸無知的藏民可曾有選擇的自由?
  這不是洗腦嗎?
  西藏是一個徹底封閉,又極度不公平的社會。
  處在這個社會最高層的是僧侶。
  僧侶不僅是藏民的思想導師,也是整個社會的統治階層。他們整日除了唸經誦佛,不參加任何社會生產。而那些生活在社會底層辛苦工作的信徒,縱然物質生活十分艱難,卻仍從微薄的收入中抽出一部分(有的還是一大部分),供養那群高高在上又無所事事的僧侶。
  如果僧侶只占藏民人口的一小部分,那也罷。
  西藏是全世界神職人員所占人口比例最高的社會。即使在中共統治,採取高壓大肆改造之後,如今僧侶仍占藏民人口的百分之三左右。
  假如台灣是西藏,僧侶所占的人口便超過六十萬人──足足是中華民國陸、海、空三軍總人數的三倍!
  這群人終生不事生產,完全仰賴他人供養,你認為公平嗎?
  不要站在宗教的角度看這個問題。
  請站在社會公平正義的角度看這個問題。
  也因此,對於西藏的管理,長久以來我站在中共這一邊。
  這和愛不愛中國無關。
  這完全是普世價值的基本觀念。
  我堅決地相信西藏是極其扭曲、極其封閉,又極待改進的被壓迫社會。
  或是這是錯誤又偏激的觀念,然而這觀念跟隨我良久良久,直到最近看了好讀的電子書《名為西藏的詩》
  這本書的作者為茨仁唯色,藏民,一九六六年出生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拉薩,一九八八年畢業於四川成都「西南民族學院」漢語文系,曾經擔任過記者、雜誌編輯──如此背景,算不算擁有正常又邏輯的價值觀?


相片三:作家茨仁唯色。

  《名為西藏的詩》描寫我完全不熟悉的社會,讓我得以了解藏民的內心世界。
  看完此書我才明白:我們常犯一個錯誤,習慣於站在自己的角度評論別人的問題。
  好比說身為父母的我們,習慣於從自己的經歷與體驗,決定孩子的未來該如何。
  殊不知處於今日巨變的社會,站在孩子的角度,他們有完全不同的想法。
  對於西藏問題,北京政府會不會犯了類似的錯誤?
  特別是共產主義認為宗教是窮人的思想鴉片,因而自中共統治西藏以後,透過大量的現代化,試圖改變藏民的宗教思想。
  殊不知這些努力與付出,只是讓藏民過得壓抑、鬱悶、不快樂。
  不要懷疑,現代化入侵西藏以前,即使藏民的物質生活極其匱乏,然而他們的精神生活極其豐富,日子過得祥和、平靜、知足、認真、認命。


相片四:請注意西藏老人、小孩,以及僧侶的面容。

  甚至那些讓我們覺得荒謬至極、無法理解的三步一拜禮,藏民不僅甘之如飴,那根本是他們終生的追求與嚮往!



  什麼是美滿人生?
  不就是不被生活牽著走,而能照著自己決定的方式過日子?
  你能做到嗎?
  中共統治西藏以前,大部分的藏民都做得到。
  可是我們漢民族卻對藏民頤指氣使,認為他們這個不好、那個不好。
  其實到底是誰不好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